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一章【香港之行(三)】(!)
 

第六百八十一章【香港之行(三)】(!)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4日  作者:蕭瑟朗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 蕭瑟朗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第六百八十一章【香港之行(三)】(!)
蘇豆豆帶著石嘉佳走了之后,兩只小蘿lì的情緒明顯更高了許多,看到永遠環繞在自己身邊蹦蹦跳跳的小蘿lì,石磊也不得不感慨年輕真是無極限,平時也看不出這倆小蘿lì的體質有多好,偶爾石磊還會教育她們,讓她們多注意鍛煉。可是今天石磊算是徹底領教了少年人的體能,那是完全可以用精神力來進行置換的。

石磊雖然接近三十歲了,可是連續十年不斷的練拳,其身體狀況不知道比普通人好了多少。即便如此,在陪著兩只瘋魔了一般的小蘿lì在迪士尼樂園玩了一整天之后,石磊還是有種渾身癱軟的感覺。

如果只是身體的疲乏倒也就算了,關鍵是精神上也實在負擔不輕。

兩只小蘿lì明擺著百元禁忌,就像是兩只小樹袋熊似的,恨不能掛在石磊的身上。左邊一個右邊一個,發育也接近尾聲的青春身體,就那么毫無顧慮的緊貼在石磊的兩臂上,有時候還會來個大熊抱,面對面,石磊常常能感覺到來自這兩只小蘿lì口中呼出的熱氣。

不管石磊心里對這兩只小蘿lì有沒有特殊的想法,心理上就算再如何堅定的不受挑逗,可是生理卻往往不受控制。這是單純的條件反射,別說是兩只干凈單純的小蘿lì了,就算是兩個素不相識只要別長成芙蓉鳳姐那德行的姑娘在一個男人身上這么蹭上蹭下的,那個男人也必然會生出一些生理上的變化。沒有變化的要么是功能有問題,要么就是他其實想要的是男人,除此之外再沒什么可解釋的了。

所以可想而知石磊這一天渡過的有多么的艱難,蘇豆豆還在的時候還好點兒,石磊至少可以拉著蘇豆豆的手,手里再抱著自已的兒子,這樣的話,即便蘇豆豆混不介意兩只小蘿lì搞七捻三這些小名堂,她們倆也不會有太多機會。

偏偏蘇豆豆帶著石嘉佳走了石磊當時真是想說我跟你們一起走的,可是誰讓他早早答應了這兩只小蘿lì到香港的迪士尼來玩兒呢?

所謂天做孽猶可恕,自做孽不可活,石磊今兒算是徹徹底底的體會了這句話的含義。

傍晚時分回到酒店蘇豆豆和石嘉佳不在房間,問了一下集團的人,才知道蘇豆豆和石嘉佳跑到南丫島那邊去了,今天回不回來都兩說。石磊給蘇豆豆打電「展翅的水印」話,可是半天都沒人接聽,石磊也不清楚蘇豆豆到底在發什么瘋,不過這對于蘇豆豆而言也算是常態,石磊就沒有繼續打過去了。蘇豆豆這一點還算好等到她看到石磊的未接電「展翅的水印」話應該會回過來的。

發布會雖然已經結束了可是正好遇到圣誕節,集團高層還要留下來應付各式媒體的采訪,而普通的工作人員也都干脆留在香港玩凡天。石頭集團這方面的福利一向不錯,不至于說事情一結束就把員工往公司趕,雖然說是年底,不過今年的事務基本上都算是已經完成了,這幾天原本也該到了集團尾牙的時刻,所以除了自身有工作必須趕回去的人其他都算是留了下來。

留下來歸留下來,可是大部分人都是留下來玩的,這種時間顯然整個樓層都空蕩蕩的除了個別留守的員工,其余人都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原本石磊是想把段慶來他們幾個一起喊上吃晚飯的,可是問了一下,段慶來他們都各自有各自的應酬。除了石頭集團高管的身「展翅的水印」份,段慶來這些人也都有各自的私人交際,在香港這種地方是絕對不會缺乏應酬的。看了看留守的那幾個員工,石磊發現自己真要是喊上他們一塊兒吃飯,估計這幾個家伙反倒是有夠誠惶誠恐的了,這頓飯指定吃不好。

