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大會開啟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就在秦鳳鳴全神貫注站立石臺之上的靚麗女子之時,一股強大神識陡然襲身而來。雖此強大神識并未幻化成攻擊形態,但其攻擊之意卻也明顯以極。

  雙目一凝下,秦鳳鳴神識也隨即展露而出,陡然便迎向了那股驚人識壓。

  雙方僅是一觸,便又極為默契的同時收回。

  “咦!”一聲輕咦自那英俊中年修士口中呼出,雙目精芒閃爍之下,兩道寒芒已然盯瞧在了秦鳳鳴身體之上。

  既然秦鳳鳴與公孫靜瑤相互注視了稍許,身旁的公孫尚文自是看在了眼中。自己這個孫女自自己出關,便一直魂不守舍,但今日卻一反常態,這已然讓他大為不解。

  就是傳音詢問,也未獲得什么正面答復。此時見到孫女與一名青年成丹修士對視,公孫尚文不由心中一動,打算神識探尋一番,看看面前此名青年因何能讓自己的孫女如此表現。

  但讓公孫尚文略有驚愕的是,對面青年雖是一名成丹修士,但神識卻強大之極,憑借自己化嬰中期的強大神識,竟未能逼近其身形分毫。

  兩眼注視之下,公孫尚文眼中一絲異樣神色一閃即逝。眉頭略皺之下,心中思慮也不由大起。

  端坐石臺之上的眾人卻也無人托大,隨著石德的客氣之言,也紛紛起身,均是抱拳拱手。

  公孫尚文此時卻也神情一頓,也自抱拳與幾名化嬰修士見禮寒暄,似乎對于五名化嬰修士,均都極為熟悉一般。

  客氣一番后,公孫尚文與石德帶領身后眾人便到了正面石桌之后。除了公孫尚文祖孫與石德外,剩余的四名成丹修士卻并未落座,而是分別站立到了兩名化嬰修士身后。

  “各位道友,此次我百巧門舉辦斗法招親大會,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事,公孫姑娘僅有一人,但近兩年來我百巧門提親的道友卻已然不在少數,故此之下,為了選一位德才兼備,實力超群之人與我百巧門聯姻,經公孫師兄首肯,才舉辦此次斗法招親大會。

  不過經公孫師侄要求,此次斗法招親比試,所參加之人,容貌必須周正,且容顏看上去不得超過五十歲。只要符合此兩條者,無論何人,均能參加。”

  剛一落座,石德便與身旁的公孫尚文耳語幾句后,再次站起身形,沖兩旁端坐的眾人拱手后,如是開口說道。

  此時的石德,心中也是大惑不解,自其被秦鳳鳴施展了禁魂術之后,他自也驚懼了許久,雖然他確信秦鳳鳴就是一位成丹修士,但其在禁魂術之下,也已然沒有了絲毫膽量去對秦鳳鳴出手了。

  但讓他不解的是,那青年修既然敢只身進入到自己洞府且擒拿住了自己,那已然說明,其手段定然強大無疑,憑此種手段,想來修仙界中應該早有此人傳聞,但自己身為主理百巧門之人,卻從來未曾聽聞過修仙界中出了如此人物。

  懷著心中疑惑,石德此時也是強顏的主持此次斗法招親大會。

  “哈哈哈,石道友,規則就不需介紹了,既然我等此時已然坐到了此處,就已然滿足了這兩點要求,你就主持正式比試即可。”

  石德話音剛落,其中一名化嬰修士便接口說道。說話之時,其雙目也是略顯火熱的看向了端然坐定的公孫靜瑤。

  “既然李道友如此說了,老夫便不再多言了,此次比試,乃是以切磋為主,雙方斷不可傷人性命,如違反此條,定當嚴懲。”

  石德說完此言,目光也是一寒,掃視了一眼兩旁坐定的眾成丹修士。

  隨著石德的掃視,一股驚人威壓也自激射而出,籠罩在了眾人身體之上。

  此威壓也僅是一閃,便又自消失不見。但僅是如此一閃,但也已然讓在座的眾成丹修士心中一寒。成丹修士與化嬰修士之間的巨大差距,在石德的此一掃視之下,表現的倒也明顯以極。

  “好啦,下面便是斗法招親大會正是比試之時,如有哪位道友想與我百巧門聯姻,可以自行去到面前那高臺之上相互比試,最終獲勝之人,便是我百巧門的乘龍快婿。”

