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八章 狡詐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雙方經此接觸,便讓翟姓老者心中一驚,對面黑煞島修士,卻是戰力不俗。

  黑煞島修士雖然地處海外,但其卻是常年與海中妖獸爭斗,其爭斗經驗也是豐富以極。要想將對方戰勝,卻也是非容易之事。

  不過到了此時,雙方自是不會有住手可能,在那株表象極為不凡的靈果面前,眾人誰也不會退讓分毫。

  此時,唯一一名未動手的修士,就是天明老僧。站立眾人一側,注視著面前十四名修士爭斗一起。天明老僧心中卻也是略有一絲不安。

  對于黑煞島修士,他雖未曾見過其出手,但修仙界中所流傳之事眾多,對于那妖煞訣,卻是推崇備至。要想將對方戰勝甚至滅殺,絕對是極為困難之事。

  雙方均是急茬,均想將對方急速滅殺,故此一上來,雖然未曾施展最為厲害的手段,但各自威力最為強大的法寶,卻是紛紛展露而出。巨大的撞擊之音響徹在天地之間。

  頓時之間,方圓數里之內,巨大能量波動四溢,空中更是烏煙瘴氣以極。

  如此大的動靜,就是身處數十里之外,也定然有所耳聞。

  此時已然躲避離開的秦鳳鳴,已然迂回到了另一側,他一聽聞雙方將要動手,便立即躲避了開去。要知道,修士爭斗,卻是波及范圍極大。他可不想卷入其中,成為眾人攻擊目標。

  秦鳳鳴此時躲避之處,卻是在眾人爭斗的另一方,中間五六十丈之處,便是那株靈果生長之地。

  此時,秦鳳鳴卻是強自壓服著心中欲要動身,想先去到那株靈果之處采摘的念頭。他心中卻是知曉,雖然此時眾人均是在拼力爭斗,但青冥宗與梵音寺眾人,卻是均都時刻注意著那株靈果無疑。

  只要有人接近那株靈果近前,勢必會遭到眾人合力擊殺。面對數名成丹頂峰修士的憤怒一擊,秦鳳鳴自信,就是丁甲符,也難以將之抵御。

  雖然自己有成丹期傀儡與煉尸,且均是防御力驚人以極。但秦鳳鳴卻是不想冒險嘗試。要知道,此兩物,均是他今后闖蕩修仙界的保命底牌,在不到萬不得已之時,他卻是不愿將之祭出。

  同時,還有一事,也讓秦鳳鳴不敢妄動,那就是那名名為天明的老僧。

  此時天明僧人,雖然未參與眾人爭斗,但其卻是雙手合實,渾身被一層淡金色光芒所覆蓋,整個人顯得卻是寶相莊嚴無比。

  雖秦鳳鳴不知此老僧因何如此,但其卻是篤定,此老僧,卻是在施展一種極為強大的秘術無疑。并且其注意力,卻是大部在那株靈果處無疑。

  在此種情形之下,秦鳳鳴在未能弄明虛實的情形之下,自是更加不敢隨意出手分毫了。

  此時的爭斗現場,經過了開始的短時相互僵持,卻是有三處已然有一方明顯處在了下風,雖然不至立即就分出勝負,但如無其他情形出現,卻是定然會有一方敗北無疑。

  此三處方位,其中卻是有兩處是黑煞島修士略顯不敵之態,另一處,就是一名青冥宗修士與那汪姓老者的爭斗。

  雖然見到自己一方有兩名修士略有不敵顯露,但黑煞島汪姓老者卻是并未有絲毫著急之色,顯得成竹在胸一般。依舊是不緊不慢的驅動自己的法寶,全力攻擊對面站立的那名青冥宗之人。

  但此時的青冥宗翟姓修士,卻是心中焦急無比,雖然他所面對的一名黑煞島修士此時已然被其用本命法寶與兩件師尊賜予的古寶壓制在了下風。但其與黑煞島領頭之人爭斗的師弟,卻是明顯有了不敵之態。

  在對方還未施展出最強戰力之時,就身處在下風,照此種情形發展,其同宗之人,勢必要隕落在那汪姓老者手下無疑。

  見到此處,翟姓老者卻是面色大急,冷然傳聲天明僧人道:“天明大師,欲想將對面黑煞島修士誅除,卻是需我等同力才可,在此之時,卻是不要有什么單打獨斗之慮,大師還是及早出手的好。”

  “阿彌陀佛,翟施主卻是所言極是,老僧這就出手,相助道友將與你對戰之人滅殺。”

