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休柏莉安逐漸活成了蘭奇的模樣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塔莉婭的閣樓木屋里,蘭奇和休柏莉安坐在桌前,而塔莉婭靠著她的扶手躺椅,手旁的小圓茶幾上放著飄散熱氣的檸檬紅茶。

  家里的椅子一個不多一個不少,餐具和物件都收納整理得干凈整潔,偶爾還會彌漫起少許點心香。

  “你不要把休柏莉安帶壞了。”

  塔莉婭有些不高興地看了眼蘭奇說道。

  盡管她作為惡魔不該指責一個人類帶壞了半惡魔,但是她怎么想都覺得自己說的沒問題。

  她這幾十年時間觀察、模仿人類,可不是白學的。

  “……塔塔,我問你,你這段時間教了休柏莉安什么魔法?”

  蘭奇略微猶豫,然后問道。

  塔莉婭沉默,隨即側過臉頰不想再理蘭奇。

  根本不是因為他的魔法好用,只是比較容易教會休柏莉安罷了。

  休柏莉安在蘭奇身旁自顧自地吃著蛋糕,聽蘭奇和塔塔日常對話。

  她有時候判斷不出來蘭奇和塔塔到底是在吵嘴還是在正常聊天,反正蘭奇和塔塔相處起來就是這樣的。

  也不知道她和蘭奇去北大陸時間久了,家里太安靜塔塔一個人會不會寂寞。

  不過蘭奇確實猜對了,塔塔這一個月最先教給她的魔法正是基本禮儀和友好交流。

  她的精神、詛咒相性都是極佳,毒和暗也優良,而蘭奇造的魔法混有人類魔法文與惡魔魔法文,她學起來更是異常快。

  除了考慮到相性和自身的法術天賦,位階越高的法術往往越難學,所以一階和二階的魔法是最好掌握的。

  另外法術制成魔法卡牌后的品質和位階,都能直接反映出該法術的學習難度。

  白色普通品質法術卡對應的原法術,如果學習者的法術天賦高,且與該法術類型的相性好,很快就能學會。

  藍色珍貴品質的法術卡對應的原版法術想要學會至少會花些時間了,如果學習者法術類型相性差,更是難學會。

  到了紫色稀有級別首先必須要有較優的法術類型相性,否則哪怕學習周期再長可能也極難學會,粉色神圣法術能不能學會要看命,魔法書和學習方法也極其罕見,橙色史詩則是幾乎相當于天賦法術了,類似于血族權能,除非用極特殊的方法,即使相性再好也無法后天學習。

  這也是橙色史詩品質的法術卡都會成為天價的原因。

  在這個交易十分便捷的時代,有些實用法術是能學就學,節省卡位,學不會就直接帶魔法卡牌,也不浪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去學技能了。

  “經過一學期的學習……我確實變強了呢。”

  休柏莉安拿起蘭奇給她的優雅造型,盯著這張半透明的神奇法術卡,不禁回想起了自己這幾個月來的收獲和變化。

  “現在的伱已經完全和開學時不一樣了呢。”

  蘭奇微笑著說道。

  他知道休柏莉安身上原本就有四張粉色神圣,三張她父親留給她的,匕首、隱身、免死,還有一張從圣堂影世界拿到的魔女護盾。

  如今學會了蘭奇兩個招牌法術,又綁定上這第五張發型改造,她終于從功能型盜賊轉職成了戲法師,保命拉滿,渾身都是戲弄敵人的雜技。

  “嗚,那時候大家還會把我當半魔族……”

  休柏莉安一想到自己會的都是些啥法術,就感覺無顏面對父親。

  以后如果和父親再會,父親恐怕也會被驚呆。

  按照米垓雅公爵的預想,休柏莉安怎么也不該成為一個這樣的法師。

  曾幾何時,她還是一個一心打傷害的輸出法師。

  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輔助法師和蘭奇互保。

  “那現在呢?”

  蘭奇已經期待起了和掌握新技能休柏莉安的再度聯手雙打。

  “我終究還是變成了你。”

  休柏莉安搖頭。

  也罷。

  就這樣也挺好。

  至少待在蘭奇身邊,現在再沒人敢來冒犯她了。

  自己這個公爵小姐,比當初父親還在時,過得更有威嚴感了。

  蘭奇在塔莉婭家沒待多久。

  完成了今天最主要的工作交付卡牌之后他便和塔莉婭休柏莉安告別。

  當他走到樓下推開貓老板餐廳的大門時,伴隨著一陣風鈴叮當聲,濕潤冰涼的空氣順著風撲面而來,發現屋檐上已經滴起了雨。

  遠處道路上淅淅瀝瀝的雨線逐漸清晰,似乎是要越下越大的樣子。

  “怎么下雨了。”

  蘭奇觀察著雨勢,看來只能去找貓老板借把傘了。

  最近確實天氣陰雨綿綿,無法預測。

  不過還沒等他糾結,剛回過頭準備進店里,就發現休柏莉安為他送來了傘。

  “蘭奇,我看窗外飄起了小雨。”

  休柏莉安走到了他面前,把手中的雨傘遞給他。

  “謝謝。”

  蘭奇接過了雨傘,但是沒有撐開,只是微笑著看著外面的王都街道雨景。

  “你不走嗎?”

  休柏莉安略微疑惑地走到了他身旁,順著他的視線看向他正在看的雨景。

  “休柏莉安你想,如果有人特地跑下樓為你送來了雨傘,你拿著雨傘就走了,為你送傘的人會不會感覺略微有點失落?”

  蘭奇今天很清閑,一點也不趕時間。

  “確實是啊。”

  休柏莉安想了想,覺得這樣和蘭奇多聊會兒天也不錯。

  或者就這樣在屋檐下聽聽雨聲。

  “你的卡準備的怎么樣了?”

  休柏莉安記得蘭奇要做一張徹底完成封印師職能的核心卡,去了北大陸之后他就不會再以白魔法師的戰斗職示人,而是一種蘭奇聲稱的與寂滅主教阿斯克桑截然不同的封印師。

  “大概就這兩天,我們就出發。”

  這學期已經結束,他們也該向學校提出申請然后出發了。

  前往南大陸的最北邊,換乘魔能軌道列車和魔能飛艇跨越數個國家也得幾天的時間,而渡海需要看天氣,如果不順利的話,在災役之海上有可能就要長達一個月以上的時間。

  “雖然北大陸那邊聽說有些不安定,但是這次我們既然決心搞這個課題了,就一定要搞好,做出些成果來。”

  蘭奇又補了一句,眼神滿是決心。

  作為一名哲學家,教育家,思想家,實干家,他不僅把為國為民的遠大理想肩負,還決心把社會的正義匡扶。

  “……我們還是談談20歲退休的計劃吧。”

  休柏莉安現在已經有點害怕蘭奇那過于偉大的事業心,在形勢下,也許是天賦使然,也許是其心昭昭,有時候當他回過頭來就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高處不勝寒了。

  休柏莉安現在不求別的,只求蘭奇不要去了北大陸一遇風云便化龍……

  (本章完)

  請:wap.ishuquge.la

夢想島中文    不許沒收我的人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