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四章 蘭奇想要的世界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典獄官塞萊娜暫且將注意力放在了在監獄負四層入口大廳地上撲著的這個少女。

  塞萊娜還從來沒見過這種情況,竟然需要如此多的魔力來構建其幻境,為其呈現出在現實中注定無法實現的夢。

  相應的,美夢如此宏大,就說明她的心靈創傷有多么可怕。

  “每當看到比我不幸的人,都是一種難以想象的美妙愉悅……看來你才是今天的主食。”

  塞萊娜的眼神中閃爍著異常的光芒,既是愉悅又帶著癡迷,她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個既甜蜜又令人不寒而栗的笑。

  她朝著大愛詩人走去,腳步充滿了儀式感,每一個動作都像就餐前的準備。

  隨著塞萊娜在少女身旁蹲下,閉上了眼睛,她逐漸沉浸在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里,四周的空間都像蕩漾起不穩定的波紋。

  在這瞬間,塞萊娜內心的深處被完全釋放,她感覺自己仿佛脫離了肉體的束縛,與心靈的空間直接對話。

  當她再度睜開雙眼時,已經是和赫爾羅姆監獄負四層入口大廳截然不同的景象。

  她發現自己懸浮于一片高空中,而這個世界變化多端的天空呈現出不斷更替的色彩,從晨曦的柔和粉藍到黃昏的金紅色,夜晚,星空像鉆石撒在黑綢上,偶爾有流星劃過,許愿似乎即刻就能實現。

  無論時間的流速快還是慢,氣候總是溫和宜人,陽光透過輕盈的云層灑下,微風升騰起花香和清新的空氣。

  在來到此地后的片刻,塞萊娜也因墜落的溫柔鄉這個魔法自然而然地理解了這個世界的風格,在這里,人們很少有沖突和不平等,每個人都遵守規則、尊重彼此,也基本不會發生悲劇,其余大多都和現實世界沒有差異。

  “什么幼稚的童話世界……”

  隨即塞萊娜嗤笑了一聲。

  她不屑地往下望去,建筑物充滿了未來幻想與古典自然的融合,既像是居住空間,也是超現實的藝術品。

  環視四周,皆是些懸浮的建筑與透明通道,城市中的一些部分仿佛違背了重力的規律,懸浮在空中,站在其露臺上仿佛能伸手觸碰到星空。

  光線透過復雜的建筑結構,折射出夢幻般的耀眼顏色。

  偶爾有一些不真實的迷幻感在景象間變換,似乎因為墜落的溫柔鄉結界魔法無法完美將這個世界完美描繪。

  “呵呵,看我來把你搞得情緒崩潰,好好看看你壞掉的樣子。”

  塞萊娜現在很確信,會沉醉于這種保護傘一般的夢境的人,大多都是些內心脆弱的可憐蟲。

  和剛才那個貴族小姐一般,內心創傷越大,讓其無法自拔的溫柔鄉就會越美好。

  觀看他人的夢境,首先會以一種幽靈般的旁觀者狀態,不會影響到其夢境運轉。

  而如果想要加以干涉,深入其夢境,便會被衍變成一個合理化的角色,能夠開始接觸夢境的主人。

  在突破夢境的屏障后。

  塞萊娜的身形也隨之實體化,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

  她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座宅邸的女仆,正端著托盤和茶杯。

  往前望去,宅邸二層的寬闊露臺上,有一道少年的身影正坐在畫布前,手中拿著畫筆。

  周圍的世界仿佛與他的筆觸同步呼吸,每一筆都在映襯著天際的環境。

  少男似乎發現了她,稍有側過頭,對她簡單地致意。

  只見,少年有著烏黑的頭發和溫柔的綠色眼眸。

  奇怪。

  塞萊娜心想。

  地上躺著的應該是個黑發少女,怎么心境中的樣子是個美少年。

  少年的存在像是這個世界的核心,他的筆觸輕而易舉地勾勒出這座迷幻都市的輝煌景象,同時也顯得超脫平靜。

  他的畫似乎并不受這個世界的束縛,反而是這個世界在遵循著他的意志,想要跟上他的畫。

  盡管目前一眼還看不出來這個少年的深層內心是什么狀況,但塞萊娜并不急著試探,她很擅長解析一個人的夢境空間。

  塞萊娜走上前。

  “少爺還要在這里畫多久?”

  她將茶杯放在了少年不遠處的小圓桌上,隨即將托盤和雙手交疊在身前,站在一旁,笑著問道。

  “我也不知道。”

  少年悠然自在地說道,一點也不在乎時間的流逝。

  塞萊娜保持著笑意。

  心里已滿是戲謔地滿懷期待了起來。

  果然是個在溫柔鄉里無法自拔的傻瓜。

  連這種普通的寧靜都能讓他得到滿足。

  “少爺今天有想見的女性嗎?天氣這么好,我覺得可能更適合一場約會?”

  塞萊娜站在少年附近,提示道。

  在墜落的溫柔鄉中,只要引誘他將心里重要的人喚出,就一定能找到他內心最深處的破綻。

  這也是最能把他傷害得無以復加的人。

  “……她們應該一個在養老,一個在家庭聚會,一個在專心于事業。”

  少年想了想,回答。

  “不,只要您愿意,我一定可以為您把最想見到的她叫來,為您安排好今天的行程。”

  塞萊娜暗示著。

  雖然但是。

  怎么還有個養老的?

  跟老女人約會真的有意思嗎?

  “不用。”

  少年就像一點不在乎,沒有回頭。

  塞萊娜略微沉默。

  塞萊娜感覺這家伙確實有對三位女性具備些許不同于常人的感情,但他好像并不想要擁有她們,只是希望她們過得開心。

  “那男性呢?”

  她猶豫了一下,又問道。

  “伱大概是找不到他的。”

  少年回答道。

  塞萊娜有點想罵人,但她忍住了。

  憑什么在夢里都斷言她找不到那個男人的蹤影?

  你是發自內心的有多看不起人?

  看來這家伙的心靈創傷確實和他人無關。

  那么只能是和某些事件與經歷相關了。

  “少爺希望今天有什么好事發生嗎?”

  塞萊娜好聲好氣地繼續話題。

  和這家伙說話有一點累,他的回答驢唇不對馬嘴,總是不給你想要的答案。

  可是試探他人的夢境,最重要的就是耐心。

  她知道這種更為直接的暗示有更高引起對方意識到這是夢境的風險,不過對待面前這個疑難雜癥,單刀直入便是最好的辦法。

  塞萊娜很確信今天一定能找到線索,然后欣賞到這家伙徹底破防的樣子。

  “我希望世界和平。”

  塞萊娜站在一旁安靜了許久。

  “對不起,少爺,我出去一下。”

  她走出房間,來到了不會把聲音傳達到房間內的遠處。

  她連著喊了三下,才扶著墻緩過氣,再度調整好自己的表情和儀態,努力裝作一個女仆,回到了房間里。

  (本章完)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