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六章 商談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在姬家一處十分寬敞的大廳之中,秦鳳鳴偕同離凝與姬家老祖分賓主坐于廳堂之上。其他姬家之人除去十數名筑基修士站立之外,卻是無人有資格再進入此廳堂。就是姬柔,也沒有留在此地。

  在這十數名筑基修士之中,卻是有一人面色紅潤的筑基頂峰修士跟在姬家老者身旁,顯得地位不低的樣子。

  “沒想到,姬柔丫頭此次竟然驚動了秦少主,此是我姬家萬年修來之福呀。”

  看著面前端坐的青年修士,姬家老祖目光炯炯,首先開言道。對于秦鳳鳴一同的女修,姬家老祖卻是未有絲毫言語詢問。

  “姬柔姑娘聰明伶俐,被惡人逼迫卻是不該,我輩修士自是會出手相助。不過姬道友打算如何行事,還請明說一二。”

  秦鳳鳴來到姬家,卻是沖那冰曜晶石而來,他也不想在此多待,故此一落坐,便直言其事。

  聽到對面青年如此說,姬家老祖自是心中明白,他本是活了近四百歲之人,知道區區一名姬柔,絕對不會讓莽皇山少主親臨,對方只是沖那塊冰曜晶石才答應出手無疑。

  稍事思慮之下,姬家老祖卻先是擺手,讓在場的十數名筑基修士退出了大廳,然后抬手之下,一道禁制便包裹在了大廳之上。

  雖然其他筑基修士都見禮后,紛紛離去,但姬家老祖身旁的那名老者卻是留了下來。

  “秦少主,此是我姬家當代家主姬梁,也是姬柔的父親。此時姬家所有之事,卻是均都是他負責。姬梁,此番有何安排,請對少主言說一番吧。”

  對于此名姬家老者,秦鳳鳴心中卻是早有所覺。

  “姬梁給秦前輩見禮,前輩能解救我姬家于水火,姬家上下,都會感念前輩大恩。此番威脅我姬家的,是兩名成丹初期修士,此二人是兄弟二人,并且修為已然是成丹初期頂峰,隨時有可能步入中期。““為了穩妥起見,晚輩以為,還是將那兩名成丹修士誘進姬家,我等依靠護族大陣將之圍困,到時前輩與家祖在法陣之外驅動法寶,然后從容將之滅殺為好。不知秦前輩以為如何?”

  姬梁所言,卻是與當初在飛蝗盟之時,姬柔告之的沒什么區別。姬家之人如此安排,卻也極為穩妥。同等境界修士爭斗,誰勝誰負,卻也是極為言說之事。姬家能有此種安排,卻也顯得是經過深思熟慮。

  “呵呵,秦某此次前來,就是為了助拳而來,一切就聽你們姬家安排就好,不過,秦某卻是聽說,你姬家之中,卻是有人曾與那三名師徒有所往來,此種之事,還是要謹慎安排為妙。”

  “前輩敬請放心,此種安排,只有家祖與姬柔我三人知曉,其他姬家之人卻只知我姬家想請一名成丹前輩來此調解此事,但具體安排,卻是無人知曉。”

  聽著姬梁言語,秦鳳鳴才有所明白,原來姬家卻是準備齊全,此種安排,就是走漏了風聲,也不至于讓那兩名成丹修士有何憤怒之舉。

  “如此甚好,就按你所說言語進行就行,到時秦鳳鳴自是會出手相幫。”

  面對兩名成丹修士,秦鳳鳴自是不會放在心上,但也沒有主動要求只身前去將那二人滅殺。雖然他不想持強凌弱對姬家動手,但只有讓那兩名成丹修士將姬家逼迫到危險之地。他再出手,才能收到應有效果。

  “讓開,是何膽,竟敢將康兒滅殺,老夫定然讓他血債血償。”

  正當秦鳳鳴還想再說些什么之時,只聽到大廳之外,卻是突然傳進了一聲暴怒之音,接著便聽到眾人攔截規勸聲響起。

  秦鳳鳴聽到此,神識掃過,對于外面之事,已然清楚非常,其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來人是誰,不用他人介紹,他心中也已然明白,此應該就是那被他所滅殺姬康的父親無疑。

  聽到此的姬家老祖面色也是一怔,轉而面露出了一絲怒意。

  “姬鵬,讓姬堂進來回話。”

  隨著姬家老祖話音,原來所設置的那層禁制罩壁,卻是已然消失不見。

  “老祖,姬康曾經為我姬家李姓做過重大貢獻,不曾想卻是在姬家家門口,被人斬殺,此種大仇,還請老祖做主。”

  隨著禁制的消失,門口一陣騷亂,人往兩邊一分,登時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卻是闖進了大廳之中。怒目瞪視秦鳳鳴一眼后,卻是跪伏在地,聲淚俱下的對姬家老祖言說道。