無奈何,石磊在房間里沖了個澡,本來還想稍微休息一小會兒,閉閉眼,緩緩神,然后再喊上那兩只小蘿lì下樓吃飯,或者干脆叫點兒客房服務,就在房間里用餐算了。可是他剛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浴巾還放在腦袋上擦著頭發呢,就聽到外頭傳來一陣紛亂的敲門聲。

不需要聽伴隨著敲門聲的大喊大叫,光是聽這種敲門的聲音,石磊也知道唯有任家那兩只小蘿lì敢這么干了。

帶著頭疼的情緒,石磊打開了房門,躍入眼簾的,是兩只俏麗到極點的小蘿lì。

其實這么些年下來,石磊也早已看慣了這兩個小丫頭了,十五歲的年紀,個頭卻也長到一米六以上了,看樣子還能再住上抽點兒條,估計到最后長到一米七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說起來,這兩個丫頭跟石磊的六個女人中的任何一個單比,肯定都是有著不小的差距的,就算是跟薛婷婷比,這倆妞兒甚至也還略遜一籌。

但是一來勝在年輕,蘿lì和成熟「展翅的水印」女性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概念,那股子逼人的青春氣息,遇到石磊這種說起來只有三十不到,但是心理年齡實際超過五十的男人,就顯得極其的可貴了。大叔愛蘿lì,往住不是因為什么齷齪的念頭,也不是有什么變態的嗜好,更多的,就是一種很單純的對于年華的追思。

石磊的情況比較復雜,他的心態絕對是五十歲上下的,可是身體卻是個不到三十歲的身體,這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也會影響他的心理念想。不管如何,真正的大叔在面對小蘿lì的時候,心理上終究是有一點兒罪惡感的,石磊的心態在五十歲左右,自然也會產生這樣的情緒。可是他很清楚,在這一世,自己除了一段那一世的記憶,所有的方面都符合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人的狀況,這種罪惡感就又不會像是尋常的大叔那么強烈。并且由于這樣的一種很復雜的,交織不清的狀況,使得石磊的心里對于這兩只小蘿lì,還是有一種很奇特的感情的。說不清道不明,真要說是哥哥對妹妹,又不是那么恰當,可是真要說讓石磊產生將這兩只小蘿lì也收了的念頭,似乎也不太現實。

第二個方面呢,這兩只小蘿lì還有個極其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她們倆是幾乎完全一樣的。以石磊現在和她們之間的關系當然是可以不費太大勁兒的認出誰是誰來,可是依舊不妨礙當她們一起站在石磊面前的時候,會讓石磊覺得驚嘆不已,一種對于造物主竟然可以造出兩個完全一模一樣的小蘿lì的驚嘆。

倆丫頭個子已經和成年女人沒什么區別了除了年輕帶來的細膩之外,還有一點讓幾乎所有男人都混牽夢縈的地方。那就是膚白勝雪,石磊的六個女人,除了蘇豆豆算是那種市場雜志上宣稱的健康的小麥色肌膚之外,其他幾個都白的亮眼。尤其是頭三十年幾乎沒怎么見過陽光的沈怡,更是白的仿佛一團雪一般。不過十年的時間過去了,眾女多多少少都受到年紀以及在外奔忙的影響,膚色肯定是沒有十年前那么潔白了。唯獨這兩只小蘿lì卻是剛剛好的年紀。

今天呢任雪琴和任雅琴打扮的一模一樣都是橘色的連身裙,裙擺拖在膝蓋附近,腳上穿著一雙洗的極其干凈的帆布鞋,腦后都扎成簡單的馬尾,導致石磊一打開門,那一股子青春就逼面而來。佐以橘色的連身裙,就仿佛兩團小小的陽光,一下子就將原本有些疲憊的石磊照耀的頓時來了精神。

石磊刻是并不避諱自已的眼光,看到兩只小蘿lì就這般俏生生的攜手站在門口,不開口不做動作,石磊也一時間分不清誰是姐姐誰是妹妹,而那股青春洋溢的氣息,讓石磊的目光就從頭到尾開始將兩只小蘿lì打量了一番。

小蘿lì很驕傲,迎著石磊的目光tǐng起了發育接近尾聲很胸脯,基本上十五六歲的年紀,胸部的輪廓是完全已經綻放了出來。通常還會有第二度的發育,但是那就需要男人的滋潤了。

