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裁決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客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客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28日  作者:七十二編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裁決 | 七十二編 
 
裁決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客
初秋又熱了幾天,然后隨著幾場寒雨涼了下來。

當北方的人們已經穿上了厚衣服的時候,南方的樹木也已經開始變黃,落葉繽紛。往年,這是一年中最靜美的時刻。而如今,南方卻是一派忙碌而混亂的景象。

盧利安惡魔入侵事件圓滿解決之后,人們的注意力焦點又集中到了北方的戰爭和南下的魔族進程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龐貝帝國連遭慘敗,魔族兵鋒勢如破竹的消息,也陸續傳來了。

輿論頓時一片嘩然。

人們憂心忡忡。一些人指責龐貝帝國這是禍水東引,一些人猜測魔族忽然發力,背后一定隱藏著什么秘密。而更多的人,則看著戰爭地圖上魔族飛速蔓延的箭頭,計算著抵達自己家園的時間。

斐烈帝國和索蘭帝國皇室,都召開了緊急會議。各大家族各大公國,也都加快了征兵和集結武裝部隊的步伐。同時,三大帝國的信使以最快的速度往來穿梭,以交換情報,協商舉行聯合會議的日期。

人們猛然發現,留給人類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作為三大帝國中唯一一個還沒有同魔族接戰的國家,索蘭帝國目前的處境最好,但也由不得任何拖延浪費了。幾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一|本|讀|小說,火凰軍團就已經奉命北上,為聯軍集結做前期的準備。

在索菲婭的指揮下,一隊隊斥候被如同豆子一般灑了出去。他們將深入龐貝帝國境內,取得魔族的第一手情報。同時,各大行省,各大家族以及帝國邊軍和皇家騎士團,也陸續啟程,向北方邊境集中。

在經歷了一場灰頭土臉的入城儀式之后,聚集在盧利安的各地貴族軍隊是動身最早的。幾乎是一夜之間,城外的營寨帳篷就已經拆了個干干凈凈。那些威風凜凜的騎士們走得無聲無息,就像從來都沒有來過似的。

不過,人走了,可并不意味著人們的議論就此結束。即便是在魔族的陰影下,這依然是街頭巷尾最熱門的話題。無論是貴族聚會還是低矮破舊的小酒館里,總會有人口沫橫飛談論當日的景象。

一臉的幸災樂禍和嘲笑。

幸而,外地貴族們的尷尬沒持續多久,大伙兒的注意力就被陸續開始的騎士訓練所吸引了。

騎士訓練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兒。哪怕是小地方的鄉巴佬,也見過自家領主的私兵訓練。更別提整天看著慕尼城衛隊騎士飛馳來去的慕尼城居民了。不過這回不同的是,如今集中在軍營里的,可是南方最精銳最出色的傭兵。

他們不但實力超凡,而且戰斗經驗極其豐富,個個都是上過刀山下過火海,地獄門前打過滾的老鳥。跟他們比起來,當初加入軍營接受訓練的三大訓練營的學員,簡直就像是幼兒園的小孩子。

因此,每天南門軍營外都聚集了許多人。

大家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懷疑。

所有人都知道,傭兵都是些喜歡自由桀驁不馴的漢子,個個閑散慣了。睡覺睡到中午,喝酒喝到爛醉,打架斗毆賭錢更是家常便飯,誰敢在旁邊說一句,準是眼睛一瞪,缽大的拳頭就沖臉上去了。

往年征戰,低階傭兵為了搏個出頭還會加入烏合軍。而這些高階傭兵,自己的身份地位就超過了大部分軍中騎士和軍官,就算他們想參戰,也往往讓軍中指揮官為之頭疼,不知道怎么安排。

這一次這么多高階傭兵全都聚集到一起,他們能老老實實服從命令,遵守紀律,真正成為令行禁止的軍人?

那可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不過,好奇也好,懷疑也罷。事實上,從入城儀式過后的次日起,慕尼城南門軍營的大門就處于緊閉狀態。誰也無法一探究竟。

大家能做的就只是等待。誰也不知道,當訓練結束的時候,從軍營里走出來的究竟是一支怎樣的軍隊。

“怎么樣?”

