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二章 提議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聽到眾人議論之音,秦鳳鳴也不由睜開了雙目,雖然對于歐陽辰大名早已聽聞,但與之相見,卻是還未曾有過。

  其師尊天機子,秦鳳鳴也早有耳聞,當初在莽皇山之時,他師兄舒敬良曾經為他介紹過一些元豐帝國修仙界中的代表人物,其中雖然大部分是各個一流宗門或是修仙家族的大修士。

  但天機子作為一名成丹中期散修,卻是被同樣是化嬰中期的舒敬良著重介紹了一番。

  此中緣由卻是因為天機子雖然修為未到大修士境界,但其陣法造詣,卻是已然登峰造極,就是面對大修士,憑借其法陣,也可以與大修士周旋一二。

  并且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天機子乃是魔道修士,并一貫與莽皇山不睦,此種原因,是在天機子還未收徒之時,曾經三上莽皇山,想依據陣法,挑戰當時的莽皇山太上長老。

  那時莽皇山陣法見長的太上長老,正是天極老祖的師尊。

  面對一名成丹修士的挑戰,太上長老身份太過尊貴,自是不會現身,但看在天機子在陣法一道的名聲之上,還是派遣了一名修士迎接。那人就是當時的天極老祖。

  當時天極老祖修為也是成丹后期境界,兩人相見,自是一番唇槍舌劍,經過三陣比試,天機子卻是連輸兩陣,大感失望的天機子一怒之下,離開了莽皇山。

  離去之時,卻是言說,一定要在陣法一道上勝過莽皇山。

  百年之后,天機子再次進入莽皇山,那是的天機子已然是化嬰修士。這次,莽皇山出迎的依舊是也已經進階化嬰境界的天極老祖。

  二人又是經過了一番論道比斗,天機子這次雖然依舊未能站到上風,但三番比斗下來,場面卻是已然有了極大改觀。

  兩百年后,天機子以化嬰中期修為再次登臨了莽皇山,那時的天極老祖已然是化嬰后期大修士,本想與天機子論道一番便自作罷,但天機子本是修煉魔道功法之人,話語之中卻是狂妄以極。

  不得已之下,天極老祖與天機子再次以法陣賭斗了一番,最終結果,卻是天機子渾身是傷的離開了莽皇山。

  經過那次爭斗,天機子卻是明白,以他自身之力,卻是今生難以在法陣一道上勝過莽皇山,故此,他回去之后,便開始尋找法陣天賦極佳的修士,開始收徒。以其能讓弟子在法陣之上勝過莽皇山。

  百年來,卻是有三名天機子的親傳弟子去到了莽皇山,想以法陣挑戰。但均鎩羽而歸。以至使雙方關系更加緊張。

  此時知曉了歐陽辰是天機子的弟子,秦鳳鳴雖然未對他有何敵意,但既然知曉了雙方的淵源,身為莽皇山少主的秦鳳鳴,自是不會錯過此次絕佳機會,來稱量一番那歐陽辰。

  正當眾人正自相互議論,均都注視那處房間之時,門口禁制光華一閃,兩名修士便自出現在了門口。那兩名修士,正是那名白衣青年與一位敬云宗老者。

  二人一同來到秦鳳鳴面前,那白衣青年看了看秦鳳鳴,面上卻是并未顯現出絲毫異樣。年輕的面容之上,顯得極為沉穩。

  “秦道友,此位就是歐陽道友,兩位身上賭注均符合要求。下面就決定以那種法陣作為雙方賭寶依據吧。”

  看著面前青年修士,秦鳳鳴卻是自其平靜的面容之中看出了一絲異樣神色。雖然面前之人隱藏極深,但在秦鳳鳴強大神識之下,還是無所遁形。對此,秦鳳鳴也并未放在心上。

  旁邊站立的歐陽辰看看秦鳳鳴,表情平靜以極,炯炯目光閃爍之間,朗聲開口說道:

  “秦道友之名,歐陽這幾日也早有耳聞,既然道友有歐陽所需的材料,那正好可以與道友切磋一二。以何種法陣比試,還請秦道友決定,無論那種法陣,歐陽定當無所異議。”

  此時,大殿之中的雖然有不下近百多名修士在側,但眾人均都閉口不言,緊緊注視著秦鳳鳴三人。

  見到秦鳳鳴竟然敢挑戰歐陽辰,眾人均都有些幸災樂禍,心中悱惻不已。在此上百修士,其中無一人看好秦鳳鳴。

  見到對面青年修士如此言說,秦鳳鳴略一思慮,也是微微一笑,道:

  “以何種法陣比試,秦某也不曾想過,既然歐陽道友言說讓秦某選取法陣種類,一時到還真不好決定,不過,秦某剛來此地之時,曾經聽聞過,敬云宗有一處終極法陣,不知以那終極法陣賭斗一番,歐陽道友以為如何?”

  “什么?那黑臉修士竟然要與歐陽道友用敬云宗的終極法陣賭斗。這可真是聞所未聞之事。”

  “啊,那黑臉修士竟然決定以那處試煉之地比試。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呀。”

  “就是,聽說那終極法陣,就是成丹頂峰修士身入其中,都有可能隕落其內,他區區一名成丹初期修士,就敢提議如此,真是讓人難以想到。”

  “啊,那黑臉修士我知道是誰了,不正是前幾日,敬云宗修士所言說的那名連破三座法陣的那秦姓修士嗎。聽說此人也是一名陣法大師。難怪敢向歐陽辰挑戰。”

  隨著秦鳳鳴的話音落下,大殿之中,頓時響起了一片喧嘩議論之音。其中更是有消息靈通之士認出了秦鳳鳴的身份。

  聽著面前黑臉成丹初期修士的話語,歐陽辰面色也是一變。雖然他自信自己對法陣一道的造詣,但要說身入那敬云宗的終極法陣,他還從未想到過。

  他早有聽聞,敬云宗的那處試煉之地,卻是危險重重,隕落在其中的修士,已然有上千人之多了。其中不乏成丹頂峰的陣法大師。他的一名親師兄,在成丹境界之時,也曾經進入過那處試煉之地,但最終卻是未能闖過,被阻擋在了最后一關,如不是敬云宗修士解救,早已隕落在了其中。

  他未曾想到,面前這名名不見經傳的黑臉成丹初期修士,竟然當著眾人之面提出了此種賭斗方式。

  “好,既然秦道友由此提議,歐陽卻是沒有異議,我正好有一種珍惜寶物沒有著落,通過此次比試,卻是可以向敬云宗討要一番。”

  歐陽辰眼中閃過一絲陰厲之色,雖然一閃而過,但自是難以逃出秦鳳鳴的神識感應。

  “既然兩位道友決定用我敬云宗的試煉之地進行賭斗,那老夫也沒什么可說的。不過那試煉之地,卻是不在我等管轄范圍,還請兩位道友自行去聯系吧。”不過,老夫卻是提醒二位道友,那處試煉之地,卻是危險重重,只要進入其中,就是成丹頂峰修士,也大有隕落其中之險。此還是需要兩位道友三思。“

  那敬云宗修士看看秦鳳鳴二人,面色卻是變得凝重無比,低沉聲音說道。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