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 懦弱之舉,MaRin絕不姑息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昨天被卡薩丁打暈了。”

  “別搞,你最后那波大龍位置卡的不錯。誰指揮的?”

  “本天才自己想到的。”

  “好好好,你這么玩是吧……”

  第二天吃中飯的時候,秦浩在跟sask微信聊天。

  這些日子,sask越發沒心氣。用他的話講,次級聯賽有兩種隊,一種想爭名額,一種并不想,恰好,RYL就屬于不想爭名額,純在混日子的隊。

  下放之后,比賽沒人復盤,BP隨心所欲,輸贏更是不重要。

  秦浩以前一直不懂,為什么說“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現在好像能體會點了,越是了解這些,就越跟想要的東西撕裂。

  在秦浩眼里,sask一直比較樂觀。

  有些愛顯擺,卻不會因為一點摩擦,恨不得動用武力。

  他只是愛說真話,很少思考是否傷人。

  秦浩低著頭,腦子里閃過好幾個片段,唯獨不知道怎么安慰。

  他現在處境比sask好多了。

  遲疑了好幾秒。

  秦浩發了張自己最喜歡的小貓圖,打字說:“你想過以后嘛?”

  “錘子以后,這賽季打完,都不知道有沒有人要。”

  “你想過轉幕后當教練嘛。”

  “現在很多選手轉教練,LCK那邊就有不少來LPL謀發展。”

  “我覺得你溝通也不差,至少,你肯定比我們原來那個助理教練適應。”

  原來在RNG,二隊那個助理教練天天正事不干,還喜歡拉著他們當陪玩。

  屏幕界面冒出很大段話。

  這叼毛還是這么啰唆和自以為是。

  sask打了又刪,最后發了句:那我真要投奔伱了。到時候去LGD應聘助理教練。

  “好。”

  PYL覺得秦浩有受虐傾向。

  下午單排,他坐在旁邊,親眼目睹秦浩在排隊過程中,喜歡找那些不夠友善的評論看。

  看了一遍不夠,還要看第二遍。

  這樣的舍友,好可怕!

  PYL思考著這個問題,偷偷跟Eimy嘀咕。

  Eimy昨晚沒睡好,這會正困著。在他看來,秦浩只是有點二筆,欣賞黑子,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好吧,確實不能理解。

  為什么只挑被罵的反復品味?

  莫不是……

  秦浩很享受“被罵”的滋味。

  到了晚上訓練賽。

  秦浩主動要求玩杰斯,站在背后的Heart心里一陣別扭。

  不是因為杰斯玩得爛,而是看出秦浩在“進步”。

  這個昨天還壓不住卡薩丁的杰斯,現在對戰Cool的辛德拉,也是輕松穩住,甚至還能找到空隙偷傷害。

  明明只過去了一天,Heart很驚訝。

  難道秦浩上手英雄很快?

  可平時沒看出有這種天分啊。

  Heart是見過那些天賦怪的,說難聽點,像杰斯這種熱門英雄,他們模仿不出秦浩昨天的那種僵硬。

  所以Heart才奇怪。

  他知道秦浩昨晚有在加練杰斯,但加練這種事,短時間內很難看出變化。

  這一經驗,在秦浩身上被打破了。

  杰斯這把的對線,已經達到選英雄的預期效果了。

  雖然打團味道還是不夠……

  本以為今天就這么過去。

  到了第二把訓練賽。

  游戲時間進入到5分鐘。

  MaRin忽然起身,語氣激烈。

  “你到底管不管?”

  “慶歡,注意場合。”

  “打野這個狀態,你就當看不見?”

  就在剛才,他鱷魚紅怒W咬住的情況下,Eimy盲僧Q空氣。

  繃不住了……

  沒見過這么抽象的配合。

  這么瞬間,MaRin很想吵一架,撕破臉皮。如果這樣能激起某人的羞恥心,那就算達到目的。

  他覺得隊伍成績差勁的主要原因,就是打野不行。除了在野區悶頭發育,沒有太多規劃可言。

  甚至就連刷野,都稱不上高效。

  明明復盤的時候教過前期路線,到了比賽,也不會按照計劃執行。

  明明沒有主見,卻有奇奇怪怪的點子。

  他不明白一個職業打野,為什么可以把把沒思路。

  春季賽他忍了,給了些期待,適應賽場需要時間嗎。

  但Eimy這種態度談得上積極嘛?