  隨著石德話音,其也身形一晃,先自站立到了正中的一座高臺之上。

  看來為了保證比斗雙方不受傷害,石德以化嬰修為,親自主持此比試無疑。

  站立石臺許久,卻并未有一人起身登臺,這讓臺下觀戰的上千百巧門弟子不由交頭接耳不已。

  秦鳳鳴坐在邊緣之處,用神識掃視在座眾人,但見各個勢力修士均都氣定神閑,并未有絲毫想要登臺之意。

  對于眾人心中所想,秦鳳鳴當是清楚非常。此地有意此比試的修士有十數名之多,前面無論何人登臺,自身手段定然會被其他修士窺得,如此一來定然以后對敵之時大處下風無疑。

  故此之下,自是無人愿意搶先登臺比試。

  足足等了盞茶時間,依舊未有人起身登臺。一見此景,站立石臺之上的石德卻也沒有什么異樣神色顯現,而是用眼神略一掃視與他同來的一名成丹后期修士。

  隨著石德示意,那名成丹后期修士身形一動,便激射到了石德所在石臺之上。剛自站定,沖石德躬身一禮后,轉身看向秦鳳鳴所在石臺,朗聲開口道:

  “郭某是百巧門修士,既然各位遠道而來的道友無人搶先登臺,那就由郭某拋磚引玉吧。不知那位道友登臺,與郭某切磋一二。”

  隨著郭姓修士的登臺,高臺之下的百巧門修士也不由歡聲雷動。

  “原來是郭師叔,聽聞郭師叔修煉的乃是七星訣,端是威力強大無比。”

  “嗯,聽聞當初郭師叔外出游歷之時,曾經與一名成丹頂峰修士爭斗,非但沒有落敗,反而將那名成丹頂峰修士滅殺了。”

  “未曾想到,原來郭師叔對于公孫師姐,也是暗中仰慕呀。”

  聽著臺下眾人的議論之音,秦鳳鳴不由面色微微一笑。此名郭姓修士登臺,只不過是百巧門刻意安排而已。就是為了不致冷場。

  但聽臺下眾人議論,秦鳳鳴也不由略有意動。如真如臺下眾人所言,這名郭姓修士,手段也定然極為不凡。

  隨著郭姓修士的現身,秦鳳鳴對面石椅之上的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成丹后期修士也自站起身形,彈身之下,也自到了那處高臺之上:

  “哈哈哈,既然來到了百巧門,楊某便不能空手而回,沖公孫仙子美名,楊某卻要現身爭奪一番不可。”

  就在秦鳳鳴全神貫注站立石臺之上的靚麗女子之時,一股強大神識陡然襲身而來。雖此強大神識并未幻化成攻擊形態,但其攻擊之意卻也明顯以極。

  雙目一凝下,秦鳳鳴神識也隨即展露而出,陡然便迎向了那股驚人識壓。

  雙方僅是一觸,便又極為默契的同時收回。

  “咦!”一聲輕咦自那英俊中年修士口中呼出,雙目精芒閃爍之下,兩道寒芒已然盯瞧在了秦鳳鳴身體之上。

  既然秦鳳鳴與公孫靜瑤相互注視了稍許,身旁的公孫尚文自是看在了眼中。自己這個孫女自自己出關,便一直魂不守舍,但今日卻一反常態,這已然讓他大為不解。

  就是傳音詢問,也未獲得什么正面答復。此時見到孫女與一名青年成丹修士對視,公孫尚文不由心中一動,打算神識探尋一番,看看面前此名青年因何能讓自己的孫女如此表現。

  但讓公孫尚文略有驚愕的是,對面青年雖是一名成丹修士,但神識卻強大之極,憑借自己化嬰中期的強大神識,竟未能逼近其身形分毫。

  兩眼注視之下,公孫尚文眼中一絲異樣神色一閃即逝。眉頭略皺之下,心中思慮也不由大起。

  端坐石臺之上的眾人卻也無人托大,隨著石德的客氣之言,也紛紛起身,均是抱拳拱手。

  公孫尚文此時卻也神情一頓,也自抱拳與幾名化嬰修士見禮寒暄,似乎對于五名化嬰修士,均都極為熟悉一般。

  客氣一番后,公孫尚文與石德帶領身后眾人便到了正面石桌之后。除了公孫尚文祖孫與石德外,剩余的四名成丹修士卻并未落座,而是分別站立到了兩名化嬰修士身后。

  “各位道友,此次我百巧門舉辦斗法招親大會,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事,公孫姑娘僅有一人,但近兩年來我百巧門提親的道友卻已然不在少數,故此之下,為了選一位德才兼備,實力超群之人與我百巧門聯姻,經公孫師兄首肯,才舉辦此次斗法招親大會。

