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7 扣掉R鍵才是好沙皇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八三看書,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管澤元:“光看陣容的話,這把兩邊節奏不會很快。除了下路可能難受一丟丟,中上都是均勢。”

  記得:“最后一手ez會不會有點不好發揮?ez打坦克很慢。”

  “但要防妖姬的話,也只有ez比較好出。如果跟上把一樣玩維魯斯,隊友必須投入很多的精力去看AD。”

  記得:“也是,還是要看雙方選手的發揮。”

  龜龜,在兩球一姬面前掏妖姬。

  Penicillin這賽季打得更自信了?是錯覺嘛。

  寒冰加娜美團戰很怕煉金突進來。

  你們怎么敢相信IG的下路。

  下路小劣?大劣!

  Marge能c一把,我吃shi。

  部分IG粉絲對Marge有著很深的敵視。

  只能說每次看到下路不當人,敵視程度都在加深。不止維魯斯塔姆穩不住對線,還多次貢獻過團戰OB和陣型脫節。對IG粉絲來說,他們很少看到AD貢獻穩定的火力輸出,用以減輕中路的輸出壓力。

  天賦方面。

  面對Rookie的沙皇,秦浩主系選擇雷霆,12180的點法。

  這套天賦的特點在于強化打架屬性,對線期沒有點剛毅系來的方便。

  不過正如解說預測的那樣。

  秦浩也不覺得新版妖姬能對沙皇造成多大的威脅。這版本就算E到了,輸出也就那樣,沙皇是能靠著原地站擼來跟妖姬換血的。召出2個沙兵,根本不怕妖姬踩上來消耗。

  何況前期在三級Q點出來之前,WQ打不掉后排兵,大概會剩2下普攻的血量。近戰兵就更別提了,肯定沒有沙皇清的快。

  進入游戲。

  出門裝方面秦浩選擇了長劍三紅。打沙皇,第一波回家做出吸血鬼節杖續航還是舒服的,因為塔線回合比較多。

  C博:“沖沖沖,對面一級虛的。”

  “大狼你也來,看一眼你再去上。”

  上帝視角,IG一級沒有搞什么套路。而LGD這邊,五人直奔下線,進到線草之后蹲伏。

  畫面里,LGD進草的時候,塔姆正孤零零一人往線草靠。

  想著上局一級被卡位惡心,寶藍準備提前補草叢視野,這樣一級對位的時候,能看清娜美的出手動作。

  “寶藍?!這個草不能進啊。”

  管澤元快笑死了。

  因為塔姆吃到塞恩蓄力Q的時候,他看到攝像頭里寶藍眉毛抖了一下,顯然有點被嚇到。

  “來自LGD的一級小套路。”記得的聲音里帶著笑意,同樣被樸實無華的一波蹲伏逗到:“這波指揮猜到IG會有人過來補眼。”

  一分二十秒,一血誕生。人頭被寒冰收下。

  管澤元點評道:“主要這波蹲伏LGD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塞恩現在回城去上也來得及。”

  吃掉塔姆。

  C博叫囂道:“兄弟勞資就知道他會來。”

  雖然塔姆不來,寒冰娜美也是隨便搶草叢。IG這個組合,除非ez打得特別好,否則站不住線,更搶不了二。

  “幫我開野,我紅區往上刷。它(煉金)不會跑去斷線吧?”

  “應該不至于,一級斷線有風險。”

  “那我這把前面多看下路?”Eimy問秦浩。站在打野角度,這把打下半區容易。不過要是大腿有需求,也不是不能改策略。

  “我前面沒線,不過沙皇應該不會跑。伱下河道小心一點就行。”

  很快。

  Eimy皇子紅開,Kid蔚F6開。

  由于不知道對手有沒有在他們殺塔姆的時候,進來做視野,秦浩選擇在塔后等了好一會才上線,以干擾IG對于皇子打野路線的判斷。

  就這樣。

  秦浩過來的時候,沙皇已經取得了墊刀上的領先。

  看見秦浩過來,Rookie還很兇。

  他在占住近戰兵血量優勢后,往前壓了2步,把沙兵位置控在后排兵附近。只要妖姬敢吃殘血兵,他就有出手消耗的機會。

  這也是Rookie沙皇的風格。

  別人的沙皇前三級比較熱衷和平,對待換血都是反打,他的沙皇在面對他覺得還算好打的對局時,一級就在想卡位的事。

  看到妖姬抬手。

  Rookie秒召W,往妖姬身位戳。只戳出一下,妖姬吃掉尾刀已經調整好站位。

  到了二級。

  Rookie秒點Q往前戳,誰知道妖姬反應很快。就像知道他會這么做一般,左后斜向走位脫離了戳的角度。想象中的QAA,只打出一下沙兵普攻,然后妖姬離開范圍站到側翼接住過來的近戰兵尾刀。

