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零九章 輕松擒敵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去到,搜一下《》,百煉吧需要你的支持。

  此時的秦鳳鳴,與兩名成丹頂峰對峙,卻是已然沒有了絲毫畏懼之意。就算其二人有逆天手段,他順利逃離,卻是絕無問題之事。

  此并非是秦鳳鳴狂妄自大,他數年以來,已然斬殺數十名成丹頂峰修士,憑借強大的煉尸與威力強大的符箓,只要心存輕視之心的成丹修士,沒有一人是他一合之將。

  雖然飛蝗盟的房姓修士聽聞對方言語心中略有驚愣,但面對一名成丹初期修士,他滿臉之上還是瞧不起的神情。

  如是對普通修士而言,境界相差數個境界,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取勝對方,就是能否逃的性命,也是千難萬難之事。

  但其對面的秦鳳鳴,卻是不是普通修士,就在房姓修士對秦鳳鳴言語不屑之時,卻是陡然發現,一道烏芒包裹一物向自己激射而來。其速度極快,眨眼便激射到了面前五六十丈之地。

  爭斗經驗極為豐富的房姓修士見此,驚愣之下,口一張,一道藍芒便自其口中飛出,迎風便化成一十幾丈長的巨大兵刃,急速向著那團烏芒劈開而去。

  那藍色巨刃威壓驚天,似乎有開山裂石之威。

  “砰”

  一聲巨響,那巨大藍色兵刃便劈砍在了那團烏芒之上,隨著此巨撞之聲,那道烏芒包裹的巨型之物卻是停將了下來。

  看著面前高大人形之物,就是見多識廣的房姓修士,心中也是驚恐不已。

  以他見識,自是一眼就看出,面前高大之物非是旁物,正是一具煉尸無疑。但讓人愕然的是,此煉尸的境界,竟然已經達到了修士成丹頂峰修為。

  房姓修士更是清楚看到,剛才自己本命法寶全力一擊,此高大煉尸僅是用其一只黑芒包裹的巨大拳頭硬抗了下來。如此恐怖之事發生面前,讓房姓修士登時有種后背冷風直冒之感。

  “哼”

  就在房姓修士心中大感難以理解之時,面前的高大煉尸口中卻是發出了一聲冷哼,隨著此冷哼之音,房姓修士只感覺一道震撼心魄的音波卻是激射進了體內。

  還未來得及有所警覺,房姓修士只感覺體內神識登時為之滯,幾乎魂魄都為之禁錮了一般,整個人登時如同癡呆一樣,停頓在了當場。

  就在高大煉尸發出冷哼之時,十道烏黑的電芒也已然自其雙手之中飛出。

  五六十丈之距,可謂轉瞬就到。房姓修士本就輕敵在先,自其露面,就無祭出任何防御寶物防身。其身外的護體靈光在在那十道烏黑閃電攻擊之下,頓時分崩離析,消散與無形。

  “噗、噗、噗”

  數聲肉身貫穿之音響起,一具尸體便自空中掉落進了下方的山林之內。

  “啊,不好。”

  在秦鳳鳴施展祭出煉尸,施展神通,將房姓修士滅殺當場之時,站立在數十丈外的飛蝗盟另外一名修士卻是看的真真切切。一見之下,他仿佛見了鬼一般,心中驚恐已然無以復加。

  對面修士明明是一名成丹初期修士,此時竟然操縱一具成丹頂峰煉尸眨眼間便將其同伴滅殺。如不是他親眼所見,定然會認為白日見鬼。如此不合情理之事展現面前,讓活了四百多年的王姓修士登時目瞪口呆在了當場。

  對于剛才那高大煉尸的出手,王姓修士卻是未能看出分毫,事情發展的太過突然,幾乎在眨眼之間便已然發生。

  此時他心中卻是生出了一種驚恐念頭:“難道對面這名成丹初期修士,乃是一名化嬰修士假扮的不成?”

  此想法一經出現,卻是立即便占據了他頭腦,越想越是可能。

  一念至此,王姓修士心中恐懼大起,身形一轉,循光一起,便想向來時方向逃循而去。

  就在他剛剛轉過身形之時,卻是發現,他身后數十丈處,已然有兩只龐大的妖獸將其退路完全阻擋。此時兩只巨大妖獸正目露兇光的緊緊注視著他。

  待看清此兩只妖獸等階之后,王姓修士登時如同墜入到了冰窟之中,渾身冰冷以極。此兩只妖獸,竟均是五級妖獸。

  如在其他之處與此兩只妖獸相遇,王姓修士自是不會有何擔心,但此時卻是不同,那高大煉尸在滅殺了他同伴之后,此時已然向他逼近而來。

  欲將面前兩只五級妖獸斬殺,憑其此時手段,卻非是短時可以做到之事。

  “前輩誤會,我等蒙蔽雙眼,請前輩看在飛蝗盟面上,饒晚輩一命吧。”