  聽到傳音,天明老僧心中雖略有躊躇,但還是傳音說道。

  此時他也已然看出,直到此時,雖然黑煞島修士依舊未曾施展出那傳說中的妖煞訣,但就已然可以與其兩宗修士相抗衡且不落下風。

  如不趁此機會滅殺對方數人,等真到了對方施展出那種可以讓成丹頂峰修士有與化嬰修士一戰的實力的秘術之時,就是自己四名僧侶可以在秘術配合之下,能施展出可以威脅化嬰修士攻擊威力的秘術,也將難以討得絲毫便宜。

  想到此處,天明自是立即便同意了翟姓老者之言。

  身形一晃之下,天明老僧便與翟姓老者站立在一起,在口誦佛號聲中,其張口之下,一件金光閃閃的禪杖便自其口中一飛而出。金光閃現之下,登時變為十多丈之長,巨大威能展現之下,向著本就岌岌可危的黑煞島修士擊去。

  一見那名一直盤坐的老僧也自起身,對面正與翟姓老者爭斗的黑煞島之人登時面色變得難看以極,剛才獨自面對青冥宗修士之時,僅憑法寶之利,他就已然處在了下風,此時再增加一名成丹頂峰的和尚,他就更加難支撐。

  “哼,你等卻是欺人太甚以極,竟然不講規矩,以兩人之力攻擊老夫,那就說不得了,老夫就是拼著損耗修為,也必施展秘術將你二人擊殺在此。”

  此名黑煞島修士面露猙獰之色,冷然冷哼一聲,陰冷以極的說道。

  隨著其話音,只見其渾身登時冒出了一層烏黑之氣,眨眼時間未到,便將其身軀包裹在了其中。接著一股就是翟姓老者見了,都感到一陣驚心的威壓在那黑霧之中噴涌而出,迅疾以極的向著四下席卷而去。

  “不好,那黑煞島修士欲要施展那妖煞訣,速速將之打斷。”

  見到對方所展露出的如此異象,翟姓老者心中也是大驚,急忙開口說道。

  隨著其話音,他雙手掐訣,早已在其手中盤旋不止的一渾黃光球便急速飛出,向著那名正自施術的黑煞島修士飛去。

  此渾黃光球,卻是翟姓老者自爭斗之始,便自祭出,而隱藏在其衣袖之中,以作預防攻擊之用的一秘術。其本意是防備天明老僧趁眾人爭斗之時,而搶先去采摘那靈果的后備手段。

  此時面見對方竟然要施展那威能極為巨大的妖煞訣,翟姓老自是不能再藏奸分毫了。

  雙方經此接觸,便讓翟姓老者心中一驚,對面黑煞島修士,卻是戰力不俗。

  黑煞島修士雖然地處海外,但其卻是常年與海中妖獸爭斗,其爭斗經驗也是豐富以極。要想將對方戰勝,卻也是非容易之事。

  不過到了此時,雙方自是不會有住手可能,在那株表象極為不凡的靈果面前,眾人誰也不會退讓分毫。

  此時,唯一一名未動手的修士,就是天明老僧。站立眾人一側,注視著面前十四名修士爭斗一起。天明老僧心中卻也是略有一絲不安。

  對于黑煞島修士,他雖未曾見過其出手,但修仙界中所流傳之事眾多,對于那妖煞訣,卻是推崇備至。要想將對方戰勝甚至滅殺,絕對是極為困難之事。

  雙方均是急茬,均想將對方急速滅殺,故此一上來,雖然未曾施展最為厲害的手段,但各自威力最為強大的法寶,卻是紛紛展露而出。巨大的撞擊之音響徹在天地之間。

  頓時之間,方圓數里之內,巨大能量波動四溢,空中更是烏煙瘴氣以極。

  如此大的動靜,就是身處數十里之外,也定然有所耳聞。

  此時已然躲避離開的秦鳳鳴,已然迂回到了另一側,他一聽聞雙方將要動手,便立即躲避了開去。要知道,修士爭斗,卻是波及范圍極大。他可不想卷入其中,成為眾人攻擊目標。

  秦鳳鳴此時躲避之處,卻是在眾人爭斗的另一方,中間五六十丈之處,便是那株靈果生長之地。

  此時,秦鳳鳴卻是強自壓服著心中欲要動身,想先去到那株靈果之處采摘的念頭。他心中卻是知曉,雖然此時眾人均是在拼力爭斗,但青冥宗與梵音寺眾人,卻是均都時刻注意著那株靈果無疑。

  只要有人接近那株靈果近前,勢必會遭到眾人合力擊殺。面對數名成丹頂峰修士的憤怒一擊,秦鳳鳴自信,就是丁甲符,也難以將之抵御。

  雖然自己有成丹期傀儡與煉尸,且均是防御力驚人以極。但秦鳳鳴卻是不想冒險嘗試。要知道,此兩物,均是他今后闖蕩修仙界的保命底牌,在不到萬不得已之時,他卻是不愿將之祭出。

