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32 整理思路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三比二,我們晉級了決賽。”

  “最后一把,我以為Penicillin會選巖雀,沒想到他們會選擇一個比較能提速的陣容,反倒是SSG選的比較后期。豹女跟維克托這對中野,前期的聯動能力太差了。”

  “這一把的轉折點,其實就是中路那2波碰撞。豹女很難先手輸出傷害,選擇讓維克托去賣。可是就算賣血,想留住杰斯也很難。”

  “很艱難的一個BO5。但最終,還是我們的隊員挺到了最后。”

  PDD等人在臺上感慨。

  “LGD牛逼。”

  直播間前。

  宋明看到SSG主水晶炸裂的那一刻,激動呼喊起來。

  他知道這個BO5不好打,但不妨礙內心對LGD抱有期待。

  而對韓國觀眾來說。

  在掉大龍的前一秒,他們同樣希望SSG能把局勢拖下去。拖到維克托、艾克裝備成型,圍繞著防御塔找機會打反擊。以陣容來看,蘭博跟杰斯一定會走下坡路,只要艾克、布隆的裝備能幫忙吃傷害,LGD的c位收割環境和殘局籌碼比他們少。

  只是當他們回過神來。

  看到的卻是五副呆坐在電腦前的面孔。

  與之相比,旁邊的歡呼場景看著是那樣刺眼。

  當然,這樣的刺眼沒有持續多久,部分觀眾誓要用鍵盤守護這一切。

  在推特,在韓網論壇。

  部分人士跟著了魔一樣,瘋狂攻擊SSG的出征團隊。

  從教練組到選手,沒有人能逃過。

  “為什么不早點針對Penicillin?”

  “早點限制對面中單,LGD早輸了。”

  “不是第一把,早三比一了,Crown聯賽從沒玩過龍王,不知道教練組在想什么。”

  “我們上單比對面強,下路一直有線,不是教練組犯病,肯定能進決賽。”

  “有人說放卡牌有問題,我覺得放卡牌還好。放出來之前,誰知道出火炮對站位加成這么大?”

  “Ruler這個垃圾真不配贏,2把優勢局,都是他暴斃送了。”

  “Crown問題最大?第四把螞蚱,不是拖住卡牌了?難道不是Ruler那個狗崽子又送了?我不懂他為什么走那個位置,璐璐在保中路,他從塔后繞過來。LGD敢壓到F4空地,凱南包過來的位置絕好。非要一個人卡在通道,想救都救不了。”

  “可惜了。Ruler真的不配當c位。”

  這些人瞬間忘記Ruler的對線壓制和第三把站在側翼完成收割的四殺鏡頭。

  畢竟站在上帝視角。

  SSG上半部沒輸過,中路除了一、五局,選的都是工具人。就是第五局,維克托打杰斯,前2級就是沒線,換誰來都是這個對位。

  杰斯硬嗑腐敗推線包上,一個維克托能有什么辦法?不控藍量,三級就回家?帶的召喚師技能都不是傳送。

  除了這些聲音之外。

  一部分人覺得SSG壓迫力給的不夠。

  第四局從領先一千到領先二千,中間花費的時間太久。換SKT,沒理由經濟優勢加陣容優勢,不去威脅高地,但SSG沒了兵線不會選擇繼續僵持一下,而是會回頭刷錢,等個幾十秒、一分多鐘,再尋求壓進。

  直觀一點的說,換SKT,已經在LGD高地前對峙兩三分鐘了——下側卡位,分打野在側翼,一個c位清中線牽制。

  SSG不喜歡這么玩。

  他們對峙的時候,會分上單留下,其余人馬各自打錢。等到下次抱團匯聚,少說也是1分半后的事。

  同樣。

  拆水晶的時候,秦浩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蹦出來了。

  偏偏贏下這個BO5,他只覺得嗓子有點干,很想喝水。

  麥迪遜廣場花園的燈光,比市政花園亮堂太多。

  被幾盞大燈圍住。

  有那么一瞬間,秦浩懷疑自己的毛孔,都會被鏡頭捕捉到。這并不夸張,周邊太亮了,好像上帝把所有的光,都給到了這邊。

  他偏頭往旁邊看的時候,甚至只看得到SSG眾人的輪廓。

  握手之前。

  Ruler雙手抱頭,嘴角掛著苦澀。

  隊友沒有一個有安慰的心情,CoreJJ盯著賽后面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安必信干脆把脫掉的外套穿上,等著對面過來握手。只有CuVee眼中帶著不甘。

