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六十二章 閉關修煉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望著秦鳳鳴消失的方向,歐陽辰眼中卻是閃過一絲陰厲之色,但轉瞬之間,便又消失不見。

  眾成丹修士雖然震驚剛才的那名黑臉中年修士能夠自敬云宗的終極法陣之中破陣而出。但眾人均是設想,此定然是歐陽辰的功勞無疑。對于一名名不見經傳的成丹初期修士,眾人自是無人將之看在眼里。

  就在眾人之中,卻是也有修士心中大動不已,能夠挑戰敬云宗的終極法陣,此無疑說明,那黑臉成丹初期修士身上的靈石定然不在少數,并且他能自法陣之中出來。所得到敬云宗的珍惜寶物也定然價值不菲。

  此時黑臉修士急匆匆離去,對眾人的防范之意也是顯露無疑。

  雖然有不少人心中如是想著,但是卻無人敢在此眾目睽睽之下起身去攔截。

  離開眾人之后,秦鳳鳴卻是并未在賭寶之地有絲毫停留,徑直向著敬云宗的山門之處飛去。

  來到敬云宗的山門之地,秦鳳鳴并未受到什么盤查,便自被幾名駐守此地的敬云宗修士放行離去。

  此番進入敬云宗參加賭寶大會,秦鳳鳴可謂收獲非常,沒有付出絲毫靈石的情況之下,他卻是收獲了數種煉制本命法寶的珍惜材料,此種境遇,讓秦鳳鳴也是大為興奮不已。

  要知道,秦鳳鳴此時所需要的煉制本命法寶的材料,均是他搜尋了許久也未能尋到之物,其珍惜程度,絕對不下于一株萬年靈草。

  敬云宗,距離青蛇谷交易會舉辦之地,還有數十萬里之遙,其間卻是有許多高山峻嶺密布。在許多極佳的靈脈之處,還有不少宗門屹立。不過這些,卻是對秦鳳鳴沒有絲毫影響。

  只要其不再那些宗門附近逗留,自是不會有什么危險存在。

  秦鳳鳴出離敬云宗后,將白疾舟祭出,一道白光如閃電一般,向著前方激射而去,幾個閃動之下,便隱沒在群山之中了。

  連續飛行了三日之久,此時,秦鳳鳴距離青蛇谷已然僅剩十數萬里之遠了。如此距離,秦鳳鳴全力駕馭白疾舟之下,卻是僅需一日時間就可到達青蛇谷交易會舉辦之地。

  降落在一處極為隱秘的小山谷之內,秦鳳鳴環視四周,神識之中并未發現什么其他修士存在的跡象。手抖動之下,陰陽八卦陣便布置在了四周。

  盤膝坐在法陣之內,秦鳳鳴稍事思慮之下,手一抬,一只玉瓶便出現在了手中。此玉瓶之內,卻是一團無色透明的液體存在其中。此液體,正是從歐陽辰手中兌換而來的金髓液。

  雖然此液體名為金髓液,但卻是沒有絲毫金色存在。此點,秦鳳鳴自也是知曉。看著手中洋溢著一層淡淡彩光的白色液體,秦鳳鳴卻是依稀感覺有一種金戈之音在其中輕響不斷。

  仔細端看著手中玉瓶良久,秦鳳鳴才自將其收入懷中。

  既然歐陽辰當初曾經言說,欲用此靈液淬煉身體,必須要有極為高深的煉體與之相互輔助才可。對于此言,秦鳳鳴是寧可信其有,不能信其無。要知道,此種靈液,卻是僅有一次使用機會。

  雖然此金髓液并非那種逆天的存在,但修仙界之中,卻也極為不好尋找。此次能夠機緣之下得到此靈液,也不得不說是秦鳳鳴的運氣。

  收好金髓液,秦鳳鳴盤膝端坐了良久,才將一只古樸玉簡拿在了手中。

  此時,距離青蛇谷交易會還有近六個月時間,雖然說來不短,但對于修士而言,卻是并不顯的太過時間長。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就是修煉一種秘術,也顯得太過時間不夠。

  秦鳳鳴此時手中拿著的玉簡,正是那煉體金身訣。

  此,秦鳳鳴已然研究了數年之久,雖然未開始修煉,但其中的內容,他早已背的滾瓜爛熟。

  再次仔細研究了一個時辰之久,秦鳳鳴將玉簡收入儲物戒指,雙目閉合,雙手掐訣,體內靈力按照金身訣所述,開始慢慢運轉開來。

  此一修煉入定,便是兩個月時間之久。

  隨著秦鳳鳴慢慢進入忘我之境,其體表之上,也自慢慢顯現出了一層五彩光霞,此霞光開始之時并不明顯,隨著秦鳳鳴入定十幾日之后,此五彩光霞,卻是慢慢變得明亮起來。

  此時的秦鳳鳴,其雖然身體表面未有絲毫不適顯露,但其身體之內,卻正在忍受著無與倫比的巨大疼痛煎熬。此種疼痛,與身體受傷所產生的那種疼痛卻是大不相同。

  此種疼痛,是一種痛徹靈魂的,讓其神魂都幾乎難以穩固的巨大煎熬。就是秦鳳鳴心智已然無比堅韌之人,也差差難以忍受。

  他更是有數次想強行中斷此運轉,但無比強大的信念還是讓秦鳳鳴在即將中斷瞬間,強自掙脫了出來,堅強的忍耐了下去。

  此金身訣,號稱是此處人界最為高深的煉體,其中定然有其不凡之處。

  此時的秦鳳鳴卻是深有體會,雖然僅僅是修煉金身訣的第一層,但秦鳳鳴所受的煎熬,卻也非是人可以忍受的。

  他不僅要忍受靈魂深處的巨大疼痛,還要強忍身心極難忍受的錘煉。

  開始之時,他整個身體幾乎沉浸在一個偌大的火爐之中,強自忍受烘烤一般。此種非人感覺,一直持續了十數日之久。

  才自從炙烤中恢復過來的秦鳳鳴,還未來得及休息,卻是又被一團冰寒無比的陰冷氣息所包裹,好像他此時進入到了萬年冰潭中一般。

  十數日后,此冰寒之意剛剛消散,一種厚重的巨大拉扯擠壓之力又展現而出,轉瞬便攻擊在了他身體之上,幾乎讓秦鳳鳴變形散架。

  此種感覺好不容易才過去,但隨之而來的,是一種尖刃劃割皮肉的痛苦煎熬。此種疼痛,仿若是渾身上下,每一處皮膚都在滴血一般,非是修士用自身靈力就可淡化修復的。

  經過了十幾日的痛苦忍耐,此種皮肉之苦也終于過去了。但緊接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巨大的撞擊之力襲擾在了秦鳳鳴的身體之上。好像他全身上下,所有肌膚都在受著什么重物猛烈擊打。

  對于出現的種種疼痛煎熬,秦鳳鳴卻是需要依據金身訣,運轉體內某種屬性靈力強自抵御,此種運功抵御之法,卻是金身訣所特有。

  雖然短短兩個月時間,秦鳳鳴其體內的靈力,已然被消耗完了數次之久,幾乎每次感覺變化之時,他都要及時滴入神秘葫蘆中的靈液,否則定然會讓其體內法力枯竭無濟。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