石磊的身后是著名的維多利亞港,即便是在年底,香港的日落依舊比多遲。夕陽的余暉從窗口傾瀉了進來,輕巧的繞過了石磊的身體,投射在兩只小蘿lì的身上。使得她們比雪更白的柔nèn肌膚之上,仿佛被撒上了一層金燦燦的粉末,閃耀著極為動人的神采。

“你們伯動作倒是tǐng快的!”石磊放下手里的浴巾,順手往旁邊一扔,轉身回了放。

兩只小蘿lì一起走了進來,任雅琴的小腿輕輕一勾,房門就被關上進。石磊剛好回頭看到這個情景,幾乎被任雅琴那露出在夕陽余暉之下的潔白小腿晃花了眼睛。

“我和姐姐一起洗的……當然就快咯!例是石頭大哥姐你,大慢了。哎呀呀,我們都餓死了,晚上你打算帶我們去吃什么呀?”

聽到任雅琴的聲音,石磊無奈的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水,沖著兩只小蘿lì晃了晃,意思是問她們要不要。兩只小蘿lì一起搖著頭,石磊心道看起來這叫客房做送餐服務是沒戲了,還真是必須帶這兩只小蘿lì出門吃飯了。

“你們想吃什么啊?”

“我們要吃正宗的深井燒鵝!”兩只小蘿lì看來早有主意,異口同聲的回答。

燒鵝是嶺東的傳統美食,而深井燒鵝則是香港菜里最著名的燒鵝品牌,在內地幾乎每一家嶺東菜館或者港式荼餐廳,都會標注自己是深井燒鵝。這個要求聽起來似乎很簡單的樣子,可是加上正宗這兩個字,石磊就知道,恐怕是要跑一趟深井才可以了。

深井位于新界的荃灣西北部,而石磊他們住在維多利亞港的香港島這邊,距離深井還真是頗有些路程。且不說二三十公里的路程,單是要過海,這路上的時間恐怕就不會少。

是以石磊皺了皺眉,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們倆又吵吵著餓了,再往深井跑不合適吧?這會兒正是香港最堵的時候,等我們到了那兒,怕是都至少八點多九點鐘了,那還不得餓死啊?”一聽到石磊的話,兩只小蘿lì似乎也早有準備:“樓下不遠就是銅鑼灣呢,那邊小吃很多啊,我們先過去隨便吃一點兒墊墊肚子,順便在銅鑼灣逛一逛。等到八點多鐘路上不堵了之后,我們再去深井那邊啊。剛剛好,晚飯過了,夜宵還沒有開始,正好是沒什么人的空檔時間!”

石磊無語了,看起來這兩只小蘿lì是什么都已經計劃好了,那也的確沒什么可說了的,直接按照這兩只小蘿lì的安排辦吧,不然有的煩了,石磊可是最架不住這倆小丫頭的煩的。

也換了身很休閑的衣服,石磊便跟著這兩只小蘿lì一起出門了。在香港就是這一點比較好,夏天也不會太熱,冬天也不見得多冷,抗凍的話,這種天穿著短kù襯衣都可以出門,像是任家這兩只小蘿lì,穿著這樣的連身裙可能會稍微有點兒涼,不過基本上也不會真正給凍著,畢竟也還有二十度附近的溫度。所以石磊也只是穿了件薄外套,下身是一條棉質的運動kù,倒是和兩只小蘿lì的風格比較相似。

出了酒店的門,走不多遠就是著名的銅鑼灣,這里本就是香港最繁華的地段之一,是商業和娛樂的集中地。白天就已經人流密集,到了晚上,就更是人滿為患。事實上即便排除了游客,銅鑼灣單是居住的人口密度也達到了每平方公里一千六百多人,加上游客和前住這里休閑購物的人群1雖然不至于說是摩肩擦踵,但是基本上站在銅鑼灣任何一個位置,轉個身就能撞到人是肯定不會錯的。

兩只小蘿lì顯得很興奮,一左一右包夾著石磊,是不是的抱住石磊的胳膊,可是卻又會被周圍形形色色她們沒怎么見過的新鮮玩意兒所吸引。看到什么吃的東西都想嘗一口,看到什么好玩的都想過去看一看。這就不是高智商能解決的問題了,反而智商越高好奇心往往也越重,是以在這種地方,石磊是會覺得有些吵鬧的,可是兩只小蘿lì卻是興奮異常,平日里本就從來都不老實的她們,就越發的顯得活潑無比。