  “哼,姬堂,休要口出不敬之言,姬康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秦前輩沒有因此追究我姬家之過,已然是給了我姬家天大面子。”

  不待姬家老祖開口,其旁邊站立的姬梁卻是面色一沉,沉聲說道。

  “面子?我姬家還有什么面子,堂堂姬家嫡系子弟被人斬殺在門前,竟然我姬家無人敢發一言,此種大失顏面之事發生在姬家,姬家還有能談什么面子。如果我是姬家之主,定然早將那人抽筋剝皮,為康兒報仇雪恨了。”

  姬堂跪在地上,但其身軀卻是筆直,面對姬梁,卻是一股兇厲之氣噴涌而出。

  看到面前須發皆白的筑基頂峰修士,秦鳳鳴面色依舊波瀾不驚。不待姬家老祖開口,他卻先自微微一笑道:“你叫姬堂?是姬康之父?”

  “不錯,你斬殺康兒,現在又來到我姬家,看來定然是與我姬家叵測之人勾結,想對我姬家圖謀不軌。身為姬家之人,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此事發生的。”

  姬堂瞪視秦鳳鳴,雖然修為不及,但卻是怡然不懼,所說言語,卻也是義正詞嚴。

  “姬堂,夠了……”

  正當姬家老祖想要說什么之時,卻是突然見姬堂手一抬,一到黃綠光芒一閃之下,便自其手中飛出,向著三四丈外,正端坐木椅之上的秦鳳鳴激射而去。

  “啊,不好。”一見此景的姬家老祖與姬家之主姬梁,登時急聲呼喊而出。此聲音之中,卻是還夾雜著一聲嬌美之音,正是離凝所發。

  以現場情形,此處大廳本就不大,姬堂與秦鳳鳴相距僅三四丈之遠,如此距離之內,在有心算無心之下,是誰也無法將那雷霆一擊躲過。

  “哈哈哈,康兒,為父為你報仇了……”

  就在姬堂放聲狂笑之時,一道人影已然出現在了其身側,那人影手指點出,姬堂渾身登時一陣冰冷,丹田崩裂,靈氣四散,已然變成了廢人。

  “啊,你…你…你怎么能夠躲過我的碧魂絲一擊?”

  看著站立身旁之人,已然絲毫靈力也無的姬堂如墜入冰窟之下,渾身顫抖不止,面色更是沒有了絲毫血色。

  在姬家一處十分寬敞的大廳之中,秦鳳鳴偕同離凝與姬家老祖分賓主坐于廳堂之上。其他姬家之人除去十數名筑基修士站立之外,卻是無人有資格再進入此廳堂。就是姬柔,也沒有留在此地。

  在這十數名筑基修士之中,卻是有一人面色紅潤的筑基頂峰修士跟在姬家老者身旁,顯得地位不低的樣子。

  “沒想到,姬柔丫頭此次竟然驚動了秦少主,此是我姬家萬年修來之福呀。”

  看著面前端坐的青年修士,姬家老祖目光炯炯,首先開言道。對于秦鳳鳴一同的女修,姬家老祖卻是未有絲毫言語詢問。

  “姬柔姑娘聰明伶俐,被惡人逼迫卻是不該,我輩修士自是會出手相助。不過姬道友打算如何行事,還請明說一二。”

  秦鳳鳴來到姬家,卻是沖那冰曜晶石而來,他也不想在此多待,故此一落坐,便直言其事。

  聽到對面青年如此說,姬家老祖自是心中明白,他本是活了近四百歲之人,知道區區一名姬柔,絕對不會讓莽皇山少主親臨,對方只是沖那塊冰曜晶石才答應出手無疑。

  稍事思慮之下,姬家老祖卻先是擺手,讓在場的十數名筑基修士退出了大廳,然后抬手之下,一道禁制便包裹在了大廳之上。

  雖然其他筑基修士都見禮后,紛紛離去,但姬家老祖身旁的那名老者卻是留了下來。

  “秦少主,此是我姬家當代家主姬梁,也是姬柔的父親。此時姬家所有之事,卻是均都是他負責。姬梁,此番有何安排,請對少主言說一番吧。”

  對于此名姬家老者,秦鳳鳴心中卻是早有所覺。

  “姬梁給秦前輩見禮,前輩能解救我姬家于水火,姬家上下,都會感念前輩大恩。此番威脅我姬家的,是兩名成丹初期修士,此二人是兄弟二人,并且修為已然是成丹初期頂峰,隨時有可能步入中期。““為了穩妥起見,晚輩以為,還是將那兩名成丹修士誘進姬家,我等依靠護族大陣將之圍困,到時前輩與家祖在法陣之外驅動法寶,然后從容將之滅殺為好。不知秦前輩以為如何?”