  見沙皇都想越兵線兇,秦浩主動讓線。

  像這種對位,前面防個二波,Rookie為了控藍也沒條件特別激進。

  殊不知。

  經過這2分鐘的交手,Rookie才認定一個事實:Penicillin正在攀向下一個更高的山峰,技術水平還在進步。

  去年的交手和平時的Solo經驗告訴他:Penicillin雖然意識很好,但很多時候換血做得不算細膩,能提前預判的動作他能反應過來,但面對很突然的換血,在吃虧之后他才會立馬退讓。

  說得好聽點叫不會上頭,說得難聽點不就是反應不過來,臨時做出的身法走位不夠細膩。

  那為什么上一局不這么肯定?

  因為沒對過盧錫安啊,沒什么經驗,判斷不出Penicillin鋪墊換血的動作回合在哪。

  但沙皇打妖姬,或者妖姬打沙皇,Rookie可太熟了。

  所以他敢肯定Penicillin的反應力在提高。

  這時,導播掃了眼中路。

  覺得兩人的血量狀態和補刀都很正常,果斷把鏡頭切給下。

  跟中路的“和平”相比,娜美的小動作很多。

  管澤元:“IG這波退的很快,PYL很想搶二的時候消耗一套,不過IG下路沒給這樣的機會。”

  說完。

  線總要過去,ez也不可能永遠靠Q吃兵。

  藍方兵線到墻側。

  卡著前草邊緣的C博,發現塔姆有靠過來幫補的動作,立馬前壓。

  “這個水泡——中了塔姆最少掉半血。”

  在管澤元的聲音里,娜美先普攻再出Q,水泡的位置帶點預判性質,判斷塔姆吃到傷害會選擇往ez的方向靠。

  但在水泡出手之后,塔姆傻呆呆的回Q減速娜美,往右側走位,就這樣極限躲過了控制技能。

  記得:“可以,寶藍選手臨危不亂,沒被水泡Q起來。”

  管澤元:“但換血主動權不在IG這邊,下路對線還是有點難受。”

  第一個Q沒中,C博沒覺得怎樣。

  職業選手總有點走位的嘛,炸胡,一定是炸胡!

  剛好皇子刷完藍區三級往下過來,兵線也合適,Eimy就說:“這波能越嘛?”

  “我有引燃,就殺輔助。”

  “行,我先抗。”

  Eimy覺得蔚應該不在附近,能搶個時間差打出擊殺。

  3分半。

  皇子沒理下河蟹,直接往紅方藍區沖。確定IG下路眼補的線草,Eimy在墻后等隊友先磨一會。

  “Kid還在刷三狼,刷完往隘口走,想去看河蟹。”

  “這波IG很危險,塔姆吃到集火很容易死。”

  Eimy也這么想。

  所以兵線進去之后,IMP把控著距離,在防御塔邊緣A塔姆減速。此時近戰兵快消失,塔姆不得不往前幫頂。

  就在這里。

  伴隨著寒冰W的信號,ez看到皇子瞬間,直接向后交E。不過LGD的目標只有塔姆,旗幟插到窄口打出傷害的同時吸引仇恨,下一瞬,兩道閃現音效前后腳響起。

  記得看到塔姆閃現躲掉皇子EQ,急停后拉規避娜美補的閃現Q,聲音驚訝:“寶藍!哇,他躲掉了娜美的閃現Q!!”

  “LGD不敢繼續越了,蔚河道在靠,何況也不能追這么深。”

  娜美、皇子后拉出塔,管澤元點評道:“兩個控制技能感覺中一個都有了。塔姆三分之二血,看寒冰普攻那下沒觸發白色血量,也就是說塔姆二級沒學E,LGD這邊爆發是夠的。”

  這波操作,有點刷新記得對寶藍的印象,他比管澤元還驚訝:“這個回頭太精髓了,PYL出手的位置,正是塔姆退的方向。這要是Q起來掛個引燃,LGD直接越到底了。”

  寶藍并不知道解說在吹他,連續兩波差點吃控,這會心臟還跳的很快。

  跟他相比,Eimy第一個推黑:“不是,你這Q什么情況?”

