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心魔之誓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VIP]第一千零三十六章心魔之誓[1/1頁]

  “什么?要與秦某商談一番?呵呵,此時你乃是秦某案牘魚肉,此時你還有什么資格與秦某商談?”

  聽聞紫色元嬰如此言說,秦鳳鳴目光閃爍之下,卻是開口說道。

  “哼,雖然此時老夫被你法陣所困,但你真認為,區區法陣,就能將老夫困住不成?就是真到了萬般無法之時,老夫卻是也可自爆元嬰,到時,你的此座看似威能不俗的法陣,能否還存有,也是兩說之事。”

  聽到對面青年如此言說,紫色元嬰的小臉之上卻是面色一變,一絲冷意便自展露在了其面容之上。

  他自化形修煉以來,卻是從未遇到過此種情形,進入化嬰境界之后,雖然去到人族區域游歷過一番,但卻從來未曾遇到過如此險境。

  面前青年修士手段不僅與其境界極不相符,且法陣卻也是不同凡響,以至于其不得不以化嬰修士身份,與對方一成丹初期修士好言相商一番。

  “自爆元嬰?呵呵,如此不智之事,想必前輩也不會輕易就施展的吧。要知道,只要你元嬰自爆,到時,就是你的魂魄,也休想逃出分毫。這不啻于形神俱滅。就是秦某的此座法陣難以保全,對秦某來說,也只不過是損失了一身外之物而已。但對于前輩,卻是徹底消亡的結局。”

  見法陣之內的紫色元嬰如此言說,秦鳳鳴卻是毫不以為然,面上絲毫異樣也未顯露。

  雖然秦鳳鳴表現的如此輕松,但其內心深處,卻也是有了一絲警覺。

  化嬰修士的元嬰自爆,其威能之大,絕對不是他此時境界修士所能揣意的。成丹修士的自爆,他已然曾經親眼見到過。

  其爆炸威能之大,就是一化嬰修士身處爆炸之中,如果沒有強大的防御手段防護,那也定然會身受重傷無疑。如果是一元嬰自爆,其威能之大,那絕對是一難以估量的情形。

  此座簡化版禁仙六封陣,到時勢必再也難以保全無疑。

  雖然秦鳳鳴心中大有躊躇,但其卻是在修仙界中摸爬滾打數十年之人,心中的些許懼意,他卻是絲毫也未曾表露。

  “哼,老夫本是靈草化形幻化而成,雖然此元嬰自爆隕落,但經過數十上百萬年,老夫本體自是可以再次能聚出一人身,到時,繼續修煉到老夫此一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就是此時真舍棄了此具元嬰,也只不過是沉睡了數十萬年而已。”

  紫色元嬰目視秦鳳鳴,小臉卻是猙獰之色一起,小嘴一開,恨聲開口道。

  他所說言語,雖然其中大有水分,但那卻也不是無妄之言。要知道,其乃是靈草修煉有成。只要其本體不被發現,經過數十上百萬年,其卻是大有可能再次能聚精華,化形而出。

  面對此一情形,秦鳳鳴心中也是大有戒心,如真將面前紫色元嬰逼急,其卻是不管不顧的自爆,那自己將損失一絕佳的爭斗依仗無疑。

  但就此放面前元嬰離去,秦鳳鳴自是不會如此不智,此時竟然已經與對方撕破了臉皮,不將對方直接滅殺,他心中將委實難安。

  但此時,雙方都已然有了相互忌憚之心,此一情形,卻是讓秦鳳鳴心中又自有一些想法。

  “區區法陣,對于秦某來說,卻也算不得什么,如此等級的法陣,秦某身上還有數座之多。僅憑此區區威脅之言,就想與秦某和談,卻是不夠分量。”

  “哦,僅憑此還不夠分量,那小友你說說,想要老夫如何做,我二人才能化敵為友呢?”

  紫色元嬰也是一老奸巨猾之人,一聽秦鳳鳴之言,立即便心中一動道。

  如果按照往常,秦鳳鳴居于此種情形之下,那就是拼著舍棄一座法陣不要,也勢必會將對方滅殺當場,但此時,面對一靈草化形餓化嬰修士,他卻是心中也不由大動。

  靈草化形,那可不是區區萬年,十數萬年就可生成之物,其存在之久,定然已經超出了秦鳳鳴的想象,如果能夠得到其本體的一滴汁液,那也絕不是數顆丹藥所能相比。

  雖然秦鳳鳴此時受困于其特殊體質,但其身邊之人,卻是急需此種奇物。如果其兩位姐姐服食,那沒準會讓修為大增不少。

  雖然秦鳳鳴如此想,但其心中也是知曉,要讓面前元嬰告知其本體所在之地,那無異于要了他命。但要是讓其將其自身精血拿出幾滴,想來還是能夠做到。

  “呵呵,既然前輩想與秦某化去干戈,秦某也非是固執之人,但前輩乃是化嬰修士,如果秦某將前輩放出,何人能保證,前輩以后不對晚輩動手?故此,如果前輩在此對心魔發下血咒,晚輩才好與前輩好好相商一二。”

  秦鳳鳴此言,卻是將對方稱呼也自便了,語氣也顯露出了幾分客氣。

  “什么?你要老夫對心魔發誓。這絕對不行。心魔乃是虛無飄渺之物,修為越高,進階之時,所受心魔攻擊的情形卻是愈加嚴重,稍有不慎,便會被其所控,這與要老夫性命,也毫無二致。此事卻是萬萬不行。”

  秦鳳鳴也未曾想到,始一說道血咒,面前的紫色元嬰便立即開口拒絕。表情言語還表現的如此激烈。這可是秦鳳鳴從來未曾意料之事。

  血咒,秦鳳鳴以前也曾經逼迫幾名成丹或是筑基修士起誓過,但卻是從來未有過如面前元嬰一般的強烈抵觸。始一見此景,他也不由心中一驚,難道此中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想到此事,秦鳳鳴心中大動之下,面色也自一凝,沉聲道:

  “區區血咒,只要前輩今后不去違背,就定然不會有所異樣發生,難道前輩還想以后對秦某圖謀不軌不成?”

  “哼,你小小成丹修士,那里知曉血咒之兇險,只有你突破化嬰瓶頸之時,才真會體會到心魔的可怕,那心魔之物,乃是你內心心境自行衍化之物,平時不顯,但在你進階之時,在你心境最為薄弱之時才會顯現。

  到那是,你心境中的所有險惡情形變便會化作一能力強大之人,與你自身的神念爭斗,如對心魔起誓,卻是可以無形之中,讓其變得更加強大。到時,境界突破,將變得萬分兇險。

  稍有不慎,便可能被那心魔所制,到時不僅境界難以突破,就是本體,也將變成一善惡不分的行尸走肉。對于我等修煉到如此境界之人,自是不會給那心魔絲毫可乘之機。此事,卻是萬萬不可之事。”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