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七章【戴罪請罰】
 

第六百六十七章【戴罪請罰】


更新時間:2015年09月12日  作者:蕭瑟朗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 蕭瑟朗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第六百六十七章【戴罪請罰】
(求訂閱!)

平京,中南海。

這里是代表著共和國最高權力中心的地方。

對于王小齊而言,中南海這個在全中國老百姓眼中頗為神秘的地方其實也沒什么可神秘的,自從成為狼牙的預備役隊員之后,一直到他成長為真正的狼牙隊員并且如今成為狼牙的骨干成員,十多年的時間里,他進出中南海的次數,少說也數百上千次了。

不同的是,那些時候他都是作為某位首長的貼身保鏢進入的,而今天,則是以待罪之身進入。

按照常理來說,即便是狼牙隊員違反軍紀,也不可能由中央領導親自問責,甚至于不會由軍委的領導來問責,而只是狼牙內部進行批評或者處分,狼牙實在是一個特殊到極限的部隊。可是這一次,王小齊等三人剛剛搭乘軍機從申浦返回,降落在石景山的軍用機場內,沒等下飛機呢,就看到機場里站著兩名的中將,他們周圍是荷槍實彈的特種兵隊員,全副武裝,如臨大敵。

在兩名中將的身邊,是狼牙部隊現任的隊長,王小齊在飛機的轟鳴聲中,對自己的兩個隊友說道:“嗬,看起來對咱還tǐng重視,弄出這么大的陣仗。”

那一男一女一起咧嘴笑了起來,似乎很得意的樣子,讓看到飛機外的情形感覺到緊張無比的薛婷婷,也略微放松了少許。

飛機還沒有完全停穩,王小齊就打開了艙門,直接從飛機尾部跳了下來。

把薛婷婷從飛機上接下來之后,王小齊這才小跑著跑到狼牙現任隊長的面前,叭的就是一個軍禮,同時也對那兩名中將敬了個軍禮,才說道:“戰士王小齊請求歸隊!”

隊長點了點頭:“這兩位是的同志,你們這次違反軍紀,需要跟他們去配合一下調查。”

王小齊似乎根本沒把那兩名中將太放在心上,只是對隊長說道:“薛婷婷順利帶回,請求交由總參的同志接手。”話里的意思很明顯,除了蘇言之,其他人想帶走薛婷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想從他手里搶走薛婷婷,那么就先過了他們三名狼牙隊員的關。

別的不說,光憑這份狼牙隊員才可能培養出來的獨特氣勢,就已經相當令人嘆為觀止了。其他任何部隊,哪怕級別再高的人,也絕不敢當著兩名中將的面說出這樣的話的。

狼牙部隊的現任隊長顯然很習慣這樣的說話態度,在軍隊里,狼牙就是有這份傲氣,一個狼牙小隊足以完成一個師團才能完成的攻擊任務,這就是狼牙賴以驕傲的地方。這種榮耀,任誰也無法抹去,更何況,狼牙隊員都是隨時準備替中央領導擋槍子的成員,生死對于他們而言,才叫真正的置之度外。

不過這次他們的隊長并沒有開口,而是那兩名中將之一很是威嚴的說道:“你們這次不是出任務,是違反軍紀的私自行動,薛婷婷同志要交由我們來進行審問。”

“中將同志,我們狼牙的行動什么時候輪到其他部隊指手畫腳了?”王小齊毫不客氣的就頂了回去,雖然說王小齊對政治方面了解并不多,卻也知道這兩名中將是支持薛遠方的人,他現在唯一感覺到困惑的,是他們的隊長為什么居然不開口。連王小齊都敢不給這兩名中將面子,何況他們的隊長?雖然沒有被冠以狼牙的稱號,但是好歹他也是獲得過紫色狼牙勛章的人,作為狼牙的隊長,除了最高首長的命令,其他部門的命令是一概可以無視的,王小齊不明白他們的隊長這次為什么會允許這兩名中將帶著人來圍在這里。