  姬梁所言,卻是與當初在飛蝗盟之時,姬柔告之的沒什么區別。姬家之人如此安排,卻也極為穩妥。同等境界修士爭斗,誰勝誰負,卻也是極為言說之事。姬家能有此種安排,卻也顯得是經過深思熟慮。

  “呵呵,秦某此次前來,就是為了助拳而來,一切就聽你們姬家安排就好,不過,秦某卻是聽說,你姬家之中,卻是有人曾與那三名師徒有所往來,此種之事,還是要謹慎安排為妙。”

  “前輩敬請放心,此種安排,只有家祖與姬柔我三人知曉,其他姬家之人卻只知我姬家想請一名成丹前輩來此調解此事,但具體安排,卻是無人知曉。”

  聽著姬梁言語,秦鳳鳴才有所明白,原來姬家卻是準備齊全,此種安排,就是走漏了風聲,也不至于讓那兩名成丹修士有何憤怒之舉。

  “如此甚好,就按你所說言語進行就行,到時秦鳳鳴自是會出手相幫。”

  面對兩名成丹修士,秦鳳鳴自是不會放在心上,但也沒有主動要求只身前去將那二人滅殺。雖然他不想持強凌弱對姬家動手,但只有讓那兩名成丹修士將姬家逼迫到危險之地。他再出手,才能收到應有效果。

  “讓開,是何膽,竟敢將康兒滅殺,老夫定然讓他血債血償。”

  正當秦鳳鳴還想再說些什么之時,只聽到大廳之外,卻是突然傳進了一聲暴怒之音,接著便聽到眾人攔截規勸聲響起。

  秦鳳鳴聽到此,神識掃過,對于外面之事,已然清楚非常,其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來人是誰,不用他人介紹,他心中也已然明白,此應該就是那被他所滅殺姬康的父親無疑。

  聽到此的姬家老祖面色也是一怔,轉而面露出了一絲怒意。

  “姬鵬,讓姬堂進來回話。”

  隨著姬家老祖話音,原來所設置的那層禁制罩壁,卻是已然消失不見。

  “老祖,姬康曾經為我姬家李姓做過重大貢獻,不曾想卻是在姬家家門口,被人斬殺,此種大仇,還請老祖做主。”

  隨著禁制的消失,門口一陣騷亂,人往兩邊一分,登時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卻是闖進了大廳之中。怒目瞪視秦鳳鳴一眼后,卻是跪伏在地,聲淚俱下的對姬家老祖言說道。

  “哼,姬堂,休要口出不敬之言,姬康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秦前輩沒有因此追究我姬家之過,已然是給了我姬家天大面子。”

  不待姬家老祖開口,其旁邊站立的姬梁卻是面色一沉,沉聲說道。

  “面子?我姬家還有什么面子,堂堂姬家嫡系子弟被人斬殺在門前,竟然我姬家無人敢發一言,此種大失顏面之事發生在姬家,姬家還有能談什么面子。如果我是姬家之主,定然早將那人抽筋剝皮,為康兒報仇雪恨了。”

  姬堂跪在地上,但其身軀卻是筆直,面對姬梁,卻是一股兇厲之氣噴涌而出。

  看到面前須發皆白的筑基頂峰修士,秦鳳鳴面色依舊波瀾不驚。不待姬家老祖開口,他卻先自微微一笑道:“你叫姬堂?是姬康之父?”

  “不錯,你斬殺康兒,現在又來到我姬家,看來定然是與我姬家叵測之人勾結,想對我姬家圖謀不軌。身為姬家之人,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此事發生的。”

  姬堂瞪視秦鳳鳴,雖然修為不及,但卻是怡然不懼,所說言語,卻也是義正詞嚴。

  “姬堂,夠了……”

  正當姬家老祖想要說什么之時,卻是突然見姬堂手一抬,一到黃綠光芒一閃之下,便自其手中飛出,向著三四丈外,正端坐木椅之上的秦鳳鳴激射而去。

  “啊,不好。”一見此景的姬家老祖與姬家之主姬梁,登時急聲呼喊而出。此聲音之中,卻是還夾雜著一聲嬌美之音,正是離凝所發。

  以現場情形,此處大廳本就不大,姬堂與秦鳳鳴相距僅三四丈之遠,如此距離之內,在有心算無心之下,是誰也無法將那雷霆一擊躲過。

  “哈哈哈,康兒,為父為你報仇了……”

  就在姬堂放聲狂笑之時,一道人影已然出現在了其身側,那人影手指點出,姬堂渾身登時一陣冰冷,丹田崩裂,靈氣四散,已然變成了廢人。

  “啊,你…你…你怎么能夠躲過我的碧魂絲一擊?”

  看著站立身旁之人,已然絲毫靈力也無的姬堂如墜入冰窟之下,渾身顫抖不止,面色更是沒有了絲毫血色。《》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