  “你干嘛不EQ閃?”C博有點心虛,嘴上卻是不服:“你挑飛,我跟Q不就有了。”

  Eimy被C博的嘴硬逗笑了:“哪有直接EQ閃的,我相信你能Q中。準備抗到最后交閃出塔。”

  “看,那就是你的問題。”說是這么說,C博也有點懷疑人生。明明上一局對面輔助走位也沒這么好啊。

  還是說玩娜美別搞那么多預判?

  C博有點不懂。

  當然,這波gank沒成功,不影響IMP擴大補刀差。

  看到Marge吃個塔線,只是被寒冰威懾身位都能自己漏2個尾刀,管澤元沒忍住:“再這樣下去,IMP靠Marge漏刀都能領先十幾個兵。”

  在野區。

  皇子刷掉石甲蟲回城,準備去上側吃三狼。另一邊,Kid見塞恩半血,吃掉下河蟹后往上走。

  4分17秒。

  煉金先手W減速,塞恩后退。在快近身的時候,煉金吃到塞恩的E,反手背塞恩過肩。大狼還以為只是普通的換血,結果看到蔚蓄拳露頭,只能交閃回到塔里。

  管澤元:“Kid這波時機抓的不錯,下路知道皇子露頭,那么大概率不會那么快來上反蹲。”

  記得:“Duke送線進去,關掉Q往空地走。他想斷波線。”

  管澤元:“皇子剛從家里出來,這波有點危險。”

  Duke十分老道。

  他磕掉最后一瓶腐敗,拉線放毒,E死一個近戰兵,帶著殘余兵線往藍區走。這樣Q的傷害帶走小兵,他也撤到路口附近,然后往藍buff營地丟下飾品眼,按下回城。Eimy看煉金消失,吃掉三狼繼續往下走。

  這樣,滿血煉金補出小冰甲TP飾品眼,此時塞恩才剛回泉水,Duke接住過來的藍方兵線,繼續實施斷線。

  秦浩走到二塔的時候,對大狼表示無能為力。帶疾跑的煉金,他跟塞恩留不住。

  “還好,我現在一個Q后排兵直接死。”

  “等你六級吧,他給機會可以抓。”

  秦浩跟大狼商量的時候。

  藍方下路又是一波線進塔。

  Eimy:“他沒閃你不會還Q不中吧。”

  C博:“你別叫。”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又來了,下路有線,Eimy很想幫下建立更多的優勢。”皇子照例從河道進藍區。

  “草里有眼,不過這個位置,能留到塔姆嘛?”

  墻后草附近看到皇子。

  塔姆剛要回頭,IMP同樣發覺對面想跑。

  紅方下塔附近。

  一發萬箭齊發帶走面前殘血小兵,順帶擦到ez。等到ez交掉位移技能,皇子穩穩挑飛塔姆之際,娜美給自己掛加速,極限跟Q續上控制鏈。

  “屌不屌?!”C博叫道:“都說了上波是意外。”

  皇子抗防御塔,寒冰嘟嘟嘟。

  控制鏈結束剎那,寶藍聽到上路示意傳送信號,蔚正從藍區隘口趕來,反手虛弱寒冰,ez幫給治療,多拖了5秒。

  “皇子殘血吃到一口奶,交閃退出防御塔。”管澤元評述道:“IG還想留,不過蔚的這個位置能趕到嘛,光靠Marge不是很好追。”

  IMP卡住身位,跟ez對點。

  有娜美在身側,ez吃了2秒輸出,下到半血。中路,沙皇比妖姬先到六,蔚對著三角草插下真眼,沙皇交T。

  “中野一起來,LGD下路位置比較深!”

