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5 MaRin說,Penicillin不輸任何中單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秦浩回到后臺的時候,領隊陳哥跟他講,LCK主持人邀請他跟MaRin過去采訪。

  到了世界賽。

  基本每一場打完,他們都很難逃避采訪任務。就像C博現在要去接受英文流,他其實很不想去,但沒辦法,LPL那邊邀請了IMP和Eimy,大家都有事做。

  跟著MaRin來到隔壁臨時改造的小演播廳。

  MaRin熟門熟路的和工作人員打聲招呼,帶著秦浩站到了攝像機前。

  負責采訪的主持人,秦浩也認識,好像被抗吧叫做咆哮帝。

  全鏞埈這會有點感慨。

  他邀請了三次,才把Penicillin邀請過來接受韓文流采訪,想想還有點不容易吶。畢竟英文流那邊非常喜歡采訪Penicillin。

  “恭喜你們獲得了今天的勝利。”

  全鏞埈先是恭喜,忽然看向翻譯:“Penicillin選手,你會用韓文打招呼嘛?”

  聽了翻譯的話,秦浩偏頭看著MaRin露出鼓勵,對著鏡頭大大方方念了出來:“anniuhasaiyo。”

  “怎么樣,算標準嘛?這是我跟MaRin哥和IMP哥學的,其實也就會一兩句,還有,阿西八。”

  見秦浩一本正經喊出阿西八,全鏞埈繃不住了。他很害怕秦浩飆出更過分的話。這豈不是顯得他們韓國選手私下里也喜歡噴人。

  而在韓文流直播間。

  秦浩剛出現在鏡頭里,就惹起了議論。

  “這就是那個巖雀玩得很好的小子吧。”

  “對,在他們那邊很優秀,被譽為國產中單新勢力。”

  “他才17歲,確實很厲害,都進四強了。”

  “不如Faker。”

  “怎么可能跟Faker比。”

  “SSG應該能贏LGD吧。”

  “當然,LGD也就簽運好,根本沒碰到過我們。”

  “有點小帥。”

  彈幕沉默了一兩秒,果斷發起批判,“什么意思,MaRin不帥嘛?”

  “為什么要夸一個中國人帥。”

  “這種彈幕真惡心。”

  全鏞埈顯然不知道韓文流在議論什么,不過他知道邀請Penicillin過來,肯定會比平時的采訪有熱度。

  捫心自問,他在解說席看到LGD走進四強,其實很希望看到這種結果。

  否則四強三支韓國隊,卻沒有LPL的隊伍,贏起來未免不爽。

  這樣才好。

  讓SSG在BO5里正面摧毀LPL的一號種子,比賽才足夠精彩。

  “你們平時都這樣溝通嗎?”

  全鏞埈好奇道。

  MaRin趕緊擺手:“不是,可能IMP訓練賽這方面比較多一點(指臟話),但人要想熟悉新的語言,最容易記住的就是這一類吧。我在中國,也學會了‘伱好’,‘牛逼’還有‘狗東西’。”

  全鏞埈:……

  旁邊的翻譯快笑死了,但為了維持專業的形象,只能憋著。

  聽MaRin念了幾個中文詞匯,秦浩倒是沒啥感覺。

  他早就知道MaRin能聽懂一點中文,只是想說流利,對他來說還是太難了。LGD甚至不想花錢請中文老師。

  IMP的中文水平,大部分也是靠環境和PYL。兩人搭檔了2年,IMP說話都還有點含糊。

  “可能臟話,確實更容易被大腦接收。”

  全鏞埈快速下了決斷,繞開這個話題。

  “三比零C9,現在什么感覺?我記得Penicillin選手還是第一次進世界賽吧,你覺得跟聯賽比起來,有什么不同,會不會心里更有壓力,更緊張。”

  “肯定比聯賽有壓力吧,畢竟全世界的召喚師都在看你操作。萬一失誤,會覺得很丟臉。”

  秦浩想了想,又說:“贏下C9的話,如果是剛才,我會說非常興奮。但現在,就覺得還好,激情已經過去了。我只覺得他們當中有很多優秀并且世界賽經驗比較豐富的選手,能贏他們,會多些信心吧,對我,對我們這個團隊,都是這樣。”

  “之前沒有信心嗎?”全鏞埈追問。

  “有。我的意思是,贏下C9,我們會有一個更好的狀態去迎戰SSG。”

  MaRin在旁邊點頭,用韓語補充:“為了這次世界賽,我們準備了很久,就覺得把握機會吧。”

  “哦”

  全鏞埈拉長音調,然后問:“那你們怎么看待下一場BO5。看過SSG在D組的發揮,會怎么想?”

