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一章 療傷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離姑娘,既然到了此時,在下也就不再隱瞞姑娘了,此幅容貌,卻不是在下真容,在下也不姓段,乃是姓秦,名鳳鳴。”

  稍事思慮之下,秦鳳鳴還是將實情道出,身形一轉,再轉回之時,已然恢復了本來面目。

  看著面前年輕無比的容顏,離凝登時為之一呆。雖然面前之人容貌并非極為英俊,但年歲卻是僅有二十多歲而已。如此年輕就進階到了成丹境界,此在離凝認識的修士之中,還是第一次見到。

  “前輩姓秦,名鳳鳴,難道前輩是莽皇山少主秦鳳鳴?”

  看著面前年輕修士,離凝頭腦急轉之下,卻是不由驚呼出口。

  “哦,原來離姑娘也聽聞過秦某之名,不錯,秦某確實是莽皇山少主。”

  既然已經恢復真容,秦鳳鳴自是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

  聽到面前青年修士直言承認,離凝心中卻是難以平靜。

  雖然離凝此時年歲看上去僅有十六七歲,但其真實年紀,卻也有了六七十歲,數十年前,莽皇山的拜師大典,她自是也有所聞,雖未親自所見,但秦鳳鳴之名,她卻是記在了耳中。

  此時聽聞對面青年就是堂堂的莽皇山少主,她也不由有些呆愣在了當場。

  莽皇山勢力之龐大,自不是飛蝗盟可以比擬,難怪對面修士能夠面對兩名高過自己甚多的成丹頂峰修士,還鎮定自若,更是出手就將對方滅殺在了面前。

  原來其本身是莽皇山少主。莽皇山之內雜學甚多,以其少主至尊,定然身有眾多其師尊贈與的寶物。能夠越階挑戰,也就不再有多驚詫了。

  于此同時,離凝卻是想到了其自身傷病,憑借莽皇山的底蘊,將自身傷病治愈,也是大有可能之事。更有甚的是,如果終身侍奉面前青年修士,對于她來說,卻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歸宿。

  看著面前嬌美少女的表情,秦鳳鳴卻是知曉其心中所想,面上微微一笑道:“離姑娘,原來在飛蝗盟之內,秦某對姑娘體內傷病僅是稍微探視,此時如姑娘不忌,秦某卻是想再看看姑娘之病。”

  聽聞面前修士之言,離凝也是一驚,自思緒之中清醒過來。蒼白的面容之上,卻是顯現出了一絲殷紅之色。讓其本來就嬌美以極的容顏,顯得更加動人以極。就是對面端坐的秦鳳鳴,心中也是一蕩。

  “秦前輩,實不相瞞,晚輩傷病,卻是因陰陽不合所致,當初一位修仙界的藥石大師曾經為離凝診治,言說此種病痛,藥石已然難以治愈,除非是有一名體內五屬性靈力均衡之人出手,才有可能修繕離凝體內經脈。”

  說道此處的離凝,面色卻是落寞以極,五屬性靈力之人,別說是她,就是其義父與飛蝗盟的兩位大修士,也從未有過聽聞。身具五屬性靈力均衡之人,此除非是一五屬性靈根的凡人修煉有成。

  所以,雖然知曉離凝是鳳鸝之體,但飛蝗盟也未如何竭力醫治的原因所在。

  “五屬性靈力之人可治愈姑娘此病癥?”

  聽聞此言的秦鳳鳴心中卻是猛然一驚,注視面前少女片刻,面容不由露出了笑容。難怪當初在飛蝗盟之時,其體內五種靈力探視離凝身體之時,李姓女修曾言說,見到一些異象發生。

  “哈哈哈,離姑娘的病痛,秦某卻是有幾分把握一試,雖然秦某不是五屬性之人,但卻是有辦法通過秘術,補足五屬性靈力。”

  “前輩有所不知,此五屬性卻非是簡單湊齊就能有功效,此卻是修士一人體內修煉之物,如果有其他之人相幫,卻是沒有絲毫效果。因為離凝的義父早已試驗了數次。”

  聽到秦鳳鳴此言,離凝卻是沒有絲毫喜色,而是平靜的說道。

  秦鳳鳴也不搭話,身形一動,便到了離凝近前,盤膝坐于石地之上,雙手伸出,分別握住離凝的兩只皓腕。雙眼微閉,體內靈力便自慢慢向著離凝體內渡去。

  見面前青年修士如此,離凝自是不敢違逆,全身放松,神念謹守靈臺三寸之地,然后慢慢沉入了空明之境。

  隨著秦鳳鳴體內靈力的緩慢進入,離凝只感覺身體為之一輕,原來在飛蝗盟洞室之內的那種舒暢感覺重新出現在了其身體之內。

  感應至此的離凝,心中不敢有絲毫異動,身心完全松弛,慢慢沉浸在了此種奇異玄妙的感覺之內,不再有絲毫其他感覺。

  此時的秦鳳鳴,并未僅僅單純的將自身靈力渡入離凝體內,而是通過那絲絲靈力,體內卻是開始運轉玄微上清訣中的一種療傷秘術,極為小心謹慎的對離凝體內紊亂的經脈予以梳理。

  如果有人此時在秦鳳鳴二人身側,定然會被面前異象驚呆。

  此時秦鳳鳴與離凝二人身體之外,卻是有一個五彩斑斕的能量光球在急速旋轉不已。隨著五彩光球的旋轉不止,道道五彩能量自秦鳳鳴體內涌出,直接進入到了對面而坐的離凝體內。

  端坐不動的離凝此時,其身軀之外,更是有一層極為蘊藍的光團包裹,看上去顯得深遠以極。

  在五彩能量進入到蘊藍光團之時,仿若水乳交融一般,毫無波瀾興起,仿佛兩者本就是一體一般。

  此時秦鳳鳴雙手之內,卻已然不再向離凝體內渡入絲毫靈力,而卻是再不斷自離凝體內吸收起靈力。如此詭異之事,卻是在二人毫無所查的情形之下進行的。

  如果秦鳳鳴知曉此時狀態,定然會驚的極力掙脫。

  離凝此時可是傷病之身,如將其體內靈力吸出,勢必會讓她傷上加傷,病上加病。就是再膽大妄為之人,也不敢如此施為。

  好在此一過程,當事二人均是毫無所知。

  此一過程一持續,就是兩日兩夜之久。在此時間之內,秦鳳鳴與離凝二人卻是未曾移動分毫,二人均都沉浸在了一種極為奇異的感覺之中無法自拔。

  當秦鳳鳴再次睜開雙目,撤離手掌之時,他體內的靈力,卻是已然損耗了近半之數。此一經感覺,卻是讓他也是心中驚異不已。

  要知道,他體內的靈力之深厚,就是比起化嬰修士,也是不遑多讓之事。僅僅兩日時間,就損耗了如此多靈力,此種之事,可是秦鳳鳴從未曾想到過的。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