  到了此時,王姓修士已然斷定,那名成丹初期修士,卻是一名化嬰修士無假,否則絕不可能隨手就驅動一具成丹頂峰煉尸與兩只五級靈獸。

  “哈哈哈,段某本不想出手,是你等欺我而已,你同伴已然在奈何橋畔相候,你還是快去與他團聚吧。”

  秦鳳鳴此時面色風輕云淡,毫無波瀾,面對斬殺一名成丹頂峰修士,他已然沒有了絲毫興奮之意。

  但其身后的離凝,卻是大張櫻口,玉手撫唇,秀目呆視面前情景,整個嬌軀都變得有些僵硬了。

  離凝此時雖然境界有限,無法看清面前修士的修為,但她心中卻是知曉,面前之人,卻絕對不是化嬰修士。因為自對方身上威壓判斷,與那些化嬰老怪的所展露出威壓天差地別,此人確確實實是一名成丹修士無疑。

  一名同階修士,且相差幾個小境界的修士,能夠眨眼就將一名高過自己的修士滅殺,此在離凝印象之中,卻是極難搜尋到。

  在離凝驚詫目光注視之下,秦鳳鳴已然神念催動,高大煉尸與兩只靈獸向著王姓修士飛撲而去。

  可憐堂堂王姓成丹頂峰修士,在煉尸與兩只靈獸的共同攻擊之下,也僅僅堅持了竹香時間不到,便被高大煉尸擊碎了光盾,將其體內金丹掏出,吞入了肚腹之中。

  其精血肉身卻是統統當成了兩只靈獸的口中餐。

  看著面前血腥場面,秦鳳鳴身后的離凝胸口一陣起伏,一股胸悶之氣直沖頂梁。如不是她極力壓制,定然會嘔吐不止。

  將兩名飛蝗盟修士的身上之物搜刮一空,抬手祭出了兩道火彈,將二人殘尸焚毀。接著收起煉尸與靈獸,駕馭白疾舟,秦鳳鳴二人便消失在了茫茫群巒之中了。

  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去到,搜一下《》,百煉吧需要你的支持。

  此時的秦鳳鳴,與兩名成丹頂峰對峙,卻是已然沒有了絲毫畏懼之意。就算其二人有逆天手段,他順利逃離,卻是絕無問題之事。

  此并非是秦鳳鳴狂妄自大,他數年以來,已然斬殺數十名成丹頂峰修士,憑借強大的煉尸與威力強大的符箓,只要心存輕視之心的成丹修士,沒有一人是他一合之將。

  雖然飛蝗盟的房姓修士聽聞對方言語心中略有驚愣,但面對一名成丹初期修士,他滿臉之上還是瞧不起的神情。

  如是對普通修士而言,境界相差數個境界,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取勝對方,就是能否逃的性命,也是千難萬難之事。

  但其對面的秦鳳鳴,卻是不是普通修士,就在房姓修士對秦鳳鳴言語不屑之時,卻是陡然發現,一道烏芒包裹一物向自己激射而來。其速度極快,眨眼便激射到了面前五六十丈之地。

  爭斗經驗極為豐富的房姓修士見此,驚愣之下,口一張,一道藍芒便自其口中飛出,迎風便化成一十幾丈長的巨大兵刃,急速向著那團烏芒劈開而去。

  那藍色巨刃威壓驚天,似乎有開山裂石之威。

  “砰”

  一聲巨響,那巨大藍色兵刃便劈砍在了那團烏芒之上,隨著此巨撞之聲,那道烏芒包裹的巨型之物卻是停將了下來。

  看著面前高大人形之物,就是見多識廣的房姓修士,心中也是驚恐不已。

  以他見識,自是一眼就看出,面前高大之物非是旁物,正是一具煉尸無疑。但讓人愕然的是,此煉尸的境界,竟然已經達到了修士成丹頂峰修為。

  房姓修士更是清楚看到,剛才自己本命法寶全力一擊,此高大煉尸僅是用其一只黑芒包裹的巨大拳頭硬抗了下來。如此恐怖之事發生面前,讓房姓修士登時有種后背冷風直冒之感。

  “哼”