不過這也僅僅是奇怪而已,王小齊絕對不會懷疑自己的隊長是不是倒向薛遠方的陣營,要知道,狼牙是國內最精銳的特種兵部隊,也是靳家兩代人親造出來的部隊,就算不在某種程度上支持靳家成員的上位,也絕不會倒向靳家的政治對手。

王小齊相信,他們的隊長一定有什么苦衷,或者說,是什么特殊的原因。

那兩名中將顯然很惱火,之前沒開口的那位甚至揮了揮手,周圍的那些特種兵舉著槍都朝前邁了幾步,但卻也不敢靠的太近,狼牙隊員的近戰能力在國內絕對是超一流的,就算是每年軍隊里大比武比出來的兵王,也在他們手下走不出幾個回合。別看這會兒特種兵的人數多,可是真要是被逼得無法開槍只能依靠拳腳打近戰,他們未必留得住王小齊三人。

王小齊看到周圍那些特種兵的舉動,傲然笑道:“怎么?居然有人想要抻量抻量我們狼牙隊員的本事么?也好,很久沒跟其他部隊的同志交手了,讓我來看看,你們這幫家伙有沒有長進。”之所以可以這么傲氣,是因為國內幾乎任何一支特種兵部隊里,都有一些隊員是接受過狼牙隊員的試訓的,周圍的這些特種兵里,王小齊也認出了一兩個人,曾經是他教過的學員,這些人都是在經過考核之后,被認定不可能進入狼牙預備隊的成員,可即便如此,他們回到自己的部隊之后,也都成為了各自隊伍中的絕對精英和骨干。

“混賬!王小齊,你是個軍人,你應該知道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無論任何情況下,你都必須服從命令!”那名中將見王小齊如此混不吝,怒道。

王小齊瞇著眼睛,很不屑的模樣:“我是個軍人,可是我是狼牙的成員!除了我們隊長,以及最高首長,我們有權不聽任何其他部隊的命令。中將同志,你是想要違反這條紀律么?”

這話說的就讓那名中將頗有些難堪了,的確,狼牙部隊的成員是有這樣的特殊權力,他們可以在任何情況下違抗任何除了有限的幾個人之外的其他人的命令,哪怕那個人的級別高到摸天的程度。

這時候,狼牙部隊的隊長開口了:“小齊,這次是大首長下的命令,讓你們跟這兩位同志去中南海直接交待問題。”

聽到隊長的話,王小齊明白了,這個命令不是現任的一號首長下達的命令,而是那位上任的老首長下達的命令。因為在狼牙部隊之中,他們管如今的一號首長就是直接稱呼一號的,包括在保護一號首長安全的時候,他們也都是直呼一號,而不是說什么大首長之類的。

“我們可以去,但是薛婷婷同志,我們必須交給總參的同志!”

見王小齊如此堅決,狼牙部隊的隊長眼里也閃現了幾分欣慰的光彩,他轉過身對那兩名中將敬了個軍禮,平靜的說道:“大首長的命令,我已經轉達完畢,剩下的事情,請兩位中將同志接手。”說罷,他放下手,邁開大步竟然就這么離開了。

很顯然,這名隊長是很不愿意來為難自己的手下的,但是,靳明鏡雖然是第三代狼牙,可是畢竟已經退出了狼牙部隊,他的調動就是違反紀律的,而王小齊等三人的行動即便是在他的同意之下出動的,也依舊違反了紀律。之前中央首長得知王小齊三人去申浦搶人了,大發雷霆,這名隊長倒是想把責任攬到自己頭上,可是無奈那幾位又怎么可能去理會他的大包大攬?一號首長也只是痛斥王小齊等人膽大妄為,只是靳明鏡已經主動來請罪了,他的火氣其實早已小了很多。而前任首長卻是氣到不行,他怎么也想不到,靳家對于狼牙部隊的控制能力居然強到如此地步,一個電話就能讓狼牙成員不顧生命危險去幫他們做事,這若是靳明甫上臺倒也罷了,真要是薛遠方上臺,說實話,狼牙部隊都有可能讓人不敢放心。總不能說再去培養一支新的中南海保鏢隊伍吧?