當法諾走進阿道夫書房的時候,正坐在堆滿信函和文件的書桌前的阿道夫放下了手中的公務,抬頭問道。

法諾的臉色有些憂郁,他搖了搖頭道,“情況不怎么好。”

“哦?”阿道夫將手中的鵝毛筆插進墨水瓶,站起身繞過書桌,“怎么回事?按理來說,這幫人的態度,應該不是問題啊。”

“態度的確不是問題,”法諾苦笑道:“問題是他們的習慣。”

軍中集訓,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周了。

因為這一次招募的都是傭兵,因此,盧利安對訓練也格外重視。不但法諾親自坐鎮,更抽調了巴伐利亞騎士團,慕尼城衛隊的多名將領和一些在這方面能力突出的領主,其中包括尤金,艾佛森等人。

這些人,可都是盧利安軍方赫赫有名的鎮山石,在士兵當中享有極高的聲望。讓他們來親自訓練,完全是大材小用。

可是,就是這樣的豪華教官隊伍,現在看來,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正如人們猜測的那樣,要把一幫自由散漫桀驁不馴的傭兵變成令行禁止遵守紀律的軍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外面的人們只是議論和猜測,而身為集訓主官每天直接面對這些傭兵的法諾,簡直深受折磨。

論態度,這些傭兵都沒有問題。別說那些加入南十字星騎士團的傭兵,就是加入盧利安軍的普通低級傭兵,也完全收起了以前的桀驁。

究其原因,形勢所迫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魔族南下,每一個人都面臨生死存亡的現況,更讓大伙兒有一種使命感。

沒人愿意在這個時候拖后腿,那樣的話,哪怕是在往日傭兵團的兄弟面前,也抬不起頭來。個性也好,脾氣也罷,都統統收了起來。

尤其是南十字星騎士團的傭兵,更是珍惜機會。

要知道,許多成員都是羅伊一再放寬數量限制才得以加入的。不說那天變魔裝,就單單是薪資條件和身邊的一幫集中了南方傭兵中最優秀,并且共同經歷過深淵之戰的兄弟,就足以讓每一個人都咬牙堅持。

可是,苦也好累也罷,都不是問題。問題是這些傭兵的生活和戰斗習慣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過來的。

軍人是集群作戰,對個人的要求是完全服從整體。大部分時間里,無論是進攻還是撤退,無論是大集群還是小戰陣,都如同機器上的零件一樣,只能按照最嚴苛也最死板的設定行事,由不得半點自作主張。

可傭兵,卻是一個要求判斷力,要求經驗,更要求靈活的職業。

傭兵們執行不同的任務,會采用不同的方法。在戰斗中尤其注重靈活變通,不然的話他們根本活不到現在。況且,傭兵大多是小隊作戰,對集群作戰完全不適應。別的不說,單單是一個隊列,就讓法諾頭疼不已。

排一個整齊的隊列很簡單,可要讓傭兵們在戰場上也讓隊列保持齊整,在任何狀況下都進退如一,嚴格按照戰術行事,那可太難了。

聽了法諾的匯報,阿道夫一時也是愁眉不展。

當初他主動接下南十字星騎士團訓練的事務,一來是想幫幫羅伊,因為和羅伊比起來,盧利安這方面的人手資源更充足。二來,盧利安招募的人也不少。反正都要訓練,多一個南十字星傭兵團也是順手之勞。

可沒想到,這十幾天過去了,訓練還是原地踏步。

阿道夫的老臉有些發紅。

在軍事方面,他的確不怎么樣。整個盧利安家族能拿得出手的也就索菲婭一個。如果索菲婭在的話,他還能把這個難題丟給女兒。可如今索菲婭不再,連法諾都沒辦法,他更是一籌莫展。

“對了,那些矮人和精靈呢?”阿道夫問道。

“更難……”法諾覺得自己嘴巴都在發苦,“矮人那暴脾氣,跟野牛似得。列隊的時候還好好的,個個認認真真地排整齊。可一旦下令前進,就嗷嗷叫著往前沖,別說隊列,就連拉都拉不住。”

阿道夫在沙發上坐下來,捂住了臉。

法諾還在繼續道:“問他們為什么不能保持隊列慢慢走,你猜他們怎么說?”

阿道夫沒好氣地瞪了法諾一眼:“我還猜?!”

法諾有些尷尬,趕緊道:“他們說,他們腿短,大腿小腿加一塊兒也沒咱們半條腿長,所以從來都是喜歡跑。要慢慢走的話,咱們走出十米他們也走不出兩米去。況且,打架的時候不沖快點,還磨蹭什么?去晚了人都被別人給殺了。”

“有道理。”阿道夫又捂住了臉,**一聲,問道:“那精靈呢?”

