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章 交談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秦鳳鳴看看那黑衫青年人,面露驚訝之色:

  “我不是出家之人,本是落霞谷弟子,剛才路過此處,見兄臺和此獸爭斗,見這小東西要出手傷人,這才出手。兄臺不必相謝,習武之人本該如此。”

  那黑衫青年聽此,就是一愣,見秦鳳鳴身穿紫衫,認得那正是落霞谷精英弟子的服飾,于是想了想說道:

  “原來小兄弟是落霞谷弟子,失敬,失敬。”他口中說著,但是內心不覺甚是吃驚。

  對方言語,似乎對落霞谷很是熟悉,秦鳳鳴不覺有些驚訝。

  見秦鳳鳴吃驚表情,那黑衫人一怔接著道:

  “我和你們門主,司馬青衫相熟,本是要去落霞谷與之相見,不想在此與此獸相遇,這才爭斗起來。如不是小兄弟相幫,后果不可設想。”

  那人說完,只見手一晃,手里多出一個玉瓶,倒出一粒雪白藥丸,放入口中服下。然后在身上衣衫撕下一布條,將受傷手臂纏裹起來。整個動作顯得很是流暢。

  秦鳳鳴在一旁看著,見對方收拾完畢,說道:“哦,兄臺既然和司馬門主相熟,那就不是外人了。”

  “小兄弟,我有一事想向你請教,不知道可否如實相告?”那黑衫青年停頓了一下,問道。

  “不知兄臺想問何事?只要在下知道,定然如實相告。”秦鳳鳴看看對方,知道對方雖然不能拿那個小獸怎么樣,但對付自己,還是手到擒來的。

  “不知你的冰彈術是跟何人所學?肯如實相告嗎?”那黑衫青年見秦鳳鳴回答干脆,也就不再迂回,直接相問。

  秦鳳鳴登時一怔,“冰彈術”,不就是自己將內功,用那個小冊子所說激發出去的方法嗎。

  這是自己依那小冊子所述,并無人教授自己,便老實的說道:“你說的是我剛才發出小冰球的秘術吧,這是我自己摸索而出,并無人傳授。”

  那黑衫人一臉茫然,盯著秦鳳鳴看了許久,見他一臉平靜,并不像說謊,于是便岔開話題道:“啊,原來如此,這次多謝小兄弟出手相救。”

  “不用客氣,習武之人本該如此,兄臺,你剛才和紫獸相斗時,用的可是仙法,當是厲害無比呀。”秦鳳鳴一臉向往的說道。

  “小兄弟知道仙術?”那黑衫人一臉驚愕,對方不知冰彈術,卻知仙術,說明他以前一定見過修仙者。

  “我也是聽人說起過,倒并無親眼見過,這次是第一次見到,真是玄妙異常,令人嘆為觀止。”秦鳳鳴不想透露出遇到過會仙法人的事,于是如此道。

  “我那是最普通法術,算不得什么的。”黑衫人見秦鳳鳴不愿多說,便也淡淡的說道。

  “現在天色不早了,兄臺既然沒有事,我也要回落霞谷了,兄臺,咱們就此別過,后會有期。”說著,秦鳳鳴就打算離去。

  那黑衫人見秦鳳鳴想走,但對那紫色小獸卻毫不留戀。他可知道,那紫獸是一階妖獸,牙齒和爪子是煉器的絕佳材料,拿到坊市,能換不少靈石。對如他一般的普通弟子來說,那可是一筆不菲收入。

  見秦鳳鳴如此,便知秦鳳鳴對修仙界毫無所知,不然絕不會如此。

  想到此,便道:“小兄弟,不知你尊姓大名,可否相告?”

  “我叫秦鳳鳴,如果有緣,咱們再見。”秦鳳鳴說完,沖對方供拱手,便要進入密林。

  那青年見此,高聲說道:“秦兄弟之情,我記下了,咱們后悔有期,再見。”

  見秦鳳鳴轉身消失在叢林中,那青年愣了好一會,自言自語道:

  “這叫秦鳳鳴的小家伙明明有聚氣期三層境界,但竟然不知何為仙法,實在令人不解。”

  說著,不住搖頭。過來一會兒,他走過去,將紫獸尸體拿起,一抖手,尸體便失去了蹤影。然后盤膝坐地,雙手各握一塊靈石,開始恢復起法力來。

  五日后,彩霞峰后山,秦鳳鳴正在山林間練劍。突然,從空中飛來一物,甚是迅捷,轉眼間就到了他面前。

  只見那物體狀似放大無數倍的圓盾,當那圓盾落到地上,從上面走下三人,那圓盾物轉瞬縮小消失不見。

  當中一人身穿白色長衫,手拿拂塵,面色白凈紅潤,正是司馬青衫門主;前面一位貌似四十歲左右,面微紅,雙眼炯炯有神,身穿黃衫;最后一位正是前幾日,在落霞谷深處所遇的那身穿黑衫的青年。

  秦鳳鳴雖然吃驚,但還是趕緊上前,躬身施禮:“不知司馬門主駕到,有失遠迎,還請門主贖罪。”

  說完,又看了看那身穿黑衫的青年,笑著道:“兄臺一向可好,兄臺果然和司馬門主相識。”

  司馬門主哈哈一笑:“鳳鳴,你有所不知,王兄本是落霞谷和落霞宗聯絡之人,上次有幸和你相遇,這次和馮仙師同來,是特意來找你的。”說著,滿面含笑的看著秦鳳鳴,眼中滿是羨慕的神色。

夢想島中文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