  他忽然覺得掉入BP陷阱了,就不該選擇后手出英雄,而是應該早點搶蘭博,讓對面玩艾克、巨魔等英雄抗壓等團。

  到了握手的時候。

  Crown盯著秦浩的背影,直到他們轉回舞臺的另一側。

  回到后臺。

  秦浩發現Eimy臉上的表情掛著如釋重負。

  “丹哥。”

  Eimy抬眼看過來。

  “你這把太帥了。”

  Eimy愣了一下,很快露出標志性的憨笑。因為他臉型比較圓,笑的時候,會顯得臉更圓。

  “你說放豹女的時候,我嚇死了,生怕這局被爆爛。”到了這會,Eimy才敢說出心里話。那個時候,他太害怕打擾秦浩的思路。

  在這個團隊里,只有他們這些隊友才知道Penicillin到底背著多少工作量。

  倒不是責備Heart。

  只是他們只有一個教練,很多東西,都需要他們自己去考慮。

  跟游戲里做決策不同,BP的考量通常背負著更多的壓力。因為沒打出效果,就是會影響心態。誰賽前不是信心滿滿,覺得這個對位肯定不會出錯。

  打的時候才發現,理想跟現實始終存在差距。

  所以不管秦浩說什么,Eimy都同意。這份壓力秦浩在擔,如果放了豹女,發現解決不掉,最愧疚的肯定不是他。雖然很不想說,但事實就是如此。

  如果這把輸在豹女這個點,他可能不會那么自責。

  C博在旁邊來了一句:“相信PP,懂不懂啊。你不老,兄弟。”

  Eimy回嘴:“贏了伱當然這么說,快輸的時候怕不是來一句:兄弟,豹女有點猛,要不拼一波試試。”

  “哈哈哈。”

  這學的太形象了。

  打得有點難受,C博總會冒出一句:好像有點拖不了,來打波團吧。

  “沒問題的呀,那高地出不去,肯定得想辦法打波團。你不打團,他們的關鍵技能永遠都在。”

  秦浩聽著很可樂,不過到了這會,他才解釋道:“我當時覺得跟昨天第五把很像。”

  “蛤?”

  “跟SKT有什么關系?”

  C博跟Eimy冒出問號,旁邊IMP同樣好奇。

  “不是跟SKT有關系,而是我覺得他們輔助不會選軟輔。昨天打到第五把,Rox不還是堅信要讓上路有優勢嘛?然后中路出了個卡爾瑪你們記得吧。當時平隊你還說Kuro虛了,不敢跟Faker對線。”

  “所以我就覺得CoreJJ沒了婕拉,也不會去選卡爾瑪、璐璐打線優了。他聯賽包括季后賽,玩得多是布隆這種能幫隊伍撐一撐陣型的英雄,而不是跟著AD旁邊,全靠隊友擠位置。”

  “那他們這樣選,一定會放棄前期進攻,所以我才覺得可以放豹女,我們來打前中期,以線上為主,減少野區碰撞。”

  秦浩的邏輯并不難懂。

  說白了,就是打到這種時候,對面大概率會相信自己更拿手的內容。

  而且第一局贏,秦浩就發現SSG的中期側重點在于規避風險,而不是提升壓迫。他們拿到優勢,很少在塔前打架,更喜歡放出來逼迫技能,或者在野區打遭遇戰。

  塔前沖突少的話,守塔方壓力肯定沒那么大。

  “你有點懂啊,PP。你是真的用腦子玩游戲。”這一次,C博沒把自己帶進去。他承認第四局打完,他腦子已經是一片空白,純靠肌肉記憶和本能的指揮經驗在玩游戲。

  至于算計BP?

