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五章 前倨而后恭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哈哈哈,姬道友,在下姓秦,你所問的幾件事,秦某卻是可以解答一二,貴族的護族大陣,是秦某讓其停止運行的,那名喚姬康之人的修為,也是秦某廢除的,如果姬道友有何言語,可以直接對秦某言說。”

  看著面前白須老者,秦鳳鳴呵呵一笑,并未有絲毫異色的直言說道。

  “啟稟老祖,此位秦前輩,乃是姬柔前幾日傳音,告之老祖的那名答應出手相幫我姬家的秦前輩。至于三叔因何如此,乃是其一再阻擾秦前輩進入我姬家,并且口出不遜之言。秦前輩才一怒之下,將之懲戒。”

  姬柔口齒清楚,將前因后果敘述一遍,但對于秦鳳鳴一擊便將護族大陣破除之事,她卻是有意沒有直言說出。而是低聲傳音了過去。

  就在姬柔說話之時,山谷之內卻是又飛行出來數十名修士,這些修士當前十數人是筑基修為,后面卻都是聚氣期修士。

  如此水平的修仙家族,如果放到修煉水平低下的衢州,絕對算上是一超級大族,但在元豐帝國之內,卻只能算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而已。

  目視秦鳳鳴,姬家老祖目光陰沉,少頃之后,卻是開口道:“秦道友,你能答應來我姬家助拳,此卻是我姬家之福,但你一來,就將我姬家之人廢除修為,此卻是顯得有些過了。”

  “呵呵,過了嗎?秦某卻是還沒有覺得,區區一名筑基修士,就敢辱罵秦某,沒有當場斬殺,就已然給了姬家面子,既然道友說過了,那秦某為了公平,就將此事做的過些吧。”

  秦鳳鳴說著,一道清焛劍氣便自手中飛出,直向癱倒在地的姬康急斬而去。

  “道友不可……”

  姬家老祖也未能想到,面前成丹青年修士竟然如此膽大,在自己與十幾名筑基修士面前,還如此強勢,竟出手想滅殺倒地的姬康。

  隨著姬家老祖的話音,他也是抬手激射出一道劍氣,想以此來阻擋秦鳳鳴。

  但讓姬家老祖驚詫的是,自己的那道靈力劍氣,與對方觸碰之下,立即便消散不見,而對方劍氣卻是未有絲毫損耗。依舊直擊向倒地的姬康而去。

  僅此一擊,就可看出,對面青年修士的手段卻是驚人之極。

  “啊”一聲慘呼聲響起,一顆頭顱便掉落在了石地之上。

  “秦道友,你真是欺人太甚,難道欺我姬家好欺不成?”

  見到此景的姬家老祖須發皆張,雙目冰冷以極,怒視秦鳳鳴,斷然喝道。

  姬柔陡然見此,嬌美容顏之上也是大驚失色,她也不知,因何平時極為和善的青年修士,竟會突施如此辣手。

  對于姬康身死,姬柔心中卻是依稀有所明悟,當時她曾經傳音說過,姬康卻是與此時身為姬家之主的她父一向不合,對于那三名外來修士,也是大為招攬。

  “哈哈哈,秦某倒是沒感覺到有何欺人之處,想我堂堂莽皇山少主,一名區區筑基修士竟然敢當面辱罵本少主,正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出手將之滅殺,也是無可厚非之事,否則傳將出去,定然會讓同道以為本少主好欺。”

  秦鳳鳴此言一出,在場聚氣期修士并未感到什么異樣,但姬家老祖與十數名筑基修士,卻是面色同時大變,均露出了震驚之色。莽皇山少主,如此大人物,可是他們姬家眾人一輩子也難以見到的事情。

  雖然姬家老祖不常外出,但修仙界中之事,自是有姬家專門之人搜集,并不時傳遞回姬家。對于莽皇山少主,他們數十年前,就已然有所耳聞。知道莽皇山的五位大修士,共同收錄了一名弟子,并被列為了莽皇山少主。

  他們誰也未曾想到,面前的這名青年修士,就是修仙界中鼎鼎大名的莽皇山的少主秦鳳鳴。

  此番秦鳳鳴此如此高調出手,也是有其打算。一是剛才姬康所言,卻是讓他想出手滅殺;另外一事,就是為了姬柔著想。雖然僅僅接觸了數日,他卻是感覺,姬柔小丫頭卻是一名招人喜愛之人。

  姬康身為姬家之人,竟然與外人勾結,此讓秦鳳鳴見了,就看著不爽以極。為了剝除后患,秦鳳鳴才不惜Lang費一張珍惜無比的破山符。

  再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秦鳳鳴也想以此舉,給姬家當頭一棒,讓其以后在冰曜晶石的事情之上,不敢耍什么手段。

  “道友是莽皇山少主,但不知可有什么憑證?”

  看著面前二十多歲的青年修士,姬家老祖面上神色依舊陰沉。

  “呵呵呵,憑證?此是秦某的莽皇山少主令牌,人在牌在,人亡牌碎,僅此一塊,絕對無人可以仿制。”

  聽聞姬家老祖言語,秦鳳鳴卻是毫不在意,揮手之下,便將少主令牌激射向了其面前。

  望著手中古樸的令牌,姬家老祖卻是容顏一震,此面令牌之上,卻是閃現著一層若隱若現的光芒,并且在那光芒之內,令牌之上的符文似乎活了一般,在光芒之內緩慢游走。

  以姬家老祖煉器造詣,自是看出,此面令牌卻是出自宗師之手,里面所蘊含的符咒,就是外人稍微掃視,也會感覺玄妙非常。如此玄妙之物,卻不是可以隨便仿冒之物。

  “原來真是少主到了,恕老朽眼拙,有失禮之處,還望多加海涵。老朽代表姬家上下,歡迎秦少主光臨我姬家。”

  恭敬的將令牌遞還給秦鳳鳴,姬家老祖卻是面色一變,象是換了一個人一般,客氣非常的邀請秦鳳鳴進入姬家。對于姬康之死,他似乎已然忘記了。

  此非是姬家老祖沒有氣節,實在是姬家與莽皇山相比,確實顯得太過渺小,太過微不足道了。此如同一名剛出生的嬰兒,與一名成年壯漢相比一般。

  “姬道友言重了,秦某能有幸到姬家一行,也分感榮幸。”

  抱拳拱手之下,秦鳳鳴卻是毫無遲疑,在姬家老者陪同之下,向著山谷之內飛去。

  此時的漂亮丫頭姬柔,用手使勁掐了一下自己手臂,才自如夢方醒,心中之激動,已然難以壓制,原來自己所邀請的這名成丹修士,竟然是就是鼎鼎大名的莽皇山少主。

  此種之事,就是打著燈籠,也無處尋找的。

  經此一事,整個姬家上下,都因能請到莽皇山少主親臨姬家,而感到面上有光。就是姬柔在姬家的地位,卻也是水漲船高。能與莽皇山少主扯上關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姬家眾人看看躺倒在地的姬康尸體,也只是紛紛輕嘆一聲,吩咐弟子收斂了事,就是該有的祭拜之事,也無人再提及。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