  適應得慢,又不去加練,天天到點就休息。

  對線規劃一坨shi,團戰團戰沒腦子,眼睛永遠只看得到面前那一丁點大的區域,浪費了太多的配合機會。

  而且。

  你Heart既然選擇轉型教練,該當惡人的時候就得當惡人。

  訓練賽沒打好,安慰,正賽沒打好,還是安慰。

  這樣的安慰,誰會放在心上?

  誰會重視?

  誰又在乎?

  嘻嘻哈哈又一天過去了。

  說實話,他對打野的期待已經放得夠低了,但總能刷新下限。

  紅怒W,能跟不到天音波,我打你個西八!

  夏季賽中單才變正常,為什么總有人要破壞這份美好……

  Heart跟MaRin出去了。

  IMP表情微妙。

  秦浩跟PYL面面相覷,不太懂上單怎么跟教練“吵”起來了,語氣整得挺激動。

  只有Eimy氣場低沉。

  MaRin出去之前,瞪了他一眼。如果眼神帶殺氣,他已被戳得千瘡百孔。

  過了好一會。

  秦浩才注意到Eimy情緒不對。

  在他印象里,Eimy比較活躍,但今晚的訓練室實在太安靜了,安靜的不像LGD。

  MaRin一個人坐在位置上,似乎什么都沒發生過,Heart教練也一如既往坐在沙發區監督,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慢慢的,開始有人上樓休息。

  LGD沒有硬性規定訓練時間,只要有第一個帶頭,訓練室很快就會變得空曠。

  秦浩目送著隔壁李元輝起身。

  李元輝默默回避秦浩的眼神,害怕被糾纏打solo。

  最后。

  訓練室只剩下秦浩跟Eimy。

  秦浩再神經粗大,也察覺到了什么。

  空氣流動著尷尬。

  Eimy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有些粗:“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菜?”

  秦浩一愣:“沒有啊。”

  Eimy頓了一會,說得又那么肯定:

  “但我就是菜啊。很多人都這么說。”

  憋了一整晚,Eimy這會倒是敢破罐子破摔。

  或許內心深處,他覺得秦浩不會說出去,不會嘲笑他,更不會拿他的懦弱開玩笑。

  他覺得秦浩就是這么個人。

  “訓練賽打到一半,他出去了一趟。”

  “后面教練還安慰我,讓我不要放在心上。”

  Eimy就像在說另一個人:“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他臉色給誰看?給我。”

  “他說我不想贏?誰踏馬會喜歡輸。下路叫我去,我去了,上路打信號讓我看,我去了。我有在聽指揮,可成績就是很一般,就是比去年差。”

  “誰都有情緒上腦的時候……”秦浩開口。

  Eimy渾身放松,后仰,看著天花板,“我知道,教練也這么說。”

  “可我c不了啊,我要是能c就好了。操作失誤,心里就會發狠,告訴自己下次不要犯同樣的錯。但其實還是會犯。”

  “后來我想明白了。我拿到優勢不穩,少帶線上節奏更好。你知道嘛,我很怕被反蹲到,很怕配合不到位,丟掉很多東西。”

  這是Eimy心里話。

  他覺得大部分對局,隊友對位節奏還不錯,自己去幫,反倒起了負作用。如果所謂的配合,會經常出現這種結果,那心里負擔也太重了。

  重到Eimy想逃避。

  難怪幫線上,打野的操作總是帶著猶豫,難怪溝通時,總希望線上先動手,Eimy其實害怕背鍋……

  “我以前覺得上分跟踏馬喝水一樣簡單,隨便哪個同學請我一包煙一瓶營養快線,我順手就幫他晉級。現在卻覺得好難,不打韓服也都打不動……”

  懦弱之舉。

  輕易的從嘴里說了出來……

夢想島中文    愛發微博的我,成了職業通天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