“精靈的問題,不是這方面,”法諾道,“他們的問題是——他們根本就不屑于我們人類的戰術。”

“好吧。”阿道夫已經沒脾氣了。

“殿下,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我們還好辦,把人盡量打散了分到各營去。慢慢也就融合了。可南十字星騎士團……唉,羅伊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眼看魔族就要來了,他日后難道真的拉這么一支隊伍去北面?”法諾問道。

阿道夫揉著眉心,說道:“再想想辦法吧……”

話音未落,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抬頭看去,只見老卡恩一臉奇怪地走進了書房,稟報道:“殿下,有客來訪。”

“哦?”阿道夫問道:“誰?”

老卡恩有些不可思議地道:“是戰斧騎士團的雷諾大公爵,他親自來了。”

“他在哪兒?”阿道夫霍然起身,問道。

“南門大營,”卡恩道。

“大營?”原本已經準備讓人更衣會客的阿道夫頓時一愣,他沒想到,雷諾到了盧利安求見自己,卻沒來府邸,反倒去了軍營。

“是的,殿下,”卡恩道,“他說想看看南十字星的那些傭兵。”

一聽到這個,阿道夫臉色一變。

“走!”

軍營里,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雖然如今的慕尼城兵營已經比斐烈帝國入侵之前擴大了三倍。近期工匠們更是加班加點修建營房,平整操場,許多營房甚至連油漆還沒刷。

可是,當盧利安各地領主領著集結北上的軍隊來到慕尼城,當數以千計的傭兵加入軍中,軍營還是顯得擁擠不堪。

走進營地,就只聽見四周到處都是此起彼伏的吼聲,腳步聲和口令聲。大大小小數十個操場,每一個都人滿為患。

士兵們在軍官的指揮下進行著各式各樣的操練。一些人在練習戰陣隊列,一些人在習練刺殺。弓箭手們將成捆的箭矢釘進箭靶中心,騎士們策馬飛奔,一波又一波的在沖刺中將手中的騎槍刺向旋轉的練習器。

在中央操場,更有手持巨盾的重甲戰士在練習劈殺。

穿著數百公斤重甲的他們,每前進一步,都讓大地一陣震動。而手中戰斧的每一次劈殺,都是風雷聲聲。

這樣的景象,足以讓任何一個盧利安人為之熱血沸騰。

不過,當一輛沒有任何標識,也沒有護衛的馬車從營區道路駛過的時候,馬車中搖搖晃晃的艾弗森發現,對面坐著的這位一頭銀發,臉膛方正不怒自威的老人,連往外多看一眼的興致也沒有。

哪怕是從自己的慕尼城衛隊騎士團的訓練場經過,他的眼色也是一片淡漠。

對此,艾佛森只能暗自苦笑。

換成別的什么人,艾佛森自然不會服氣。可車中坐的這位,卻是成名數十年,統領著帝國五大騎士團之一的戰斧騎士團團長雷諾公爵。不但身經百戰威名赫赫,更是親手帶出來一支百戰百勝的虎狼之師。

別的不說,就單說這次惡魔入侵,艾佛森就親眼見識了戰斧騎士團的強大。

哪怕是在統軍將領的亂命之下,戰斧騎士團發動的沖鋒,包括最后時刻的回轉,都展現除了他們極高的訓練水平和執行力。數千騎士令行禁止宛若一人,這樣的軍隊,在戰場上是最讓對手膽寒的。

而這,還是雷諾大公多年沒有親自領軍的情況下。

據說,這位戰斧騎士團的締造者,近些年似乎有些倦怠。騎士團都交給幾個兒子統領,他自己則在帝都養花種草,過一種普通老人的閑適生活。除了偶爾能在皇室或軍部會議看到他之外,人們很難看他走出家門。

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七八年了。以至于私底下有人傳言,說是他和唐納德鬧翻了,因此被唐納德剝奪了權柄,軟禁了起來。

這種傳聞似乎很有些市場,可對此,雷諾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他完全保持著沉默,把自己的身影影藏在帝都東南薔薇山綠蔭掩映鳥語花香的古堡里,遠離紛爭。