  這種念頭,起都沒起過。他只知道放什么都別放婕拉,不然下路壓力太大,他跟IMP只能一起坐牢。其他的沒有具體的概念。

  畢竟沒被婕拉折磨之前,沒有真正感受過三格血的花朵有多惡心,他也不會冒出這樣的感受。第一輪集火清不掉技能,婕拉有藍,下路就可以做到二拖三。

  不一定打擊殺,但一定能牽制打野的精力。因為不去保著解線,AD會難受。

  “打前期真沒問題,第五局他們慫了。”C博這會可以用很輕松的心情點評SSG。

  他已經快忘記第三局的窒息感了。

  “是啊,看到他們選ez配豹女,我就覺得這把前期應該能優勢。然后一級設計被平隊你猜到了,我就知道艾克要死第二次。那種線,他不會提前撤的。”

  IMP在幫忙翻譯,MaRin聽著連連點頭。

  而對Heart來說,他緊繃著的神經也是在確定晉級決賽后,才得到松弛。到了這會,他心里滿是贊嘆。

  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個被現場的美國觀眾呼喊ID的17歲少年。

  這樣緊繃的情況里,竟然還有心思揣測對面的心理。

  說真的,這有點顛覆Heart的三觀。

  他在當職業選手的時候,他在打世界賽的時候,最多想想某個英雄好不好用,對于整個的游戲走向,會處于一種比較模糊的狀態里。

  甚至說,他聽的最多的是嘴硬。

  輸了不是某個英雄的問題,而是某些細節沒做好,跟對位無關。除了特別明顯的被康特,沒有哪個職業選手會覺得某個對位玩不了。

  維克托不能打杰斯嗎?

  肯定能打呀。

  維克托悶頭發育,誰有信心一定能壓爛維克托。

  不過決賽打SKT……

  Heart心里有些遺憾,如果再多給點時間就好了,他們磨合的戰術太少了,跟SSG的BO5,只能靠中線發力。

  最后那把也是。

  野輔反蹲中線,借助發育良好的杰斯,第三次殺掉艾克,間接把CuVee打崩了。03的艾克,沒法跟蘭博對位了。到后面,每一波蘭博都比艾克先靠,再加上杰斯的團前Poke和燼的W,才導致SSG崩盤崩的那么快。

  他們已經組織不起防守了。

  不接團是輸,接團壓力又大。只能期待奇跡團。

  看著身前的隊員們。

  Heart放下沉重的念頭,他不想破壞此刻的氣氛。

  畢竟有時候,努力的過程同樣重要。SKT打線比SSG更優秀,那也是碰過之后的事了。

  秦浩還在跟隊友聊第五局。

  Heart想找MaRin說話,才發現他帶著笑,眼神一直停在秦浩身上。

  “恭喜你們獲得了今天的勝利。”

  秦浩在接受現場主持人的采訪。

  說到這句的時候。

  底下依舊有很多觀眾在喊“Kingoflife”。

  “你知道這句是在說什么嘛?”穿著高跟,年齡大概在27、8左右的女主持笑的很熱情。

  “我知道。”秦浩點頭。

  “哦?”女主持很詫異。卻聽秦浩講:“上上周吧,有人跟我講過。”

  “那你滿意這個外號嗎?”

  “我覺得有點太霸氣了。”秦浩說:“我第一次知道青帝,還是進季后賽的時候。當時看到這個外號,我就想起黃巢的那首詩。怎么說呢,總覺得粉絲太看重我了。

  他們其實不知道我私下里是個什么樣的人,憑借著想象,給我加了太多的濾鏡。

  其實我會有點惶恐,我知道我自己沒到他們說的那種程度。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青霉素一點,這是這個ID的本意。”

  聽著翻譯的話,女主持很是驚訝。

  這樣的答案……有點太清醒了。電競選手一般沒這么清醒,象征性吹捧2句,很容易找不著北。有時候看到這些人在臺上,傳達出一種上帝老二我老大的想法,她只會心里偷笑,然后加重對這一群體的偏見。

  女主持人心里興起不服,她引導道:“你不喜歡有很多粉絲,也不喜歡這些外號?”