  就在房姓修士心中大感難以理解之時,面前的高大煉尸口中卻是發出了一聲冷哼,隨著此冷哼之音,房姓修士只感覺一道震撼心魄的音波卻是激射進了體內。

  還未來得及有所警覺,房姓修士只感覺體內神識登時為之滯,幾乎魂魄都為之禁錮了一般,整個人登時如同癡呆一樣,停頓在了當場。

  就在高大煉尸發出冷哼之時,十道烏黑的電芒也已然自其雙手之中飛出。

  五六十丈之距,可謂轉瞬就到。房姓修士本就輕敵在先,自其露面,就無祭出任何防御寶物防身。其身外的護體靈光在在那十道烏黑閃電攻擊之下,頓時分崩離析,消散與無形。

  “噗、噗、噗”

  數聲肉身貫穿之音響起,一具尸體便自空中掉落進了下方的山林之內。

  “啊,不好。”

  在秦鳳鳴施展祭出煉尸,施展神通,將房姓修士滅殺當場之時,站立在數十丈外的飛蝗盟另外一名修士卻是看的真真切切。一見之下,他仿佛見了鬼一般,心中驚恐已然無以復加。

  對面修士明明是一名成丹初期修士,此時竟然操縱一具成丹頂峰煉尸眨眼間便將其同伴滅殺。如不是他親眼所見,定然會認為白日見鬼。如此不合情理之事展現面前,讓活了四百多年的王姓修士登時目瞪口呆在了當場。

  對于剛才那高大煉尸的出手,王姓修士卻是未能看出分毫,事情發展的太過突然,幾乎在眨眼之間便已然發生。

  此時他心中卻是生出了一種驚恐念頭:“難道對面這名成丹初期修士,乃是一名化嬰修士假扮的不成?”

  此想法一經出現,卻是立即便占據了他頭腦,越想越是可能。

  一念至此,王姓修士心中恐懼大起,身形一轉,循光一起,便想向來時方向逃循而去。

  就在他剛剛轉過身形之時,卻是發現,他身后數十丈處,已然有兩只龐大的妖獸將其退路完全阻擋。此時兩只巨大妖獸正目露兇光的緊緊注視著他。

  待看清此兩只妖獸等階之后,王姓修士登時如同墜入到了冰窟之中,渾身冰冷以極。此兩只妖獸,竟均是五級妖獸。

  如在其他之處與此兩只妖獸相遇,王姓修士自是不會有何擔心,但此時卻是不同,那高大煉尸在滅殺了他同伴之后,此時已然向他逼近而來。

  欲將面前兩只五級妖獸斬殺,憑其此時手段,卻非是短時可以做到之事。

  “前輩誤會,我等蒙蔽雙眼,請前輩看在飛蝗盟面上,饒晚輩一命吧。”

  到了此時,王姓修士已然斷定,那名成丹初期修士,卻是一名化嬰修士無假,否則絕不可能隨手就驅動一具成丹頂峰煉尸與兩只五級靈獸。

  “哈哈哈,段某本不想出手,是你等欺我而已,你同伴已然在奈何橋畔相候,你還是快去與他團聚吧。”

  秦鳳鳴此時面色風輕云淡,毫無波瀾,面對斬殺一名成丹頂峰修士,他已然沒有了絲毫興奮之意。

  但其身后的離凝,卻是大張櫻口,玉手撫唇,秀目呆視面前情景,整個嬌軀都變得有些僵硬了。

  離凝此時雖然境界有限,無法看清面前修士的修為,但她心中卻是知曉,面前之人,卻絕對不是化嬰修士。因為自對方身上威壓判斷,與那些化嬰老怪的所展露出威壓天差地別,此人確確實實是一名成丹修士無疑。

  一名同階修士,且相差幾個小境界的修士,能夠眨眼就將一名高過自己的修士滅殺,此在離凝印象之中,卻是極難搜尋到。

  在離凝驚詫目光注視之下,秦鳳鳴已然神念催動,高大煉尸與兩只靈獸向著王姓修士飛撲而去。

  可憐堂堂王姓成丹頂峰修士,在煉尸與兩只靈獸的共同攻擊之下,也僅僅堅持了竹香時間不到,便被高大煉尸擊碎了光盾,將其體內金丹掏出,吞入了肚腹之中。

  其精血肉身卻是統統當成了兩只靈獸的口中餐。

  看著面前血腥場面,秦鳳鳴身后的離凝胸口一陣起伏,一股胸悶之氣直沖頂梁。如不是她極力壓制,定然會嘔吐不止。

  將兩名飛蝗盟修士的身上之物搜刮一空,抬手祭出了兩道火彈,將二人殘尸焚毀。接著收起煉尸與靈獸,駕馭白疾舟,秦鳳鳴二人便消失在了茫茫群巒之中了。《》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