于是就有了這一幕,在前任首長的強烈要求下,這兩名中將便帶著這些特種兵過來將王小齊等人逮捕歸案,當然,任何人都知道,王小齊等人不管如何違反紀律,只要接到命令,他們依舊會老老實實的去中南海接受任何審問。這兩名中將的意圖也就很明顯,他們就是為了薛婷婷而來,而目的,當然是跟申浦的市委甘泉以及政法委關華是一樣的。

可是,他們也萬萬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王小齊等人還敢公開抗命,而狼牙的隊長,竟然將中央的命令宣布完成之后,就徹底撒手不管了。這種舉動看似合情合理,畢竟從老首長的命令角度,王小齊等人的逮捕權是在這兩名中將的手里的,但是現實情況卻是,沒有這名隊長的協助,誰有把握把王小齊等人帶回去?難道真的要動手么?可是刀槍無眼,真要出了問題誰來負責?

偏偏他們又無法指責狼牙部隊的隊長的舉動,人家就是來協助宣布命令的,宣布完了,他愿意就協助你們把人帶回去,不愿意,完全可以袖手旁觀。人家不是也沒徹底離開么?只是坐在了旁邊的軍車上,冷眼看著這邊的態勢。

“王小齊,你把薛婷婷交出來!”其中一名中將厲聲命令。

王小齊很是不屑的理也不理他,直接抓起薛婷婷的手腕,小聲說:“別怕,有我在,誰也動不了你!”說罷,拉著薛婷婷就要離開,而他的兩名戰友,那一男一女也早已收起嬉笑的神情,一前一后和王小齊形成一個三角形,將薛婷婷圍在中間,三人步調一致的朝著機場出口走去。

他們這一動,特種兵的那些戰士也都動了,只是誰也不敢迎上前去,只是隨著他們三人的步伐緩緩后退著,和三人依舊保持著足夠的警戒距離。

那兩名中將哪怕早就知道狼牙的隊員可能不聽指揮,卻也沒想到他們會如此一點兒面子都不給,這倆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部隊里打滾了一輩子,現在幾個二十來歲的兵,就敢這么放肆,這叫他們倆的面子往哪兒擱?

“你們退什么退?給我拿下!他們三人嚴重違反軍紀,不聽上級命令,形同叛逆。”

在這樣的命令之下,那些特種兵也是無可奈何了,只得硬著頭皮端起槍停下了腳步,迎候著王小齊等三人的逼近。

“張放,你膽兒還是真肥了?”王小齊看著最前方的那個特務連的連長調侃道。

“徐繼超,你是想跟老娘動手么?”王小齊身邊的女狼牙戰士也開了口,笑瞇瞇的,好似在一般。

“來來來,老子好久沒調教你們這幫二把刀了,徐青,你先來!”第三名狼牙的隊員也開了口。

那三個被點到名的,都是這支特種兵隊伍里的軍官,而且都是曾經去狼牙部隊試訓的成員,現在早就成為了各自部隊里最強悍的軍人。但是他們都很清楚,他們仨加起來,都不會是那個女狼牙隊員的對手,遑論一對一了。

而且,他們就像是申浦那名隊長一樣,對于王小齊等這幫狼牙出來的隊員,他們曾經的教官都是有著深深的畏懼心理的,或者不能說是畏懼,應該說尊敬多過于畏懼,哪怕他們的年齡多數比狼牙部隊的成員要大一些,想當初,他們受訓的時候都是二十多歲的成年人,而王小齊等這幫狼牙部隊的成員,多數都是十七八歲的半大娃娃,可是,也就是這幫半大娃娃,打的他們落花流水,最后還把他們操練成如今這種身手。

“教官,我們……”三人一起為難的開口,腦中的思想斗爭很是激烈。首先是根本沒把握留下三人,其次也根本不想跟王小齊他們動手,可是,上頭的命令卻又讓他們很是為難,狼牙是不受其他部隊的監管的,可是他們卻只是普通的軍人,再如何特種兵也得歸上級軍官管理啊,何況現在下命令的是兩名中將。