  “不。”

  “被人認可,被人肯定,我會很高興。對于這些外號,我覺得我自己心里要清楚,它并不全是因為肯定,也包含著一些期待,一些壓力吧。”

  女主持人沉默了一會,換個話題:

  “你怎么評價自己在這個BO5里的表現。”

  “大師兄作為解說嘉賓,在這三個小時里,一直在夸你。”

  “首先的話,謝謝大師兄認可我的表現。”

  “但我覺得自己做的并不夠。二、三局,Crown選手拿到螞蚱的時候,我有點被打懵了。尤其第二局,我其實很想支援隊友,但又一直在想中一塔的事。當時腦子挺亂的吧,不是很好抉擇,不清楚這么做,會導致什么樣的后果。”

  “那第四局,為什么會想到選卡牌加老鼠呢?”

  秦浩坦誠道:“因為當時覺得輸的可能性蠻大的。就想著玩把卡牌,玩自己比較自信的英雄。記得半決打完,我跟我的隊友離開場館的時候,有個粉絲跟我說,他很想看到我去世界賽,很想看到世界賽出現卡牌。

  怎么說呢,反正第三把輸了之后,我下臺走在回休息室的路上,腦子里想起了這個聲音。而且我個人也比較喜歡卡牌……”

  “第四把,你們前期確實陷入了麻煩。”

  “嗯,卡牌不好打螞蚱,團戰也沒有螞蚱那么簡單、粗暴。玩的時候,聽著隊友的信息,我有想過這把輸了會怎樣。”

  “會怎樣?”

  不知不覺,采訪節奏被秦浩帶偏了。

  “明年再來。如果明年還能進世界賽的話。”

  秦浩笑了笑,給出回答。

  女主持跟著樂了一會,突然很好奇:“你對自己沒有信心嘛?我說的是拍宣傳片的那段話——此生僅有的機會,和你現在說的如果明年。”

  她問:“你知道大師兄曾經說過什么嘛?”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你知道?”

  “嗯,我有看過那個垃圾話。”

  “那你……”女主持很想說,你17歲就能帶隊進決賽,成績比大師兄好太多了,為什么看著不夠自信。

  秦浩自嘲道:“我第一次在職業賽場玩杰斯,是打VG的時候。打完之后,我甚至懷疑我這個實力能不能留在LPL。”

  女主持滿臉寫著不相信。

  但這就是秦浩的親身經歷。

  所謂的成功也就是這樣,沒人關注你以前怎樣,他們只看重現在。從霉菌、青皇再到青帝,秦浩真心覺得不要太在乎粉絲起的外號。

  沒人能判斷,這里面帶有多少濾鏡。不要陷在這些夸贊里。

  麥迪遜廣場花園的內部裝修,真的很大氣。

  站在這么好的舞臺中間。

  這種感覺當然很不錯。

  但不要忘了,職業選手百分之90的時間,跟舞臺無關。訓練室才是吞沒職業生涯的站臺。秦浩也不覺得站到這里,就有資格承諾未來。

  他還是喜歡行動。

  翻譯沒憋住,幫忙補充了一句:“Penicillin選手剛打夏季賽的時候,被詬病最多的就是英雄池。”

  女主持還是震驚。

  Penicillin,英雄池?

  SSG為了針對中路花了這么多力氣,最后2局的卡牌、杰斯,還是帶動了場上節奏。她覺得大師兄有句話說得很對:SSG整體實力強于LGD,之所以輸,只是他們太保守了。

  LGD拿到優勢,聯動會很頻繁,壓力給的很足,反觀SSG,拿到優勢更愿意慢慢打壓制。到了第五局,甚至被LGD的開局設計打暈了。

  簡而言之:SSG玩得束手束腳,看著倒成了硬實力落后的一方。

  北美觀眾聽著這個采訪,同樣感慨。

  “中國人都這么謙虛嘛,我要是有他這個實力,我直接在宣傳片喊: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Faker也是垃圾?”