  不過經公孫師侄要求,此次斗法招親比試,所參加之人,容貌必須周正,且容顏看上去不得超過五十歲。只要符合此兩條者,無論何人,均能參加。”

  剛一落座,石德便與身旁的公孫尚文耳語幾句后,再次站起身形,沖兩旁端坐的眾人拱手后,如是開口說道。

  此時的石德,心中也是大惑不解,自其被秦鳳鳴施展了禁魂術之后,他自也驚懼了許久,雖然他確信秦鳳鳴就是一位成丹修士,但其在禁魂術之下,也已然沒有了絲毫膽量去對秦鳳鳴出手了。

  但讓他不解的是,那青年修既然敢只身進入到自己洞府且擒拿住了自己,那已然說明,其手段定然強大無疑,憑此種手段,想來修仙界中應該早有此人傳聞,但自己身為主理百巧門之人,卻從來未曾聽聞過修仙界中出了如此人物。

  懷著心中疑惑,石德此時也是強顏的主持此次斗法招親大會。

  “哈哈哈,石道友,規則就不需介紹了,既然我等此時已然坐到了此處,就已然滿足了這兩點要求,你就主持正式比試即可。”

  石德話音剛落,其中一名化嬰修士便接口說道。說話之時,其雙目也是略顯火熱的看向了端然坐定的公孫靜瑤。

  “既然李道友如此說了,老夫便不再多言了,此次比試,乃是以切磋為主,雙方斷不可傷人性命,如違反此條,定當嚴懲。”

  石德說完此言,目光也是一寒,掃視了一眼兩旁坐定的眾成丹修士。

  隨著石德的掃視,一股驚人威壓也自激射而出,籠罩在了眾人身體之上。

  此威壓也僅是一閃,便又自消失不見。但僅是如此一閃,但也已然讓在座的眾成丹修士心中一寒。成丹修士與化嬰修士之間的巨大差距,在石德的此一掃視之下,表現的倒也明顯以極。

  “好啦,下面便是斗法招親大會正是比試之時,如有哪位道友想與我百巧門聯姻,可以自行去到面前那高臺之上相互比試,最終獲勝之人,便是我百巧門的乘龍快婿。”

  隨著石德話音,其也身形一晃,先自站立到了正中的一座高臺之上。

  看來為了保證比斗雙方不受傷害,石德以化嬰修為,親自主持此比試無疑。

  站立石臺許久,卻并未有一人起身登臺,這讓臺下觀戰的上千百巧門弟子不由交頭接耳不已。

  秦鳳鳴坐在邊緣之處,用神識掃視在座眾人,但見各個勢力修士均都氣定神閑,并未有絲毫想要登臺之意。

  對于眾人心中所想,秦鳳鳴當是清楚非常。此地有意此比試的修士有十數名之多,前面無論何人登臺,自身手段定然會被其他修士窺得,如此一來定然以后對敵之時大處下風無疑。

  故此之下,自是無人愿意搶先登臺比試。

  足足等了盞茶時間,依舊未有人起身登臺。一見此景,站立石臺之上的石德卻也沒有什么異樣神色顯現,而是用眼神略一掃視與他同來的一名成丹后期修士。

  隨著石德示意,那名成丹后期修士身形一動,便激射到了石德所在石臺之上。剛自站定,沖石德躬身一禮后,轉身看向秦鳳鳴所在石臺,朗聲開口道:

  “郭某是百巧門修士,既然各位遠道而來的道友無人搶先登臺,那就由郭某拋磚引玉吧。不知那位道友登臺,與郭某切磋一二。”

  隨著郭姓修士的登臺,高臺之下的百巧門修士也不由歡聲雷動。

  “原來是郭師叔,聽聞郭師叔修煉的乃是七星訣,端是威力強大無比。”

  “嗯,聽聞當初郭師叔外出游歷之時,曾經與一名成丹頂峰修士爭斗,非但沒有落敗,反而將那名成丹頂峰修士滅殺了。”

  “未曾想到,原來郭師叔對于公孫師姐,也是暗中仰慕呀。”

  聽著臺下眾人的議論之音,秦鳳鳴不由面色微微一笑。此名郭姓修士登臺,只不過是百巧門刻意安排而已。就是為了不致冷場。

  但聽臺下眾人議論,秦鳳鳴也不由略有意動。如真如臺下眾人所言,這名郭姓修士,手段也定然極為不凡。

  隨著郭姓修士的現身,秦鳳鳴對面石椅之上的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成丹后期修士也自站起身形,彈身之下,也自到了那處高臺之上:

  “哈哈哈,既然來到了百巧門,楊某便不能空手而回,沖公孫仙子美名,楊某卻要現身爭奪一番不可。”《》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