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六章 終于到手的原初石板封印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按照如今洛奇·麥卡西在普羅托斯帝國的聲望,倘若誰要刺殺他,今天不可能走得出赫爾羅姆。

  阿斯克桑感覺心態這一刻徹底爆炸了。

  絕命結界里的真身都差點摔倒地上,被大魔族抓住機會斬殺。

  大廳里,他的分身和坐席上的洛奇·麥卡西互相對望。

  這最近的距離,名為觸不可及。

  阿斯克桑分身原本臉上掛著的自信和得意的笑容凝固了,仿佛難以相信眼前的情景。

  誰敢去莫名去靠近這個顯眼包!

  而且為什么,為什么洛奇·麥卡西會是霸天圣子!?

  洛奇·麥卡西不應該是自己的名譽教士,同時也是自己的支持者嗎?

  明明無論先前誰去試探洛奇·麥卡西,他都說會看好寂滅主教,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嗎?

  原來在北邊境行省,用狼炸了自己的混蛋,就是那個在帝都赫爾羅姆的最高處,像個毫無武力的凡人一般,明光伏影的大權力者!

  絕命競技場里,阿斯克桑的表情從驚愕直到變成了混亂和暴怒。

  他的眉頭扭曲,嘴角開始顫抖,伴隨著一瞬間的失聲,緊接著是壓抑不住的情緒爆發。

  阿斯克桑的心態崩潰,顯然令絕命競技場里自己的操作都變形了。

  三幻魔完全不用天賦魔法,也接連給阿斯克桑造成了幾下致命傷!

  現實的重壓將阿斯克桑的身體變得格外沉重,他負隅頑抗,仿佛是求生和戰斗本能讓他再度拉開了距離。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緒盡量平穩。

  現在必須要考慮——是否去挾持洛奇·麥卡西。

  打贏這三個惡魔的勝算,有,但是不高。

  可挾持了洛奇·麥卡西,他主教票選必輸,而且今天大概率走不出赫爾羅姆,最多就是和洛奇·麥卡西同歸于盡!

  怎么想,怎么選,都覺得生不如死!!

  同一時刻的絕命競技場競技場外。

  富蘭克林大廳右側下層坐席。

  蘭奇眼神擔憂,他先前就注意到這位寂滅分支坐席上的大教士了。

  從剛才開始,這位大教士似乎就有點坐立不安,別人都在專心看打斗,唯獨他看起來像在找人。

  也許其他人發現不了,但蘭奇可以發現,因為他有著一顆時刻關心他人的心。

  現在與那位寂滅大教士對上了視線,蘭奇終于懂了。

  “大賢者大人,這里有一位先生看起來似乎需要幫助,能幫我看看他還好嗎。”

  蘭奇迅速舉起手,對遠處的大賢者伊西絲示意道。

  原本還艱難考慮著策略抉擇的阿斯克桑分身,頓時感覺被一股魔力鎖定了。

  君主坐旁,伊西絲皺眉,發現了不對勁。

  這個大教士,身體并無問題。

  問題是太強了。

  不仔細精準鎖定探查它,都發現不了它竟然是一個八階傀儡。

  阿斯克桑帶著八階的傀儡進場,并把它藏在寂滅大教士席,有何居心?

  明明是生死決斗,怎么都不應該把這么危險的一部分力量留在絕命競技場外,時刻像一個定時炸彈一般的威脅著帝國人的安全。

  大賢者伊西絲站起身,在第一時間出手,用數重光幕封鎖住了這個八階傀儡,將它困在其內。

  無論傀儡具體有什么作用,都等阿斯克桑打完絕命競技場,再讓他解釋場外這傀儡的用意。

  全場驚駭,不知寂滅分支坐席上是發生了什么,引得從未出手過的大賢者伊西絲突然神色凝重地親自出了手。

  阿斯克桑的分身掙扎,卻發現此刻動彈不得,再無任何機會靠近洛奇·麥卡西。

  他懷疑人生般地死死望著洛奇·麥卡西。

  你他媽是小學生嗎?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舉手告老師?

  阿斯克桑感覺自己的內心正在崩塌,剛才也許還有選擇的機會,轉瞬間,就是連選項都被剝奪了!

  面對著阿斯克桑分身的這目光。

  蘭奇輕掩微微張開的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他頗為驚訝地看了一眼光柱中動彈不得的大教士身影,又望向競技場內的寂滅主教阿斯克桑。

  那不敢置信的表情就像在說著,我的天吶,阿斯克桑先生你生死決斗還敢放水呢。

  “啊啊……”

  阿斯克桑快要瘋了。

  競技場結界里阿斯克桑現在甚至無法確信,洛奇·麥卡西是真的發現了他,故意搞他心態,還是說這人善良得過了,有一顆關心他人的心,放不下任何需要幫助的人!

  無論是哪一種都讓阿斯克桑惡心到快要炸掉。

  剛才還不如跟他爆了!

  “洛奇·麥卡西!!!”