“就沖你們這份猶豫,老子今兒不讓你們斷手斷腳!”王小齊的話,口氣大的驚人,面對大幾十號特種兵隊員,手里還都端著槍,他竟然仿佛視對方于無物一般。

王小齊說完這句話,三人的腳步明顯加快,可是卻又依舊保持著極其完整的三人環住將薛婷婷護在中間的狀態,整個小群體,就像是一個整體一般,齊刷刷的朝著那些特種兵中間扎了進去。

這時候,那些特種兵們似乎也做出了最后的決定,以被王小齊等人點到名的三人為首,齊刷刷的讓開了道路,甚至聽到那三人各自低聲給自己的隊員下達命令:“集體讓開,放教官過去!任何人不許輕舉妄動!”

一瞬間,剛才還呈現緊張對峙的場面,現在卻變成了一大群特種兵恭送王小齊他們離開,看的那兩名中將目瞪口呆,也是震怒不已。

“報告首長,我們執行命令不利,愿意接受部隊的任何懲罰!”那三名被點過名的軍官,在王小齊等人上了一輛車暴土狼煙的徹底離開之后,一起跑到兩名中將面前,將槍械遞到他們面前,一副任打任罰的模樣。

這兩名中將這會兒也無奈了,懲罰這些特種兵隊員又有什么意義呢?他們要的是薛婷婷,而不是王小齊,更不是追究這幫特種兵把王小齊等人放走的責任。

這時候,狼牙部隊的那名隊長,也終于發動了自己的車子,開到那兩名將軍的面前,笑著對他們說了一句:“兩位首長,也請你們記住,我們的名字叫狼牙!”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隨即是車子離開機場的聲音。

“狼牙……狼牙!”那兩名中將一起低聲喃喃,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王小齊三人帶著薛婷婷離開石景山機場之后,立刻跟總參那邊取得聯系,實際上就是跟蘇言之取得聯系,親手將薛婷婷交到蘇言之手里之后,他們才駕車直奔中南海。在門口,車子甚至都不需要減速,只是將狼牙的徽標拍在了車頭上,中南海的警衛員就無條件的放了行。這,也是狼牙部隊的一大特權之一。

時間已經來到了2007年的10月8日凌晨一點鐘,王小齊等三人毫無懼色的走進了中南海的某間小會議廳。這里,政治局的幾位常委都在,當然,前任的老首長也在,同時,還有剛才那兩名灰頭土臉被王小齊擠兌的體無完膚的中將,不用說,他們已經告過狀了,只是,這狀告的似乎意義不大。

接受批評是一定的,狼牙部隊再如何特殊,也終究是軍人,就算其他部隊的領導不能直接命令他們,可是這里,卻聚齊了所有可以命令他們的人。

“是誰,允許你們今天私自行動的?”一號首長威嚴極盛。

王小齊上前一步,先敬了個軍禮:“報告首長,狼牙靳明鏡告知我們他的朋友有危險,我們狼牙部隊的成員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辱及狼牙的家人和朋友,是以違反了紀律,私自行動,和任何人無關,完全是我們自發的行為。我們深知自己的錯誤,請首長責罰,我們絕無怨言!”

作為狼牙部隊的絕對骨干之一,二十八歲的王小齊,骨頭比誰都硬,即便是在面對共和國最有權勢的十幾個人,他所說出來的話,依舊中氣十足。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第六百六十七章【戴罪請罰】

推薦小說: 星虐 | 刀劍神皇 | 宿主請留步 | 眾神聊齋 | 永恒武道 | 鐵血神劍 | 仙家萌喵嬌養成 | 妖怪管理員 | 我掌華娛 | 超級因果抽獎儀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魔法種族大穿越 | 魔界的女婿 | 穿越寧采臣 | 穿越火線之戰神榮耀 | 全能國師 | 崛起之新帝國時代 | 雄霸蠻荒 | 槍臨星空 | 打開你的任務日志 
上一章  |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戰國之軍師崛起 | 詭神冢 | 1950香江大亨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無相進化 | 魔境主宰 | 這世界的土著好兇猛 | 開掛闖異界 | 直播之工匠大師 | 天下豪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