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霹靂出手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秦鳳鳴一反常態的現身而出,非是他不知隱忍,而是不想讓公孫靜瑤在人前多待。

  就在剛才之時,冰兒已然回到了神機府之內。

  以冰兒強大的隱身手段,當初還是幼魂之時,就能偷偷從神藥宗戒備森嚴之地逃離,此時在幾名化嬰修士不查之下回到秦鳳鳴身邊,當也不是什么難事。

  通過與冰兒的心神聯系,隱秘傳音,秦鳳鳴已然知曉公孫靜瑤的近況。

  對于明知公孫靜瑤不喜,公孫尚文還依舊強自主張舉辦此次招親大會之事,秦鳳鳴也是大為不解。

  此時憑借公孫尚文的修為實力,當是無人再強力逼迫之說了。

  雖然眾人均都知曉公孫靜瑤貌美,但真正見到其面容的,并未有幾人。以公孫靜瑤的性格,如果不是其曾祖公孫尚文要求,定然絕對不會出來露面。

  既然公孫靜瑤不喜如此拋頭露面,思慮之下,秦鳳鳴也已然打定主意,施展手段,盡快讓此次斗法招親大會結束。

  秦鳳鳴并未對石德的話語解釋什么,更是對石臺之上的各位化嬰修士的議論不置可否,面上微微一笑,道:

  “不錯,秦某卻有出手一試之意。既然這兩位道友誰也不想離開此比武場,那就有秦某接下了,你們兩人,連同那位楊道友,你們三人一起上吧。”

  聽著面前青年修士的言說,別說是比武場中的三名成丹修士,就是觀禮臺之上的眾人,也不由同時愕然神色顯現。就是微閉雙目的公孫尚文,此時也不由睜開了雙目。

  一名成丹初期修士竟敢口出狂言,要以一身挑戰三名成丹后期甚至頂峰修士,這可是聞所未聞之事。

  雖然眾人心中均都嗤之以鼻,但站立當場的石德面上卻并未有絲毫異樣神色顯露。他心中清楚非常,面前這名青年修士手段驚人以極,自己堂堂化嬰修士,都未能在其面前走過一招,區區幾名成丹修士,當是不在話下。

  “哈哈哈,小輩真是不知死活,區區一名成丹初期修士,就敢言說挑戰老夫,真是活的不耐煩了,老夫這就出手將你扔出比武場。”

  聽聞秦鳳鳴言語,李姓修士登時哈哈大笑不已。隨著其笑聲,雙手擺動下,一股驚人能量便自其手中飛出,一閃下,化作了一頭灰獸,在空中一展,稍一停留,便向著秦鳳鳴當頭飛撲而來。

  其他兩名成丹修士并為出手,而是面色一沉,目光注視當場,小心戒備了起來。

  “好,既然已經動手,秦某就默認你們同意了,我就親身會會你們三人。”

  隨著秦鳳鳴的話音,當場已然消失不見了秦鳳鳴的身影,再次閃現而出時,他已然站立到了比斗場中央之地。

  在他剛自現身而出時,手中已然飛出了三張符箓,激射之下,便向著三名成丹修士疾飛而去。

  “嗷吽!”就在三名成丹修士見到三道符箓激射而出,各自祭出法寶或是秘術予以攔截之時,三聲侵入心神的巨大獸吼之音陡然響徹在了當場。

  隨著此巨大獸吼響起,比斗場中的三名修士幾乎同時識海劇烈一蕩,腦海頓時空白一片,昏厥了過去。

  就是站立邊緣的石德也是身形一震,險險未昏厥。心中驚震之下,急忙驅動體內法力,護住靈臺。

  秦鳳鳴當是不會有絲毫遲疑,身形一動,一道殘影一閃,便在比武場之內激射游走了一圈。

  當三名成丹修士再次恢復頭腦清醒之時,發覺自己已然躺倒在了比斗高臺之上,體內絲毫法力也未能再施展出了。

  看著面前端然站立的青年修士,三人目光之中驚恐神色大顯。

  秦鳳鳴的此一番出手,也同時將觀禮臺上的數十名修士驚震在當場。公孫靜瑤更是秀目精芒閃現,眼露驚奇神色展露。

  雖然秦鳳鳴使用的是一種有強大威能的音波攻擊符箓,但在場的數十名成丹修士,心中均都清楚,面對此種突然展現的強大音波攻擊,眾人誰也沒有辦法將之抵御下來。

  就是那幾名化嬰修士,心中也是略有一驚。此種音波攻擊,憑借他們自身的強大實力,并不致讓他們陷入昏迷,但如果有數十張如此符箓陡然爆發,眾人心中也是忌憚不已。

  “呵呵,三位如何?此時你們已然是秦某手下敗將,就是將你們滅殺,也是舉手之事。”看著三名被禁錮了體內法力的三名成丹修士,秦鳳鳴呵呵笑道。

  隨著其話語之音,手中點指之下,已然解除了三人體內禁制。

  “哼,小輩偷襲,算得了什么?你有種就與李某正面爭斗一番。”體內法力剛一恢復,那李姓修士便飛身而起,重新飛升到了比斗場之內,面露兇狠的喝道。

  其他兩人也是一臉憤怒神色,站立在石臺之上,并未就此離去。

  “不知死活,秦某所學乃是擊殺之術,此次并未傷你性命,如再欲動手,你是否還能站立,就無人知曉了。”身形一動,再次升到空中,秦鳳鳴表情淡然說道。

  “憑借區區獸吼符,就想戰勝李某,真是做夢,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手段能讓李某受傷?”李姓修士面露陰狠神色,怒容滿面的厲聲道,大有再與秦鳳鳴爭斗一番之意。

  “石前輩,剛才秦某已然將此三人擊敗,如果有人依舊糾纏不清,那就是與此次斗法招親大會無關了,到時秦某出手,可不會再如此客氣了。是否允許對面李姓道友如此行事,秦某遵從石前輩之意。”

  秦鳳鳴并未理會那李姓修士,而是身形一轉,看向石德,口中如是說道。

  說完之時,其嘴唇微動,已然傳音石德道:“你可以允許那李姓修士繼續挑戰,不過要讓其立下生死狀。”

  聽聞秦鳳鳴之言,石德心中也是一震,面前青年修士如此言說,這是大有要拿這同州李家之人立威之意了。但到了此時,石德自是對秦鳳鳴話語言聽計從。口中輕咳一聲,朗聲道:

  “李賢侄,剛才之事,是你搶先攻擊秦道友才落敗的,如你認為秦小友有投機之嫌,那老夫也無話可說,不過再要比斗,就已然與此次斗法大會無關了,如有什么失手之事發生,石某到時也不能保證,李賢侄如還想與秦小友斗法,應該與李長老協商一下為好。”

  說著之時,石德身形一轉,已然面對了石臺之上的那名李家長老。

  石德此言,也有其私心存在,他自從被秦鳳鳴施展禁魂術之后,就一直寢食難安,如果此時能夠激起李家的長老出手,將面前青年滅殺,只要能將那顆禁神珠收回,自己今后定然要安穩很多無疑。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