  “垃圾。”

  女主持:“最后一局,你們怎么想到放豹女的。”

  秦浩:“我們也在賭。我們有在想,對面會繼續出奧拉夫。因為奧拉夫對游戲的前中期影響很大。”

  “你對Crown怎么看,點評一下你的對手。”

  秦浩想了想:“他很強,團戰站位很好。”

  真心評價。

  聽眾不這么想,現場響起幾聲噓聲和口哨。這些白人觀眾,還以為秦浩在說垃圾話。

  “(笑臉)他很強,然后他輸了。”

  “Crown聽到這句,要罵Fk了。”

  “他好有意思。我發誓,我開始喜歡上Penicillin了。我要成為他的粉絲。”

  “我早就是了。”

  “伙計,這是第一個把卡牌打上ban位的人。”

  “西門?”

  “西門是只有那2個英雄,ban了他就亂玩,這能一樣嘛。”

  “我無法反駁。”

  采訪結束。

  秦浩走出場館,站在停車場的空地,在司機大哥把大巴開出來的時候,他抬頭看到了一片缺少云彩的天空。

  咔嚓。

  秦浩拿起手機拍了一張。

  “PP,你在干嘛?上車了。”

  “哦,我拍張照。”

  坐到大巴里。

  回酒店的路上,秦浩把照片上傳到微博,點擊發送。

  “Penicillin更新動態了!!”

  某QQ群,管理員帶頭喊話。

  “說什么了。”

  “期待。”

  “我去看看。”

  十幾秒后,在很多人的催問聲中,這些看完回來的人一言不發。

  “咋了?我沒下微博,怎么沒人截圖啊。”

  “說了啥,急死了。我今天就只看了第五局,韓國解說那個哀嚎聲,聽得我好爽。”

  “說話呀,有沒有懂哥?”

  “喂喂喂。”

  有個兄弟說出感受:“就發了一張天空照,沒配文。”

  “蛤?”

  “什么天空照。”

  一名好兄弟截圖發在群里。

  一群人摸不清腦袋。

  “美國時間才下午六七點吧?”

  “差不多。”

  “那就是打完,才拍的。”

  “我還以為他至少會發個進決賽了。”

  “我也是。”

  一些人早已習慣Penicillin更新動態。比起那些只發商務的選手來說,Penicillin已經算是他們最能近距離了解到的選手了。

  有時候還會在評論區出沒。

  新的動態底下。

  發問號的更多。

  秦浩是復盤了比賽之后,才重新打開手機。

  在一條“Penicillin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底下,秦浩感受著關心,打字匯報道:“沒,我很好。”

  “哇,浩哥還沒睡嘛?”

  “我這里才晚上10點,還早。還有,叫我小浩吧,浩哥怪怪的。”

  “就叫就叫,你別管。”

  手機前,秦浩有點可樂。看到這位ID叫做“盟誓的文藝復興”又問:今天的動態怎么是一張照片啊。

  秦浩繼續打字:“嗯……不知道。”

  盟誓的文藝復興:不知道?

  Penicillin:對,打完之后沒那么多想法。

  盟誓的文藝復興:算了,你開心就好。我不能看手機了,老板等下要來。

  很快。

  這層樓下面,多了很多的評論。

  對于LGD殺進決賽,他們有著很多的感受,想跟Penicillin說。

  睡夢里。

  秦浩來到模擬空間。

  一周后,也就是10月30日,他們會對上SKT。

  打SSG的經驗告訴秦浩,如果太拼前期進攻,而沒有一點后期保障,節奏壓力會很大。

  他之前想的是多抓邊,多威懾,把其中一個點位打劣,結果SSG選個螞蚱就能讓他陷入兩難。

  所以。

  如何在保障中一塔的前提下,維持局勢,成了秦浩思考的點。

  因為中一塔不能放。

  丟2座邊塔,都不能丟中一塔。視野壓力太大了,想出去只能抱團擠中線,缺少戰術靈活性。

  換個意思。

  如果SKT中野也用這招,我該怎么辦?