  情況不對,皇子EQ第一個賣。

  被斷了后路,IMP見狀干脆不交閃了。

  管澤元:“沒辦法,殺塔姆花的時間有點久。這被留住,兩個脆皮沒地方跑。”

  記得:“這就是ez塔姆的魅力,防gank方面很強。”

  6分9秒,沙皇跟ez各拿一個人頭,總人頭2:2。

  秦浩人在中路,綜合到的信息卻不少:“塔姆沒閃,ez沒治療。下路到六可以抓一波。2波兵吧,丹哥你要幫我看中。”

  “好。”

  中路對線依舊沒太多好聊的。

  秦浩保持慢放線的打法,然后會在塔前小卡一波,看沙皇會不會很激進。

  如果激進,他就可以W越過兵堆出手消耗。

  問題在于,Rookie沒有選擇這么做。沙皇推了線之后,不會跟著兵線往前壓。

  7分41秒。

  皇子吃掉三狼,來到紅區。管澤元剛說Eimy還想抓下,皇子選擇往河道轉,目標沙皇。

  由于上一波秦浩吃線之后,進河道幫忙排過視野,皇子過來之后,沙皇只是靠上站,而不是直接放棄墊刀。

  “要動Rookie,沙皇有閃有大,離防御塔也比較近,這波好動嘛?”

  “傷害應該不太夠……”

  畫面里。

  妖姬只是很普通的站位,沒有給于沙皇威脅。但很快,沙皇出Q要戳后排兵順帶消耗妖姬。

  這仿佛是個信號。

  妖姬突然就動了,飛快的突進速度剛好讓它躲開了沙兵的輸出。而在妖姬交出踩之后,沙皇已經在走位了。

  秦浩交出Q,再抬手。Rookie以為妖姬會普攻騙位移,沒選擇交E。誰知道,秦浩就是最簡單的Q接E,鏈子精準栓到沙皇,皇子露頭走出。

  不過改版以后,妖姬的E不帶減速效果。如果跑肯定能跑。

  可Rookie確信對面傷害不夠,很剛的選擇原地反打,召出沙兵對著妖姬戳。因為蔚就在附近,趕過來也就5、6秒的事,他想留人。

  “清線就行了,丹哥你往上走。”秦浩覺得不對,沙皇太剛了。

  于是,皇子走出之后沒有交EQ跟上控制,這讓Rookie等皇子近身反推大招送它進塔的想法破產。他覺得自己想打的心太明顯了,對面沒上當。

  下一拍。

  秦浩打出雷霆,回到原位,配合皇子吃線。

  “Rookie想賣,但LGD中野沒有上當。”

  “皇子往上走,蔚出來Q到,Eimy反身EQ過墻。”

  “打不起來,兩邊上路沒有要靠的意思。”

  IG知道皇子在上半部。

  可秦浩的目的已經達到。

  他操控妖姬后撤消失,走到紅區墻后草的時候,下路打了起來。

  寒冰吃到娜美的E加速,上去A了ez一下,瀟灑走位躲掉塔姆的Q。

  接著。

  被雙重減速的ez,還在Q小兵,IMP知道自己差三個兵到六,邊拉扯塔姆邊注意妖姬的位置。

  “Penicillin動的太快了,點爆炸果實下龍坑。Kid也在往下趕,但他才剛進河道。”

  Kid嗅到了一點危險氣息。

  不過他覺得塔姆有吞,下路沒那么容易死。

  下一拍。

  寒冰W帶走三個殘血兵到六,娜美壓上去捏著Q,寒冰側翼繼續減速塔姆。

  ez回頭Q,IMP抓住機會進入距離打出減速,開Q嘟嘟嘟逼出ez位移。

  沒了躍遷。

  C博假裝集火塔姆,實則注意力還是放在ez身上。

  很快,塔姆下到半血,C博抓住ez回身輸出的動作,極限距離的水泡Q起ez。跟寶藍比起來,Marge顯然就沒想過對面的目標一直是他。

  “塔姆交吞,妖姬已經到了!”

  “哦!!!”

  Marge控制自己出來,落到塔側,還想掩護塔姆。

  下一秒。

  一個鬼魅的身影出現在ez身側。

  QE命中剎那,秦浩沒有選擇繼續跟傷害,而是按下大招,交出第二個E的同時調整角度往左上挪動一步,鏈住退到防御塔邊緣的塔姆。

  這波妖姬的操作非常絲滑,兩個E的釋放簡直像是同一個技能造成的效果一樣,看起來沒有一點僵硬的感覺。

  鏡頭有點像是一個魔女站在兩人中間,拴了2條惡犬。

  不過其中一條惡犬交閃掙脫,隨即又被水晶箭命中。

  管澤元:“這搞得太帥了吧?”

  記得:“雙鏈加寒冰大招,兩個都要死!LGD這波打得很貪,但真讓他們貪到了!!”