  MaRin先接話,“他們當然很強,但結果怎樣,碰一碰才知道。我相信Penicillin在中路,不輸任何人。”

  “不輸任何人?你似乎給出了一個很高的評價。”全鏞埈真的驚訝了,他沒想到去年的冠軍上單,今年跑去LPL撈金——

  韓網觀眾都這么看,罵他也主要罵這方面,覺得在他心里,錢比成績重要。

  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就算要恭維隊友,保持團隊氛圍,也不需要用到這么認真的口吻吧。何況,人家根本聽不懂。

  借助翻譯的口,意思已經過了一遍了。

  全鏞埈愣了一下的時候。

  韓網彈幕在失控:

  “他知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背叛了SKT還不行,還要背叛賽區。他怎么敢說不輸任何人的,Faker跟他當過隊友,連這也不認嘛。”

  “人家FMVP上單,可能就覺得隊友都是彩筆,奪冠他功勞最大。這種人,難怪會拒絕其他戰隊的報價,選擇去LPL。”

  “惡心,沒有電競精神的家伙,為了錢,連這種討好LPL的話都要說。”

  “早看出這個狗崽子會咬人,當初MSI就是,不是他上路打不出足夠的壓制,根本不用走到第五局。”

  “去年世界賽,只是恰巧讓他撞到了紅利,夏季賽還只能玩前排才有保障的家伙,搖身一變,竟然成了FMVP。”

  全鏞埈整理了思路,繼續問MaRin:“跟Faker比呢?可能這個問題有點冒昧,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在你心里,你怎么看待前后兩任的中單隊友。”

  “單純站在上單的身份,我覺得Penicillin更對我胃口。我不是說Faker不好,他很強,強的讓我曾經有些自卑,覺得拖累了他。

  但要知道,Faker在17歲的時候,沒有這樣成熟的大局意識。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天賦的一種。

  畢竟我們之前春季賽其實打得很糟糕,打得很不像一個團隊。后面隊伍說要試訓新中單,我第一次跟Penicillin配合,就覺得很舒服。”

  “可能你們會覺得我在說大話,或者怎么樣。”

  說到這,MaRin停頓了一會。

  “不過我不屑那么做。”

  “Penicillin有多出色,是能看出來的。我知道你們會說他在逃避對線回合,換血鏡頭比大部分中單都少。這些聲音,我們教練也曾經疑惑過。

  但這就是他獨特的地方,他才是真正貫徹團隊這個理念的中單。

  我們從春季賽的一盤散沙,到殺入四強,他的指揮和串聯功不可沒。”

  “可你夏季賽的表現,就是比春季賽出色。”全鏞埈說:“我有關注過你的比賽,狀態看上去很不一樣。”

  MaRin笑笑:“我已經過了吹噓自己的年齡。”

  說起表現,眉宇間閃過一絲心傷:“我每一天起來,都覺得比過去的自己更差。我以后都不會比S5的我更強。”

  他偏頭看了眼安靜發呆的秦浩,又說:“只是有點可惜不能早2年跟Penicillin當隊友。作為上單,我其實不想操心位置之外的事,而這些事,Penicillin梳理的比我好多了。

  真的,只有跟他當過隊友,才知道事少有多舒服。”

  沒有針對秦浩的問題,翻譯沒有吭聲。

  也是因為兩人交流的很快。

  “所以,去年……”

  MaRin知道主持人想問什么,他再一次重申:“我對待比賽都很認真,但作為選手,我的生活里不是只有比賽,我有我自己的思考。”

  談起Faker。

  MaRin只能想到訓練賽,因為一兩個配合沒打好,靠著使性子不走來“要挾”他們加練。

  用要挾二個字也沒錯。

  有時候狀態不好,就是不好。何況時間長了,總覺得麻木。

  說是隊友。

  但怎么跟他保持一個更親近的關系呢?