  決賽BP,婕拉不能放,豹女可以放,凱南……還不確定狀態。

  還有燼。

  Bang的燼要比Ruler厲害。雖然秦浩沒有親身體驗過,但打Rox的那個BO5,Bang跟技能跟的很快。這是那天他對Bang使用燼的感受。

  在紅方還好,一二樓能拿2個英雄。ban婕拉,放燼加凱南,最少能拿到一個比較好用的單點英雄。

  但在藍方呢。

  他們有什么特別值得搶的英雄?

  模擬全局里。

  模擬跟SSG的半決比賽只需要700點。

  看著旁邊已經積累到2900,并且還在增長的模擬點,秦浩操控意識來到了白天才戰斗過的地方。

  SSG跟SKT當然是兩個不同的隊。

  但是,SSG的運營并不差。

  他需要用這樣的模擬,來判斷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2小局過后。

  秦浩擦了擦腦門并不存在的汗。

  上帝視角里。

  他發覺SSG更重視上半部。

  很奇怪,明明打的時候,他覺得安必信特別重視下半部。但在他們的溝通里,卻很參考上路的意見。

  秦浩覺得SSG推進壓力給的不夠,很多時候是因為SSG想放大CuVee這個點位的作用。他們覺得CuVee一個人就能打出牽制效果,沒必要搞那么多有的沒的。

  之所以這個BO5,安必信在下河道出沒的多,是SSG覺得LGD重心在下。安必信是來防這一點,順帶利用下路強勢推線的回合,擴大優勢。

  而按照秦浩他們的理解,一血塔才是值得注意的點。下路方便就去下,上路方便就逼上。就算交換,也只能換半區止損。

  這時候。

  秦浩腦子里又冒出昨天那個BO5。

  他當時有點奇怪Duke戰術地位偏低。其實巨魔這個英雄,死一次不是很傷,但死一次之后,隊友不來幫,那確實容易接著死。

  可Duke被犧牲之后,他中期不怎么提前過來參團。

  導播給到的鏡頭里,Duke要不就是在吃線,要不就是團戰打一半,他才過來幫忙收人頭,或者掩護撤退。

  很少看到他提前個幾十秒,幫隊伍頂陣型,然后隊友找機會開。

  要知道,巨魔這英雄正面騷擾能力挺強的,冰柱會放大c位的技能命中率。

  但就算Faker選到發條、Bang選到女警這種本身中期不夠強的英雄,巨魔也不會積極幫忙頂正面。

  這就是為什么對線期,Duke被抓,看著有點劣,打著打著到關鍵資源團,他裝備也沒落后。

  其實這件事,職業選手都懂。

  Smeb難道不知道Duke中期很在乎打錢時間嘛,知道又能怎樣,正面分不出勝負的情況下,邊路沒那么容易分出勝負。

  因為上頭了容易被抓。

  Smeb第一把選波比,估計就是覺得前期滾雪球,他中期幫著參團,利用多個前排的優勢,直接碾過去。

  在五個位置都選輸出的時候,選個前排中期很有強度。

  雖然Rox第一把輸了。

  但思路本身沒問題。

  何況。

  秦浩總覺得SSG的BP和執行思路,以及Rox的BP和執行思路,要比SKT符合比賽生態。

  昨天那個BO5,SKT出現了很多靠操作端翻轉局勢的事,沒Rox那么自然。

  像Rox跟SSG他們的戰術優先級應該都是這樣。

  如果上路能打出優勢,就優先靠上路打出優勢,利用上單的TP差在合適的時機打波小規模團,完成轉線拿塔控龍。

  要么就是中路拿到一定的推線權,施壓邊路拿到一血塔,而后轉線掃蕩入侵野區,擴大經濟,找機會結束比賽。

  秦浩想了想,覺得他們更像是SSG二三把的戰術。打Rox的第一把,Faker就是光靠對線,8分鐘壓回去三波,把中一塔磨得只剩一點點。

  這個過程中,Bengi的奧拉夫在兩側野區抓對位人,保證中路有一打一的環境。

  偶爾過來幫忙解線,讓Faker回家補狀態。