  寶藍:……

  他拼命掩護,誰知道ez一步三回頭,愣是不果斷賣。

  紅方下一塔里。

  秦浩操控妖姬輸出三分之一血左右的ez,等到塔姆陣亡,秦浩追到空地干掉ez,收獲人頭。

  管澤元點評著眾人的操作,盯上了Marge:“如果這波知道妖姬在靠,賣個塔姆就行了。”

  記得:“Marge要是能躲個水泡,可能這波Penicillin也不會交雙E,而是一套爆發帶走塔姆。他就是知道你ez血量不多,這波能全殺,不用他補特別多的輸出。”

  Marge真退役吧,別禍害IG。

  青帝操作整挺帥。

  下路又被突破咯。

  他團戰不是很愛賣隊友嘛,該賣的時候又不賣。

  Marge還不知道觀眾在銳評他。

  這把對局,IMP寒冰給的壓力太大了,時不時就上來偷A,卡的他補刀節奏很難受,人都要迷糊了。

  人頭4:2。

  Kid在耳麥里嘆了口氣,Marge想說聲抱歉來著,這下卻怎么也開不了口。

  而對LGD來說。

  下半區節奏正確,剩下的就是怎么圍繞優勢部分施壓擴大。

  在幫了下路一波之后,秦浩回到中位繼續和平發育。

  等到LGD吃掉下一塔,Eimy順勢控水龍,蔚在上路抓死塞恩。

  “草,他把我大招擋了。”大狼有點郁悶。

  本來他都要一腳油門跑路,結果蔚閃現擋車,一頭把他安全氣囊撞了出來。

  記得:“這樣,IG能拔掉上一塔,也還不錯。”

  管澤元:“但ez有點發育不良,LGD中線又有優勢,他們肯定會圍繞中線部分主動開團。”

  管澤元沒說錯。

  12分半。

  秦浩吃掉上線往中靠,他們知道煉金在下接線,視野也看見蔚在下河道排眼。

  寒冰藏了個身位,水晶箭射中蔚,塞恩下路開大,當著煉金的面踩下油門。

  “IG想接,沙皇傳送中一塔,塔姆在找位置。”

  寶藍第一時間還想救打野,但蔚被塞恩大招撞起,跟著就是蓄力Q,娜美加速寒冰,跟個水泡。蔚起來的時候,只剩血皮,來不及選定目標,只能鎖娜美。

  “蔚倒了,煉金開出疾跑,IG還能打嘛?”

  Rookie覺得煉金這樣逼身位,LGD會往F6空地退。

  跟他想的那樣。

  煉金進入視野,殺掉蔚之后,寒冰、娜美往空地退,留塞恩攔截。下一拍,Duke按下正義榮耀,風騷走位扭掉塞恩的Q,趁它被塔姆減速,一個W減速娜美,光速沖進后排逼出寒冰閃現。

  “娜美被背了回去,ez剛要輸出,妖姬到了。”

  秦浩從中塔過來,盯上了草叢附近的ez、沙皇,眼角余光卻始終注意著寒冰的狀態。

  同時,皇子從上河道過來。

  就在這。

  塞恩被塔姆Q暈,沙兵幫著集火,Marge覺得自己位置不好,選擇往后退。下一拍,秦浩W進F6營地,跟雙踩近身煉金穩穩E住。Duke還想利用移速掙脫,結果吃到科技槍的主動減速。

  秦浩知道只有保著寒冰輸出,才好贏團。

  管澤元也這么想,見煉金被集火,娜美給自己奶了一口殘血往墻后退。接著,皇子過來EQ挑飛沙皇,塞恩脫離控制正要跟上。

  他都以為LGD要大獲全勝。

  但就是塞恩貼過來的時候,沙皇走位接短E調整角度開出禁軍之墻推到上野。利用身后墻壁把兩人卡住,無壓力隔著大招輸出。而且ez也能輸出到皇子。

  “兩邊都在輸出前排,不過煉金顯然沒有LGD那邊能抗!”

  “PYL還想補個Q,Rookie有閃——喔!!”

  C博的選擇沒錯,他想賣自己拖延沙皇一下,等自家雙c干掉煉金,就能配合上野收割。

  比陣型,他覺得他們的陣型更好。

  然而。

  殘血娜美丟出水泡剎那,塞恩開始蓄力Q找身位,沙皇先是往下側走位扭掉水泡,再往上回拉,同時躲了2個控制技能,并且這個過程里,沒有斷掉沙兵的輸出。

  就這樣,皇子被ez干掉,Rookie回身WQA殺掉娜美。

  “Rookie還在輸出,他沒有吃到控制!!”