石磊跟著兩只小蘿lì緩緩前行,只覺得這兩只小蘿lì一會兒自行消失了,可是就當石磊四下張望想要看看這兩只小蘿lì跑到哪兒去了的時候,她們倆又會神奇的出現,然后重重的抱住石磊的胳膊,整個小身板兒都會沖擊到石磊身上來,搞得石磊雖然不至于心猿意馬,可是也多少會有些不好受。畢竟是兩具含苞待放的青春身體啊,隨著人群的擠撞,再加上她們自已主動的觸碰,石磊經常在rǔ波蕩漾之間來回的碰撞,心里著實有些叫苦不迭。

路上倒是接到了蘇豆豆回過來的電「展翅的水印」話,只是蘇豆豆告訴石磊,她和石嘉佳走了一天的路,實在累的不行了,決定今晚就不回酒店了,留宿在南丫島。其實說起來,南丫島和香港島之間的距離倒是不遠,只是島上兩大村落之間基本都是山間小路,必須步行,單程預計都在兩個小時以上,蘇豆豆當然問題不大,可是石嘉佳畢竟是個小孩子,蘇豆豆帶著他,估摸著沒有四刨、時都走不到南丫島另一頭的村子。

對此,石磊雖然有些擔心,不過也只能囑咐了幾句,然后說好明天他到南早島去找蘇豆豆和兒子,也便只能掛上了電「展翅的水印」話。

聽說蘇豆豆和石嘉佳不回來了,兩只小蘿lì相視詭笑了一下,石磊是沒看見,如果看見了,肯定會好好的緊張一番的。

到了八點多鐘的時候,兩只小蘿lì終于心滿意足的逛夠了,三人回到酒店拿了車,過隧道去了九龍島,朝著深井的方向而去了。

石磊其實很不想去,一來在銅鑼灣將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已經吃的基本七八分飽了,二來去深井還真是頗有些路程,蘇豆豆和石嘉佳在南丫島石磊也并不是特別放心,還想早點兒回到酒店,然后跟蘇豆豆通個電「展翅的水印」話,早些休息明早也好早些過去接他們母子倆回來。可是這倆小蘿lì依舊興致勃勃的,完全不知道累的樣子,石磊也不得不遷就她們,畢竟,這算是很早之前石磊就對她們許下的一個承諾。

兩只小蘿lì顯然是早就準備好了,提前問過了人,是以到了深井之后直接就指點著石磊在一家燒鵝店門口停了下來,熟悉的就仿佛她們曾經到過這里一樣。

不過說實話,這家店還真是有些特別,一般來說,很少會有像是這家店這樣,單獨只賣一種食物的,偏偏這家店就是專賣燒鵝,而且即便是在晚飯過后夜宵未到的時間,門口依舊排著一條短短的隊伍,足見這家店在香港恐怕也是名氣極大的一家店面了。

以前在電影里倒是見過這樣類似的鏡頭,女主角想吃某家店的燒鵝,然后男主角就不顧一切的駕車深夜前往深井,當然電影里通常都會表現的人家店鋪正打算打炸,男主角抱住店主非要人家再弄個燒鵝什么的。石磊倒是真沒想到,現實里也真的就有這種能讓香港人跨過二三十公里的路程專門跑來買一份燒鵝帶走的店鋪。!。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第六百八十一章【香港之行(三)】(!)

推薦小說: 仙河風暴 | 我的主神是團長 | 御天神帝 | 娛樂之最強大腦 | 開海 | 江南第一媳 | 仙玉塵緣 | 網游之天下第一 | 美食獵人 | 巨星 | 超能名帥 | 校花的貼身保鏢 | 從地球開始變強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萌娘武俠世界 | 馬前卒 | 極品仙府 | 炮灰攻略 | 九轉星辰變 | 官居一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神豪農場主 | 活在電腦里 | 異界召喚之千古群雄 | 回到山溝去種田 | 重生大牛人 | 神話禁區 | 永恒武道 | 美漫法神 | 完美神豪在都市 | 命運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