  除了這一點比較突出,沒覺得SKT有特別明顯的傾向。

  他們并不需要下路對線一定要拿到優勢,也不需要Duke對線打出壓制。

  好像就是雙c發育,看情況找節奏。

  秦浩腦海里冒出那個妖姬。

  想了想,感覺得ban。

  不止對線會感到壓力,到了團戰,他們陣型也不好維持。之前有段時間,秦浩喜歡ban妖姬就是這個原因,對面選這個,他能選的英雄就少。

  哪怕能打對線,中期團也特別不舒服,配合會很急。因為只能抓妖姬的技能真空期,開它隊友,或者它站位太激進了。但這一點,對面有時候會賣破綻勾引出手。

  你以為抓到機會,結果是對面故意給的。

  腦子里想法亂飄。

  秦浩選擇再次投入到跟SSG的比賽里。

  這次他在第四局BP的基礎上,換成瑞茲加金克絲。如果不是帶著不留遺憾的心,秦浩就會這么選。老鼠實在太拼了,當然,他的卡牌也沒好到哪去。前6分鐘,中線不止是隱身,因為小兵出不去還間接放大了野區壓力。

  隨后。

  秦浩指揮隊友放龍,放下一塔。眼位只保住路口區域,防奧拉夫刷完石甲蟲之后,下個河道就能完成繞側。

  從六分鐘開始。

  秦浩推了線,就會消失,給對面下路一點壓力。如果打野在附近,他會叫上一起排下河道眼,順勢往對面野區擠去點眼位。

  這樣做。

  雖然下一塔還是掉落,但掉落時間在10分鐘左右。安必信有三波靠下的動作。

  跟白天第三局不一樣的是。

  雖然他沒去下路抓人,幫IMP吃頭增長經濟,但中一塔沒有丟失。到了轉線期,再幫金克絲過渡一下壓力,中線局勢平穩了很多。

  跟白天做對比,局勢壓力明顯得到減輕。因為只落后了一千二,有金克絲、瑞茲,可以往后拖。拖到30分鐘,補點防裝,瑞茲就能去頂螞蚱的大招。

  只要不是被四個及以上的單位集火,肯定有交閃的空間。

  就這樣。

  在鏖戰到36分鐘之后,SSG開始想點子,秦浩抓到對面人員不齊的機會,開大送Eimy的皇子進場撐起陣型,金克絲無壓力輸出。

  從第一個減員開始,SSG根本攔不住啟動后的金克絲。

  這局贏下。

  秦浩更加覺得太拼前期,真的不行。

  第五局不是CuVee被一級設計了,等艾克拖到2件套,團戰并不好說。

  而且往中后期走。

  自己只要稍微照顧一下邊路就行,進攻壓力小了很多。可以更從容的把握決策。

  而且如果對面下路很激進,也還是可以抓。變成一塔控龍節奏,壓迫野區,再去圍繞大龍想辦法逼對面出來。

  一局不夠,秦浩又嘗試了一局。

  這次他仿照SKT第五局的模版,幫SSG拿陣容。當然,發條改成Crown應該會選的維克托,整體還是軟輔配線霸AD打強勢,中野相性加強,上單巨魔。

  LGD選女警、塔姆,中路負責推線能動的冰女搭配男槍,和上路納爾。

  看著血紅色的失敗。

  秦浩反而覺得這套思路要清晰一點。

  因為這把是純打團沒打過,中期僵持了很長一段時間,成功拖到了女警四件套。基本跟那天Rox第一把的后期節奏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

  Rox靠Peanut的蜘蛛撐起節奏,秦浩靠著游走消失,減輕女警的壓力。

  雖然也沒減輕太多,但靠著放塔和對面打野不敢越,下一塔11分鐘才掉。

  這種壓力是能接受的。

  因為這樣玩,陣容壓力沒那么大,劣勢個一兩千,不用特別急躁。

  而按照之前的一血塔思路,不太能接受中期落后一兩千。

  感受到意識被擠出模擬空間。

  秦浩睜開眼睛,起身拉開窗簾。陽光投射進來,今天的天氣還是不錯。

  先發。今天只有八千多。沒了。

  (本章完)

  地址: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