  “Penicillin這邊帶著寒冰壓過來了。”

  殘血塞恩E到了沙皇。

  被減速,秦浩RE跟上控制,關鍵時候,塔姆吞入沙皇自己抗傷。被三人集火,ez趁機又Q了下塞恩,然后E下墻找寒冰。

  讓IG粉絲火大的一幕來了。

  Rookie這樣盡力打輸出,只要ez下來幫忙拉扯下陣型,還有殘局獲勝的希望。誰知道ez跟寒冰互點一下,跟著就是連續2個Q落空,愣是讓寒冰把血吸起來了。

  “又空了!!ez沒點過寒冰!要知道IMP才半血,Marge接近滿血!”雖然有裝備差距,破敗攻速鞋黃叉的寒冰比冰拳ez更猛,可核心問題還是Q空的太多。

  旁邊。

  沙皇落到塔姆身側,在干掉塞恩后,Rookie打掉妖姬300多血,可看著塞恩尸體對著塔姆勇猛輸出,ez被寒冰逼退,他只能閃進藍區逃跑。

  管澤元:“這都被IG打了個3換3。”語氣帶著不容易。

  記得:“這波Rookie打得太好了,輸出拉滿,寶藍那個吞也關鍵,不然沙皇閃現被逼出來,也不敢繼續接團。”

  人頭7:5。

  秦浩:“等我巫妖。現在我帶線有優勢,等我找機會。”

  “你們把中線處理好,占兩側視野。”

  雖然剛才那波團,IG中上輔配合不錯。

  不過IG還是有視野壓力。

  14分42秒。

  秦浩把線送過紅方上一塔廢墟,順著河道W上大龍坑。

  “誒。”

  這不同尋常的一幕,自然被導播捕捉。

  見到妖姬這么自然的繞開IG布置的防守視野,一路蹲到高地進紅區的路口草叢時,管澤元有些驚訝:“要等一個有緣人……好像有機會,F6馬上刷新,Kid應該會過來看。”

  此時在中路,ez吃到人頭更新裝備之后,也不是那么虛。

  Kid剛冒出這個念頭,Q醒F6進草拉野。秦浩正好往下站,找到蔚的位置踩進草叢給出E。

  “鏈到,娜美補個大招,這波有機會殺嘛?”

  娜美紅方中塔前往側翼推R。

  大招擊飛蔚的時候,由于不確定皇子在哪,塔姆選擇閃現W救援吃到第二個E的蔚。

  “又是塔姆的吞。”管澤元贊道:“這把寶藍的發揮比上把要好,可能也是這把局勢沒上把那么爛。”

  一分鐘過去。

  16分鐘左右。

  秦浩從泉水出來往下走,跟皇子一起點爆炸果實下小龍坑,往藍區進。

  秦浩判斷對面應該會有人幫煉金補下側視野。

  “誒呦,剛說完,寶藍就給機會了!”

  塔姆見中線匯聚要時間,想幫隊友補眼。他已經盡量不進河道,而是從藍buff旁邊往下靠,卻正好撞到進來搞事的LGD中野。

  沒了閃現的塔姆,這次就沒那么幸運了。

  “Penicillin三個頭了。”

  “這波打野不在,寶藍一個人去做視野。”記得點評道:“這是他們隊的老毛病,不知道什么時候要一起點眼,什么時候可以一個人進去做視野。”

  “我們就這么打。”

  秦浩決心放大視野方面的優勢。

  隨后的幾波。

  IG被妖姬搞得很煩。

  它也不是每波都有威脅,但被它白嫖血量就是會不爽。

  “Penicillin太會找機會了。”

  “Kid,難道你不覺得草里有股涼氣嘛!”

