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六章 蕭勇、李令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經石勝與郭凱二人所行之事,同時也可判斷出,二人所接觸之人,并不是一股人馬,至少有兩波人已經知曉滋陰木的存在了。

  滋陰木被其他人知曉,對于秦鳳鳴和尚凌汐二人來說,吉禍參半。‘

  他們二人也是沖次神木而來,對于獲取神木,本就無確信把握。如果有多股勢力傾扎其中,二人機會可能更易的手。但得手后,如何擺脫其余人等追尋,將是一件極為棘手之事。

  雖然衢州限制化嬰修士進入,但除去衢州已有的十數成丹修士,還有各商盟自己派駐的數十名成丹修士存在。

  雖然各商盟派駐修士絕少參加本地修士間的比斗,但如果代價足夠讓其心動,出手一次,也未嘗不是可能之事。

  自張炳記憶之中,秦鳳鳴已知曉,各大商盟雖然表面和平相處,但暗地相互攻擊對方運輸人員之事也時有發生。只是各人做事極為謹慎,每次完事,都將痕跡擦抹干凈,并未讓對方捉到絲毫把柄而已。

  對此,秦鳳鳴并未如何心驚,修仙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些許勾當,并未有何出奇之處。

  此時,其唯一要做的,就是提高警惕,勿要被他人偷襲。

  三日之后,隨著一傳音符激射入洞,秦鳳鳴知曉,血狐盟所派的兩名成丹修士已然到了駐地。對于此兩人,張炳記憶之中,也略有提及。雖無深交,到也見過兩面。

  血狐盟議事大廳之內,此時正端坐五人,當中坐定兩人并無張炳,二人是身著絳衣老者。張炳、洪路和魏月華三人側坐相陪。

  眾人坐定,當先開口的是一名方臉老者:

  “張旗主,魏長老和洪執事,此次盟內派我和李執事來此,并無什么大事,只是來傳達冥長老的一令文而已。此令文比較特殊,不能傳音,故此才大費周章的將我二人派來。我們本是同門,各位不用拘束。”

  方臉老者說完,手一番,一只玉簡出現在其手中,手指一彈,玉簡輕飄飄飛向張炳而去。同時口中言道:

  “此玉簡只是對張旗主所說,也僅他一人能看,魏長老、洪執事莫怪。”

  對于方臉老者所說,魏月華未有絲毫異樣,僅是微微點頭。但側坐之上的洪路聽此,臉色陡然一變,眼中精光一閃即逝。但在成丹后期修士面前,他還是將心中不快壓下。

  只是心中輕哼一聲:“盡管你張炳狡猾似狐,但你怎么也未能想到,你自以為親近無比的兩名弟子,確是老夫早就安排下的人手。只要你等離開駐地,也就是隕落之時。”

  洪路的些許變化,自是沒有逃過張炳的神識,但其并未放在心上,伸手將玉簡接過,神識探入。

  少頃,張炳收回神識,兩手一合,玉簡紛紛碎裂,化作石屑,掉落在地面之上。

  “張旗主想必已看完冥長老令文,其中情由,也定然已明了了?不知你可有異議?”上座另一名圓臉老者見此,出聲問道。

  “回稟蕭執事和李執事,張炳已然看得明白,對于冥長老吩咐,張炳斷不敢有違,請兩位執事暫住一夜,張炳將此地之事稍作安排,明日就和魏長老一同隨兩位回去。”

  張炳稍一猶豫,沉吟片刻后說道。

  “嗯,也好,老夫和李執事一路行來,中途并未敢有絲毫耽擱,正好利用此處好好休息一晚,我們二位就不打擾了,望張旗主早做安排。”

  蕭姓方臉修士說完,抱拳拱手,也李姓修士雙雙站起,離開了議事大廳。

  送走二人,張炳三人站在大廳門前,其轉身面對洪路,呵呵一笑道:“洪執事,因冥長老所傳令文有規定,并不能將內中原由告知,還請見諒。張某和魏長老有事,需要離開衢州數月,此地之事,還需洪執事多多費心。”

  對于張炳幾人所行之事,洪路心中肚明,但卻絲毫異樣也未表現出,同樣面帶笑容說道:

  “既然是冥長老吩咐之事,旗主自是應該遵從,旗主但請放心,血狐盟之事,洪某自是會精心照料。”

  對于洪路的虛語諉言,張炳也僅是微微一笑,二人并未再多言語,張炳轉身面對魏月華,沉聲道:“魏長老,剛才那玉簡之中,曾提到長老,要張某轉述一些事由,請長老隨張某回洞府相談。”

  魏月華輕輕點頭,面色絲毫變化也無,徑直隨張炳飛去。

  “什么?玉簡中說是讓弟弟攜帶神木與我三人同往?如此甚好,只要在中途,我們二人悄悄溜走,神木自是會安然得到。”

  尚凌汐聽完秦鳳鳴轉述玉簡中內容,面色大喜的說道。

  “姐姐不可,想此神木太過珍惜,如你我二人突然離去,血狐盟定然會拼力追查你我。如果血狐盟將出入衢州的門戶看守,并派下數十成百成丹修士,就是我們變換容顏,在有心人刻意追尋之下,也定然難以避過。

  “唯一之法,就是利用其他勢力,將此事攪渾,我們在從中牟利。”

  “這么說弟弟已經探知神木之事已經被泄密,已有了應對之法了不成?”尚凌汐冰雪聰明,聽秦鳳鳴如此一說,立知面前青年以經有了一些準備。

  “呵呵,姐姐所言不錯,張炳的兩名弟子,果然大有問題,在弟弟刻意監視之下,終于讓我發現了一些端倪。我們正好可以利用此兩人,將信息傳出,不管對方是何人,定然會中途攔截。到時,我們姐弟在相機行事。”

  “嗯,弟弟如此做法,倒也極為可行,對于衢州成丹修士,姐姐自是自保有余,但到時要護衛弟弟,以姐姐此時之能,恐怕還力所不及。”

  聽完秦鳳鳴直言,尚凌汐秀眉微皺,淡然出聲說道。

  “呵呵,姐姐不必擔心,對于成丹修士,弟弟自認不是其對手,但是弟弟要想保命逃離,自認無一人能攔下弟弟。”

  聽到秦鳳鳴如此說,尚凌汐不覺秀目注視秦鳳鳴良久,見其一臉正色,心中也是一驚。筑基修士和成丹修士之間差距,她知之甚詳。但面前這么筑基中期修士,竟然口說能安然逃離成丹修士之手。實在讓她難以相信。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