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蘭奇只覺得歲月靜好啊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銀鎧教士迅速地穿過二層船艙的樓道,船體在腳下輕微地晃動,但他的步伐像座山一樣穩健。

  他先去了一趟船長室,拿到了一本航海記錄,然后再度往上層樓梯走去。

  當他重新走上甲板層,情況還是他離去時那般安定,一眾身穿銀色長袍的教士正控制著被綁好的船員。

  教士們都在同一時間向銀鎧教士們投來了注目,等待著頭領的命令。

  看來并沒有發生什么戰斗,或者有敵人但是弱到銀鎧教士不需要怎么動手就解決了。

  在甲板的一角,弗朗西斯子爵被幾名銀袍教士緊緊地看管著,他的面容依舊冷靜,甚至可以說是淡漠。

  從他微微皺起的眉頭可以看出,他無論妥協與否,對這群教徒的態度永遠不會改變。

  銀鎧教士看了一眼弗朗西斯子爵,走到弗朗西斯子爵的面前,兩人的眼神在一瞬間交匯,空氣仿佛都凝固,緊張注視著這一切的船員們不禁咽了咽口水,他們的生死和命運,可能就要在下一秒得出答案了。

  而弗朗西斯子爵眼里的冷意也越發沉重,他知道這個銀鎧教士無非就是去搜查了一遍船長室,拿到了他們的航海日志。

  雖然不知道拿它有什么用,但是弗朗西斯子爵只知道接下來對方貪婪的條件不會有任何改變。

  就在這時。

  銀鎧教士突然拿出了另一份文件,對比了一番航海日志和文件,同時對身旁的銀袍教士們說:“給他們松綁。”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命令搞得一愣,然后,銀袍教士們猶豫了一下,還是遵從了銀鎧教士的命令,解開了船員們的繩索。

  “弗朗西斯子爵,今天其實只是一場我們擅自組織的反恐演習,嚇到您了。”

  銀鎧教士向弗朗西斯欠身道歉。

  “你是在恐嚇我嗎。”

  弗朗西斯子爵沉默了片刻,說道。

  他懷疑自己沒太聽懂對方的黑話。

  “沒有,我們從來不做恐嚇他人的事情,我只是想通過行動提醒子爵大人,有人希望這場事故成為真的。如果我直接找到您并告訴您這件事,我相信您也沒辦法心平氣地來相信我所說的話,所以可能手段激烈了一點,還請您見諒。”

  銀鎧教士將一份航海行程表,與翻開的航海日志一齊遞給了弗朗西斯子爵,他剛才似乎只是為了確定一件事。

  弗朗西斯子爵看了眼文件上面的內容,大致就知道了這份暴露他行程的航海行程表是從哪來的。

  也知道了是城里的哪個人給出了這份行程表,想要加害他。

  “我先前也不確定這是否能成為一張罪證,直到我現在確定清楚了,便可以放心將其作為禮物交給您了,這是我們的誠意。”

  銀鎧教士微笑著說道。

  “……我不會把它當成你們的好意。”

  弗朗西斯子爵不知道對方打著什么鬼算盤。

  可這份行程表,足以成為拿到行省法庭作證據的材料。

  “沒有關系,接下來會讓您見識到我們的全新面貌,這只是開始。”

  留下這句話,銀鎧教士便帶著一眾銀袍人向子爵告辭離去了。

  只留下弗朗西斯子爵站在甲板上略有些恍惚怔神。

  船員們都像劫后余生般地擁抱歡呼了起來,而弗朗西斯子爵遲遲沒能放松下心情。

  “弗朗西斯大人,非常抱歉。”

  護衛來到了他的身邊,愧疚地說道。

  “不是你的責任,這些邪教徒太強了,是我差點連累了伱。”

  弗朗西斯子爵拄著手杖,似乎腰有點僵硬。

  他想不明白這群復生教徒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這真的如對方所說。

  是一場演習嗎?

  還是說……有高人相助?

  弗朗西斯子爵搖了搖頭,又拿出煙盒點了根煙。

  商船就這樣在風平浪靜的海上行駛了好幾個小時。

  大約下午五點。

  天空開始被晚霞染成一片壯觀的色彩,淡橙、紫羅蘭和淡粉交織在一起,太陽慢慢下沉,在地平線上留下最后一抹金色的余暉。

  大海也被晚霞渲染得更加柔和,波光粼粼,如同鑲嵌了無數鉆石。

  船體的漆脫落了少許,顯得有些年久,但這反而增添了一絲復古的韻味,船上的水手們終于像要結束工作了似的,放松地注視著遠處的海岸線。

  商船正在緩緩靠近著一座寧靜的城鎮碼頭。

  寬闊的船艙內。

  由于蘭奇沒有什么行李,在收到船員友好的提醒后,便很快離開了客房,沿著走廊來到了等下可以沿著舷梯登上碼頭的出口。

  只見弗朗西斯子爵和他的秘書護衛也已經等候于此了。

  在蘭奇問好后,弗朗西斯子爵還是如先前那般沒有架子,邀請蘭奇等會兒跟他一起回領主府用餐。

  “今晚先住我們領主府的客房吧。”

  弗朗西斯子爵拄著手杖,向蘭奇說道。

  對于從外地請來的家教,先前的待遇也是一樣給予客房住宿。

  只不過他們大多都只住了幾天就離開了。

  甚至還有些急了的教師,想要對澤絲提拉懲戒一番,直接動起了手,結果最后帶著燒傷,或被電暈送去了醫生那里。

  這位棕發綠瞳的青年看起來相當溫和,應該至少不會被他女兒惹怒,最后發生矛盾導致受傷。

  “謝謝您,子爵大人。”

  蘭奇微笑著感謝。

  “洛奇先生,先前你知道船上發生了什么事嗎?”

  弗朗西斯子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身旁的蘭奇,然后問道。

  “上午船停了一會兒,但是好像沒什么事情發生。”

  蘭奇回想著,說出了他在客房里的感受。

  雖然在船剛停下時,貓老板就用念動力魔法從窗外飄到甲板層邊緣看了看是怎么回事,但是蘭奇也是聽貓老板說情況沒那么緊急,才選擇了用友情萬歲蟲傳音叫銀鎧教士下來,而不是直接用美妙音符把整個船變成幽靈船,立即親自露面去救下子爵。

  “這樣。”

  見蘭奇這天然懵懂的樣子,弗朗西斯子爵也很快打消了疑慮。

  屬實是年紀大了,自己想太多了。

  總不可能是銀鎧教士一開始心懷歹意,下了甲板層見到這個青年之后,就被他的談話感化了吧。

  想這種荒唐的事情,還不如多向女神祈禱下這位南大陸來的學者,能稍微受得了他那不聽管教的女兒吧。

  (本章完)

  請:m.badaoge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