  19分半。

  持續的騷擾下,蔚打完石甲蟲往中靠,被秦浩抓到了機會。

  這一次。

  塔姆開大想救,卻被寒冰的水晶箭阻止。

  “蔚殘血交閃想跑,皇子EQ過墻接個大招,穩穩收下人頭。”

  “塔姆也送了,Rookie過來想幫,但這種路口,對娜美來說很舒服。”

  一道巨浪壓住位置。

  塔姆被中野輔三人集火減速,人頭被妖姬收下。

  “502了。”管澤元看到因為妖姬的持續騷擾,IG在不停失血,忍不住夸道:“主要Penicillin玩得很有想法,經常能抓住IG野輔離線補視野的機會。”

  Kid跟寶藍已經有點暈了。

  去哪都要小心妖姬,對他的精神壓迫極大。

  而看著隊友難受,Rookie只能等自己的裝備。

  LGD不主動打大團,他也沒機會開出好的先手。

  往后。

  IG多次靠沙皇清線拖延LGD的推塔節奏。

  不少路人看得心生感慨。

  換我,我想點了。

  這么盡力,經濟差還是在擴大。

  這ez鐵÷,鏡頭切過去就在空Q。

  ez這英雄不打消耗的嘛?

  IG慢慢讓掉一座座防御塔。

  期間,Duke主動想開,合力卻只殺死娜美,還差點被塞恩撞到后排,要不是油門沒踩好,大龍都要掉。

  就在IG粉絲覺得這局比賽會慢慢失血而亡。

  26分鐘。

  中線小兵提供的視野看到ez、塔姆把線帶出來,旁邊沒有其他隊友。IMP主動大招開塔姆,配合娜美就要打減員。

  IMP不知道的是,沙皇此時剛從中路高地出來。被開瞬間,落后四千七經濟的IG決定接團。

  “兩邊上單同時交T,塔姆血量下的很快,寒冰A人是會痛的!!”

  3秒。

  半血塔姆從水泡控制中脫困,立馬按下山岳之容和E,2個盾疊加抬住狀態。

  知道煉金交T。

  LGD下輔往后拉扯身位等待塞恩過來撐陣型,秦浩藍區在趕,皇子到了F6附近。

  看到寒冰位置不是很好。

  蔚Q加閃加R鎖頭AD,準備配合煉金帶走寒冰。這里,娜美往旁邊站位躲開蔚進場的角度,推大破壞站位,擊飛ez、塔姆的同時壓到了煉金的落位。

  隨后,煉金開出疾跑和正義榮耀。在它沖鋒的時候,一道身影跟著前壓。

  Kid就看著Rookie默默進場打算閃推寒冰,被IMP交閃躲掉。

  來不及“啊”,眼角余光看到妖姬、皇子分2個方向進場,這么瞬間,Kid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念頭是某次訓練賽里,教練對Rookie沙皇的評價:

  如果能把沙皇的R鍵扣掉就好了。

  “Rookie推的很一般,只推到了娜美。”

  “LGD回防的很快,沙皇送了!!”

  皇子EQ進場閃現調整距離,大招蓋住下輔,旁邊,秦浩看塞恩撞到沙皇,知道它必死,幫忙Q了一下,果斷去找ez。

  就這樣。

  煉金回身幫后排,配合ez、塔姆的輸出打掉妖姬半血。

  管澤元沒忍不住:“沙皇跟娜美一換一,IG團戰要怎么贏?”

  靠ez?

  可上下輔三人被LGD中野兩個看住了。

  等到蔚陣亡,寒冰騰出手,秦浩按下大招復制W踩到ez,按下Q跟個科技槍減速。

  “高地跟大龍都要沒了。”

  “能殺Penicillin一次嘛?這給他跑了。”

  ez被打殘,Marge也不跑,反手把妖姬打到只剩四分之一,Duke守在位移印記旁邊,等妖姬按下W,按E背出。

  眼瞅著妖姬血量很低,煉金追著毒。

  秦浩W轉好,往上河道位移。2秒,秦浩回頭QA煉金回了一小口,等它近身,按W回位的同時出E。這樣,在煉金急速回拉的時候,沒能跟出普攻就被E鏈住。

  看著妖姬不到100多血撐到隊友補上控制和輸出弄死煉金,記得感嘆道:“還是沒能換掉妖姬。”

  “大龍、高地都沒了,這波IG的主動反開反而加速了比賽。”

  最后。

  靠著四一,在兩路兵線的牽制下,秦浩找機會靠中側翼偷了套傷害,打掉塔姆半血。

  在注意力被妖姬吸引的時候,塞恩突然開大撞起蔚,一波帶走IG。

  “604的戰績,72的KDA!!”

  “這一把,前面本來打得還不錯,但中期,IG視野真的太差了。”

  “那波中路團也是,IG全都往前沖,陣型太亂了。”

  (本章完)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