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四章 無奈認輸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就在秦鳳鳴施展手段攻擊之前,在場數十名筑基期修士,除了蕭勁軒叔侄外,可以說并無一人相信,場中站立的魏姓修士能將方姓老者擊敗。

  就是魏姓中年人有何種秘術在身,方姓老者憑借那驚人的秘術,與其周旋一二,還是能夠做到。

  但隨著中年人話音,展現在眾人面前的,卻是一番難以解說的景象。

  魏姓中年人竟然絲毫秘術也未施展,而是抖手將數以數百計的低階符箓火彈符祭了出去。

  就是此在筑基修士眼中毫無用處的火彈符,其所展現出的攻擊效果,卻是讓在場所有修士均是心中震撼不已。

  因為憑借修士神識,自是在秦鳳鳴火彈飛出之時,眾人就已然發覺,此種火彈雖然外形與普通火彈符所展現的狀態極為相似,但其所蘊含的能量卻是大了數倍不止。

  單一火彈攻擊,與一件靈器攻擊威力竟然不相上下。

  此一察覺,在場眾筑基修士頓時心中震驚飛常,如果是自己面對此種攻擊,絕對無辦法將之破除,出了隕落一途,絕無第二條路可走。

  身為攻擊對象的方姓老者,見對方祭出數百火彈,心中開始之時雖然震驚,但并未如何瞧在其眼中。

  在高速旋轉的自己靈器面前,此些初級低階符箓,完全可以硬接下來。

  但當其發覺對方所祭出的火彈威能奇大無比之時,面容卻是陡然一變。此時其才發覺,對方所祭出的火彈,每只均有靈器攻擊的威力。

  此一發覺,其心中卻是驚恐萬狀,數以百計相當于靈器攻擊的火彈一同攻擊身外靈器,就是此靈器再堅韌數倍,也難以承受。

  就在此間不容發之際,其卻是再次將其秘術施展而出,一個兩三丈高的巨大掌印瞬間激發,迎著蜂擁而來的火彈拍擊而去。

  巨大手掌印瞬間便與第一批火彈相遇在了一起,隨著‘轟’一聲巨響響起,威能巨大的彩色掌印登時被數以百計的火彈擊中,雙方同時爆發出耀眼光芒,閃爍之下,同時消散在了方姓老者面前。

  就在老者無比震驚的目光注視之下,接踵而至的第二波數以百計的火彈卻是已然攻擊在了其身前巨大圓球之上。

  轟鳴之音接著響起,其自以為堅韌無比的圓球靈器,登時在巨大爆炸之下分崩離析,碎裂開來。

  最后的十余枚火彈卻是毫無阻擋的直奔其面門而來。

  見到此處的方姓老者腦海之中頓時一片空白,隕落距離如此之近,讓其失去任何手段防御,面色慘白的呆瞪雙目,已然沒有了絲毫動作。

  就在眾火彈開始飛離秦鳳鳴手之時,站在比武場邊緣處的蕭姓老者卻是陡然消失不見,殘影一晃的就向方姓老者處激射而去。

  其在眾火彈現身之時,就已然判斷出,方姓老者絕難抵擋住此一擊。

  在蕭姓老者移動身形之時,其本命法寶也已然飛出,向著方姓老者處疾飛而至,想為其接下此一擊。

  但其距離二人極遠,雖然其見機迅速,但依舊慢于秦鳳鳴的數百火彈。

  蕭姓老者的法寶還未飛到近前,兩聲轟鳴之音已然響起,同時剩余火彈也已然飛近了方姓老者面前。

  “啊,不好。”

  飛行之中的蕭姓老者大叫一聲,就在其以為此次方姓修士難以存活之時,卻只見那十余枚火彈在距離方姓老者身前三尺之處,卻是陡然停滯不前。仿若有一道罩壁將其阻擋一般。

  如此神奇的一幕出現,就是飛行中的蕭姓老者,也是大瞪雙目,露出難以相信之色。

  面對此幕,其卻是深知,此絕不是方姓老者所為,定然是此露面之后,一直面帶笑容的中年修士有意為之。

  能將火彈控制在如此玄妙境界,就是身為成丹修士的蕭姓老者也是大為佩服。

  眾所周知,低級初階符箓成功激發后,便不再受控制,其只是一直向前,觸碰到前方之物為止。

  但面前中年修士竟然能讓十數枚火彈驟然停滯,此種控制手法,就是身為成丹修士的蕭姓老者自己都大感詫異。

  見方姓老者沒有危險,蕭家老祖神念一動,已然將自己法寶收回。

  “呵呵,方道友請了,魏某一招不慎,將道友靈器損毀,實在是非魏某所愿,開始之時魏某就有名言,只要魏某手段一出,道友靈器定然難以保全,此時確然成真了。”

  秦鳳鳴手指在空中一點,十數枚停滯老者面前的火彈同時爆響一聲,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直到此時,呆愣中的方姓老者才自清醒過來,低頭看向腳下的靈器殘片,其心中卻是難以平靜。

  其也未曾想到,為其立下數次大功的圓球靈器,竟然就如此損毀在了面前。

  看著面前笑容依舊未減的魏姓中年人,方姓老者心中卻是兇厲之意大起,雙拳緊握,脖筋暴起,牙關咬的嘎嘣聲響,雙目如同充滿了鮮血,通紅以極,久久未能開口發一言。

  對于面前方姓老者心中所想,秦鳳鳴心中明白非常,但其卻未有絲毫膽怯之意露出,依舊面帶笑容,目光平靜的注視著對方。

  “如果方道友以為此戰魏某依舊是取巧,我們二人可以再重新來過,直到道友滿意為止。”

  見對方久久未曾開言,秦鳳鳴卻是呵呵一笑,淡然說道。

  雖然眾人均知,秦鳳鳴此戰依舊屬于投機手段,但其早有名言,其師尊乃是制符大師,想必其身上此種符箓定然極多,就是再戰,方姓修士也難以再討得了好去。

  站立良久,方姓修士雙手卻是慢慢放開,面容也自恢復如常。

  雖然其心中依舊不服,但兩次被對方所制,就是其心中再有怨氣,也不可能再與對方再此比斗,要找回面子,只有以后再想他法了。

  另一個其顧忌的原因是,雖然其師尊是成丹中期修士,但此處的蕭家卻是其不敢得罪的,蕭家根深蒂固,勢力龐大,就是其師尊,也只能仰望而已。

  “魏道友手段確實驚人,方某自愧不如,此戰卻是魏道友獲勝了。”

  方姓老者說完,待蕭家老祖撤去禁制,竟然任何話語也未留下,就向著洪湖島外急速飛去。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