  跟秦浩相處起來,不需要考慮這么多。

  他的自律只針對他自己,他并沒有那么多要求。

  不會在你心情最低落的時候,還在為了游戲決策起爭執。

  說得難聽點。

  俱樂部有規章制度,他不滿意,就可以擺臉色?難道所有人的狀態都跟他同步嘛。

  他不會在媒體面前詆毀誰。

  但問他想不想回去SKT,內心告訴他:并不是很想。

  就算回去,也不能是隊友的身份。

  全鏞埈:“世界賽到現在,只有你們使用巖雀。你們內部怎么看待這個英雄。”

  秦浩從安靜中回過神。

  問到我了?

  秦浩想了想,好像沒覺得有什么。

  “我個人比較喜歡吧,其實季后賽的時候,我看AFS玩了一把巖雀,但效果不好。

  他們跟我們打過訓練賽,不過我覺得那把的巖雀大招不能那樣放。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你這波要放大,那我建議配合兵線進去封路的時候再使用,否則效果太差了。”

  全鏞埈:“第二局比賽你們打得特別順,當時覺得怎么樣?”

  “其實沒有特別深刻的感覺。”

  秦浩認真的闡述著事實:“巖雀這英雄就是很好打過于注重于往后拖延的陣容。當時BP選完,我就覺得有了。只是沒想過會這么快。”

  “C9要哭了。”

  “巖雀這英雄被削了推線,應該不強吧。”

  “強度是不強,但LGD玩著很強。別忘了,半決賽贏EDG,他玩了三把巖雀。”

  “為什么我們的隊伍不會巖雀?”

  “有必要會嘛,辛德拉、沙皇、維克托都能打吧。團戰還更好打傷害。”

  全鏞埈最后問道:“接下來迎戰SSG,想說什么。”

  “想贏。”

  誠實的回答讓全鏞埈大腦宕機了2秒,差點懷疑翻譯在亂搞。

  “只是這些?”

  “面對這個問題,我確實只有這個想法。”

  采訪結束。

  部分留學生第一時間把素材發回抗吧。

  看到MaRin那一段。

  有些人不敢相信,就跟那些韓網觀眾再怎么罵MaRin不重視情誼,也沒想到MaRin會說這些。

  “Penicillin在中路,不輸任何人。”

  看著MaRin說出這句。

  靠著字幕理解意思的抗吧黃牌們,頓時沸騰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韓國選手在鏡頭前對他們說出這樣的話。

  還是一個跟大魔王當做隊友的人。

  “MaRin這么喜歡Penicillin啊。”

  “兄弟,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喜歡跟誰相處這種事太主觀了。我又不是MaRin,我怎么知道。”

  “讓我選,我肯定選Faker。不懂Penicillin拿什么碰瓷Faker,青孝子收收味。”

  “哦,那MaRin也是青孝子?人親口承認跟Penicillin搭檔更舒服,也沒說Penicillin比Faker強吧。”

  “不輸任何人,不就是比Faker強?”

  “不輸就是贏,好像沒問題。”

  “可這是團隊游戲啊,Faker身邊也有Bengi、Bang這樣的隊友,他也不是一個人奪冠吧。為什么你們都不聊聊S4,聊聊冠軍輔助福滿多哪去了。”

  “哈哈,SKT粉絲是這樣的,S4等于不存在。說難聽點,后面說是神,也是S5又奪冠了,要是S5不奪冠,S3賽季Faker半決賽打不過酒桶,逼得必須ban的事,肯定被人天天嘮。”

  “去年MSI,MaRin被SKT粉絲噴了那么久,對SKT有怨氣很正常吧。鍋都讓他跟輔助背了,中路不敗妖姬撞墻沒人提。”

  “收收味,解讀這么多干嘛,騙兄弟可以,別騙自己。冠軍在哪拿的,MaRin能忘?”

  “確實。”

  “真夠可笑的,都碰不到SKT,不知道LGD粉絲裝什么。”

  “還沒打,就見不到?開香檳都很熟練哈。”

  “搞得好像LGD不開香檳一樣。嘿嘿,比不過Godv親自開香檳。”

  “粉絲行為,正主買單。青孝子真有點魔怔,天天硬夸。”

  “夸你嗎。”

  “滾回你的微博去,別來抗吧玩這套。”

  “勞資是黃牌。”

  (本章完)

  地址: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