可讓艾佛森沒想到的是,這位傳奇人物,竟然秘密來了盧利安。

而且是在這樣一個讓人浮想聯翩的時間點。

眼看帝國聯軍就要北上集結了,沃茨和老巴諾又剛剛死在這里,忠于皇室的盧利安早已經是唐納德的眼中釘肉中刺。而這個時候雷諾到來,究竟是想做什么?艾佛森可從來沒聽說過他和大公有什么交情。

“這里,就是南十字星騎士團的訓練營?”在軍營的東南角,馬車駛入了一個臨時圍起來的營地,遠遠地離著熱火朝天地操場,停了下來,雷諾把臉隱藏在窗簾后,觀看操場中的騎士訓練,皺眉問道。

“是的,雷諾大人。”艾佛森點頭道。

自從南十字星騎士團入營以來,這里可成了整個軍營的中心。幾乎每一天,都有各營的戰士來這里看熱鬧。以至于到最后,法諾不得不下令禁止此類行為并且在營地四周豎了一圈高高的柵欄。

此刻,操場上進行的是隊列訓練。

訓練包括控馬,列隊,變陣,行進間變陣,低速行進,中速隊列展開等等。至于高速沖鋒和絞殺中的戰陣配合,還是沒影兒的事兒呢。

可即便如此,傭兵們也是亂作一團。不是步點錯了,就是隊列亂了。變陣和中速隊列展開更是一塌糊涂。以往的戰斗經驗和本能,使得這些傭兵總是會下意識的做出錯誤的反應。哪怕他們已經在努力克服,效果依然很糟糕。

艾佛森注意到,在訓練場上又一次因為錯誤而叫停之后,雷諾的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聽說你們已經訓練了兩周了?”雷諾回過頭來,問道。

哪怕馬車里的光線有些昏暗,可艾佛森的臉還是明顯脹紅了。不過,這時候他也只能老老實實地點頭道:“是的,大人。”

“那位里奧先生,還真是放心啊……”雷諾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艾弗森簡直無地自容。

不過幸虧,雷諾并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而是半閉著眼睛養神,嘴里問道,“對了,大公殿下什么時候來?”

“應該快了吧。”艾佛森剛剛撩起窗簾往外看,就聽見一陣馬蹄聲響。

旋即,印著火蜂紋章的馬車,就在卡恩和法諾的護衛下飛馳而來,停在了馬車的旁邊。

艾佛森如遇大赦一般開門下車,還沒等他說什么,阿道夫已經沉著臉,急匆匆地上了馬車,只聽砰的一聲,車門關上了。

艾佛森和卡恩,法諾三人面面相覷,都不禁縮了縮脖子。

“雷諾,”阿道夫一上馬車,就大馬金刀地在雷諾公爵面前一坐,一臉戒備地直問道:“你來這里干什么?”

“盧利安?”雷諾問道。

“我是說這里,”阿道夫指了指車窗外的操場,“南十字星騎士團的營地。”

“哦,”雷諾一臉坦然地道:“我本來就是為他們來的。”

“為他們?”阿道夫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冷笑一聲道,“你想干什么?難道,你還想打他們的主意?”

“不行么?”雷諾淡然反問道。

“當然可以,”阿道夫冷冷道,“不過,如果你的情報系統沒癱瘓的話,我想你應該先了解一下究竟有多少人和你有同樣的打算。然后再跟他們好好聊聊,看看他們是怎么灰頭土臉離開的。那或許對你會有些幫助。”

說著,阿道夫指著操場上訓練的南十字星騎士,譏諷道:“不然你以為,憑借戰斧騎士團的名頭,就能把這些人拉走?”

馬車里的聲音,讓護衛在旁邊的法諾等三個心腹都屏住了呼吸。

這么多年,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阿道夫和雷諾這樣面對面的交鋒。兩人同為帝國重臣,在帝國政壇體系的地位,都是舉足輕重。只不過,一個忠于皇室,而另一個則追隨唐納德,陣營天然對立。

因此,多年來,阿道夫和雷諾從無交際。哪怕是在帝都皇室會議上,也是目無對方擦身而過。

沒想到,如今雷諾卻主動來了盧利安,而和阿道夫一見面,就是針尖對麥芒。

馬車里,雷諾看著一臉嘲諷的阿道夫,臉上卻依然是那副平靜無波的模樣,細長的眼睛微微耷拉著,嘴角似笑非笑。

“我可沒說我要從他們的領主手里搶這些人,”他揉了揉鼻子,“我只需要從你這里搶就好了。”

“從我這里搶?”阿道夫一愣。

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一時老臉發燒。而馬車外的法諾三人,都神情尷尬地把目光投向了一邊。