  阿斯克桑凄厲地嘶吼。

  在這一刻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對手是誰。

  他現在已無暇再把心神和魔力放在傀儡這一邊,必須全力應戰。

  唯一的辦法只有殺死西格麗德!!

  他仿佛進入了狂化狀態,不惜一切代價和傷勢,要突破三位大惡魔的防線,朝著西格麗德襲去!

  雙方此刻的任何正面碰撞,都必將真正決一生死!

  三位大魔族一時間感覺有點難以抵擋,法師也能狂化的嗎?

  “阿斯克桑,你還記得嗎?他說過,下一次見面時,就是回收伱原初石板的時刻。現在你已經見過他了,這句話也該兌現了。”

  在三大魔族身后,西格麗德站起了身,遙遙望著迫近的阿斯克桑說道。

  她一點也不害怕阿斯克桑,而是微笑地看著手中的最后一張魔法卡牌。

  此時時刻,她的笑意似乎并非是因為終于快要完成的夙愿,把多年都沒能戰勝的死敵阿斯克桑逼到了絕路。

  僅僅是用著圣子的東西,她單純地感覺很開心罷了。

  “這是他借給我的力量哦。”

  西格麗德抬起掌心,那風輕云淡的眼神仿佛和阿斯克桑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了,話音中沒有絲毫的敵意與戰意,還帶著一點點釋然的炫耀之意,似拋出花瓣一般,輕輕讓這張橙色史詩獲得了自由。

  最后一只惡魔,也是蘭奇唯一一只真正能夠由他人代為觸發的召喚物。

  富蘭克林大廳最為寧靜的時刻。

  彷佛是撥云見日,普羅托斯國會大廈穹頂的玻璃上被投下光的漣漪。

  日光的聚焦之處,橙色羽翼飄散,一位惡魔少女已經落足于絕境競技場之中。

  那是一個仿佛永恒降臨般的漫長瞬間。

  她紅裙如玫瑰花瓣般灑落,帶著攝人心魄的花香,出現在了絕命競技場里。

  “絕對的強者,由此而生的孤獨,教會你愛的是——”

  大愛詩人的聲音如同爆發的嗡鳴聲讓時間再度流淌,在大廳里響徹了起來。

  頓時,絕命競技場里,醞釀起了一場難以想象的風暴劇變,如同夢境與真實之間即將顛覆逆轉!

  阿斯克桑的狀態瞬間變得癲狂了起來,神志不清的同時他感覺視線忽明忽暗,自己就像是猛地撞在了一面墻上,兩眼不停地冒金星,差點昏迷過去,無法恢復意識。

  經歷了反復的心態崩潰之后,若是尋常的低階生靈,早已遠超過大愛詩人的斬殺線。

  不過此刻,即使無需由大愛詩人引爆阿斯克桑的心腦血管,僅僅只是稍微控住阿斯克桑一段時間,他的敗局就定了。

  三位大魔族已在霎那間,收下了阿斯克桑的人頭。

  血霧飛濺,昏暗的光影間,只剩一具無頭的尸體,栽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深紫色的雷電如倒退一般沿著結界消逝,絕命競技場隨風而散,恢復了色彩。

  這一刻,西格麗德的身上迸發出了通天徹地的威壓,那是壓抑已久的火山得以爆發,令坐席上的所有帝國權貴全都感覺到了發自靈魂的戰栗。

  渡過了一場命劫,她終于突破了以往牢不可破的瓶頸。

  離九階又靠近了一步。

  任富蘭克林大廳里的誰都能確信,此時的霸天主教西格麗德,比寂滅主教阿斯克桑和哀悼主教亞米萊斯,還要更強。

  遠處,阿斯克桑的尸體上,掉落出了一塊細薄小巧的遠古石雕浮板,其流線型的邊緣和隱約的魔法紋路似乎在講述著千萬年的故事。

  錯綜復雜的神秘魔法咒文上,細微的螺旋恰似星河在夜空中劃過的痕跡,璀璨而隱秘,直擊靈魂,就算世界湮滅也無法抹消掉那與創世錄息息相關的智慧與深沉力量。

  這塊傳說中的神物,正是位于史詩魔法卡牌的巔峰——原初石板封印!

  所有目睹到這塊石板的人,都不禁咽了咽口水。

  原初石板,不能用價值來形容,它是八階強者也要拼上性命去爭搶的至高裝備!

  但是,在這富蘭克林大廳里,沒有任何人敢來搶。

  所有人只安靜地屏息凝神,看著西格麗德走過去將其撿起,收好。

  她抬起頭,環視了一圈富蘭克林大廳,同時也是望著赫爾羅姆廣播公司的轉播鏡頭。

  帝都赫爾羅姆,所有的城市巨幕上,此刻都是她的絕美臉孔。

  雙瞳如盛開在春天的紫羅蘭,霸道而寸步不讓。

  那眼神就像在告訴所有人,原初石板封印以后就是她的了,盯上這塊石板的人,全部來找她就可以了。

  ps:推本朋友的書《我好像太極端了》

  (本章完)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