  同時,還有一事,也讓秦鳳鳴不敢妄動,那就是那名名為天明的老僧。

  此時天明僧人,雖然未參與眾人爭斗,但其卻是雙手合實,渾身被一層淡金色光芒所覆蓋,整個人顯得卻是寶相莊嚴無比。

  雖秦鳳鳴不知此老僧因何如此,但其卻是篤定,此老僧,卻是在施展一種極為強大的秘術無疑。并且其注意力,卻是大部在那株靈果處無疑。

  在此種情形之下,秦鳳鳴在未能弄明虛實的情形之下,自是更加不敢隨意出手分毫了。

  此時的爭斗現場,經過了開始的短時相互僵持,卻是有三處已然有一方明顯處在了下風,雖然不至立即就分出勝負,但如無其他情形出現,卻是定然會有一方敗北無疑。

  此三處方位,其中卻是有兩處是黑煞島修士略顯不敵之態,另一處,就是一名青冥宗修士與那汪姓老者的爭斗。

  雖然見到自己一方有兩名修士略有不敵顯露,但黑煞島汪姓老者卻是并未有絲毫著急之色,顯得成竹在胸一般。依舊是不緊不慢的驅動自己的法寶,全力攻擊對面站立的那名青冥宗之人。

  但此時的青冥宗翟姓修士,卻是心中焦急無比,雖然他所面對的一名黑煞島修士此時已然被其用本命法寶與兩件師尊賜予的古寶壓制在了下風。但其與黑煞島領頭之人爭斗的師弟,卻是明顯有了不敵之態。

  在對方還未施展出最強戰力之時,就身處在下風,照此種情形發展,其同宗之人,勢必要隕落在那汪姓老者手下無疑。

  見到此處,翟姓老者卻是面色大急,冷然傳聲天明僧人道:“天明大師,欲想將對面黑煞島修士誅除,卻是需我等同力才可,在此之時,卻是不要有什么單打獨斗之慮,大師還是及早出手的好。”

  “阿彌陀佛,翟施主卻是所言極是,老僧這就出手,相助道友將與你對戰之人滅殺。”

  聽到傳音,天明老僧心中雖略有躊躇,但還是傳音說道。

  此時他也已然看出,直到此時,雖然黑煞島修士依舊未曾施展出那傳說中的妖煞訣,但就已然可以與其兩宗修士相抗衡且不落下風。

  如不趁此機會滅殺對方數人,等真到了對方施展出那種可以讓成丹頂峰修士有與化嬰修士一戰的實力的秘術之時,就是自己四名僧侶可以在秘術配合之下,能施展出可以威脅化嬰修士攻擊威力的秘術,也將難以討得絲毫便宜。

  想到此處,天明自是立即便同意了翟姓老者之言。

  身形一晃之下,天明老僧便與翟姓老者站立在一起,在口誦佛號聲中,其張口之下,一件金光閃閃的禪杖便自其口中一飛而出。金光閃現之下,登時變為十多丈之長,巨大威能展現之下,向著本就岌岌可危的黑煞島修士擊去。

  一見那名一直盤坐的老僧也自起身,對面正與翟姓老者爭斗的黑煞島之人登時面色變得難看以極,剛才獨自面對青冥宗修士之時,僅憑法寶之利,他就已然處在了下風,此時再增加一名成丹頂峰的和尚,他就更加難支撐。

  “哼,你等卻是欺人太甚以極,竟然不講規矩,以兩人之力攻擊老夫,那就說不得了,老夫就是拼著損耗修為,也必施展秘術將你二人擊殺在此。”

  此名黑煞島修士面露猙獰之色,冷然冷哼一聲,陰冷以極的說道。

  隨著其話音,只見其渾身登時冒出了一層烏黑之氣,眨眼時間未到,便將其身軀包裹在了其中。接著一股就是翟姓老者見了,都感到一陣驚心的威壓在那黑霧之中噴涌而出,迅疾以極的向著四下席卷而去。

  “不好,那黑煞島修士欲要施展那妖煞訣,速速將之打斷。”

  見到對方所展露出的如此異象,翟姓老者心中也是大驚,急忙開口說道。

  隨著其話音,他雙手掐訣,早已在其手中盤旋不止的一渾黃光球便急速飛出,向著那名正自施術的黑煞島修士飛去。

  此渾黃光球,卻是翟姓老者自爭斗之始,便自祭出,而隱藏在其衣袖之中,以作預防攻擊之用的一秘術。其本意是防備天明老僧趁眾人爭斗之時,而搶先去采摘那靈果的后備手段。

  此時面見對方竟然要施展那威能極為巨大的妖煞訣,翟姓老自是不能再藏奸分毫了。《》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