“怎么,我們的訓練入不了你的法眼,”阿道夫咬牙道,“可那是人家愿意交給我。沒那交情,你去試試。”

“那是因為他太年輕,沒見過真正的騎士團。”雷諾瞟了阿道夫一眼,“不信的話,你把他叫來,我跟他說說。”

“叫就……”阿道夫話說道一半,眼睛忽然瞇了起來,“我說你怎么有空來這里呢。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也是,也不是。”雷諾搖搖頭。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直到車廂里的氣壓變得有些壓抑,這才開口道:“我來這里有兩個目的。第一,我需要親自處理斯蒂文森的事情……”

阿道夫眼睛微微一瞇。他對此一點都不意外。

深淵之戰過后,斯蒂文森勾結沃茨和老巴諾在關鍵時刻下令撤軍的事情,就一直持續發酵。不說帝國民眾如何嘩然,如何激憤,就單單說南方貴族們在聽說自己的領地家園差點變成地獄的時候,就恨得咬牙切齒。

要求嚴懲斯蒂文森的呼聲,已經成了浩蕩洪流。許多憤怒的南方貴族領主,直接就趕往帝都,通過各種渠道向唐納德施壓。據說,唐納德為此已經焦頭爛額。而身為戰斧騎士團團長的雷諾,自然也少不了承受壓力。

當然,阿道夫很清楚,這其中恐怕也有皇室推波助瀾的作用,尤其是墨雅手里的監察部,簡直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不過無論如何,這件事,唐納德也好,雷諾也罷,都必須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雷諾繼續道:“第二,我希望借這個機會,和你見一面……北方魔族的消息,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聽雷諾提起這個,阿道夫的神情變得肅然,點點頭道:“當然。”

雷諾道:“那么你覺得,以帝國目前的局面,勝算有多少?”

“按照之前南下魔族的規模,七成,現在么……”阿道夫沉吟了一下,說道:“估計最多剩下五成。”

“你還真是樂觀,”雷諾搖搖頭,豎起一根手指道,“我的判斷是……一成。”

馬車外,眾人的眼皮都不禁一跳。

其實他們都知道,盧利安遠在大陸南方,雖然也有各種消息渠道,但距離的差距依然讓這場戰爭顯得有些遙遠。

而越往北方走,戰爭的氛圍就越濃,能看到的能感受到的東西也就越多。

這些東西,才是一個人做出判斷的依據。

而雷諾,不但身處帝都消息靈通,而且自身更是一位經驗豐富謀略出眾的統兵將領。在帝國名將之中,也排名前列。

他做出的判斷,不管最終證明是對是錯,都不容輕視。

“一成……”阿道夫的臉色有些難看:“你還不如直接說我們輸定了。”

“魔族何等強大?三百年前,我們坐擁整個神賜大陸,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都處于巔峰,可最終如何?打了一百年,越打越弱,終于在最后一戰里慘敗收場,退到了這里。”

雷諾說著,眉頭皺了起來:“而現在,魔族究竟是變強了還是變弱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遠比最終之戰時更弱。這一戰本就是向死而生!”

眾人都默然點頭。

沉默中,雷諾注視著阿道夫道:“這就是我來這里的目的。一句話,我們必須集中我們的力量。和所有可能合作的人合作。”

“你是說……”阿道夫有些詫異:“我們合作?”……(

裁決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客

推薦小說: 交鋒 | 九星 | 九天劍主 | 武臨九霄 | 女總裁的特種神醫 | 書劍仙 | 英雄監獄 | 英雄聯盟之災變時代 | 高官 | 神級圣騎 | 主角獵殺者 | 傲世丹神 | 早安,老公大人 | 高山牧場 | 極品小農場 | 超時空黑暗交易網 | 英雄聯盟之全民解說 | 九星天辰訣 | 最喪尸 | 參天 
上一章  |  裁決目錄  |  下一章
本站Android(安卓)客戶端下載: 點擊下載


支持書架,支持下載后閱讀,手機閱讀更方便.


純綠色,無病毒,無廣告,無短信收發權限,無讀取通訊錄權限,完全免費.

新書推薦:
 瓜田李夏 | 都市最強修仙 | 軍火之王 | 都市玄門醫王 | 龍紋戰神 | 瘋狂農民工 | 虛誠 | 漢血丹心 | 天咒 | 墓盜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