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裁決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破


更新時間:2016年11月01日  作者:七十二編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裁決 | 七十二編 
 
裁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破
“準備戰斗!”

季風城要塞城墻上,軍官來回奔走,大聲下令。

“快!快!”

一隊隊士兵匆忙奔跑著進入戰斗崗位。長矛如同雜草一般在城頭晃動,弓箭手在雉堞前緊張地向下探望,同時將箭矢放在最順手的地方。更有無數民夫將擂木,鐵閘刀和燒油的鐵鍋柴火搬運上來。

要塞的防御法陣,已經在數十位白袍法師的主持下開啟了。隨著魔力的注入和大量魔核的投入,一道宛若水幕般的藍‘色’光芒,籠罩了整個要塞。在要塞四周的十二個箭塔上,?更有火紅流光沖天而起。

這紅‘色’流光就如同匍匐在藍‘色’光幕上的一條條巨蟒,含而不發。一旦空中有敵人‘逼’近,就會發動雷霆一擊。

而城墻內的空地上,數百名騎士也已經穿上了重甲,集結完畢。一旦戰事需要,他們就會策馬馳出城‘門’,沖殺敵陣。

氣氛越來越緊張,整座要塞就如同一臺全力啟動的機器一般,飛速運轉。腳步聲叫喊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與此同時,距離季風要塞數百米之外,一個又一個身影從黑‘色’的濃霧中走了出來。

他們穿過樹林,越過山坡,趟過溪流,呈一個黑壓壓的圓形包圍圈,逐步向季風要塞所在的黃石小山‘逼’近。

這是一個渾身漆黑,穿著緊身鎧甲,長著如同山羊后‘腿’一般的反關節下肢,身形高大而矯健,面部宛若螳螂一般的種族。他們手里,拿著如同死神一般的鐮刀,背后,如同蟬翼一般的翅膀在急劇地振動著。

滋滋的聲音,從一個到千百個,‘交’織在一起,讓人聽了就不禁頭皮發麻。

城墻上的士兵們都知道,這是魔族的夜殺族。今天,將是他們第三次和這個種族‘交’手。

季風要塞位于坎諾蒂行省的西面,靠近班加行省,是如今龐貝帝國面對魔族的第一防線卡洛防線的北段。因為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因此,在龐貝帝國皇室得知魔族入侵的第一時間,就將季風要塞做為抵抗魔族入侵的一個關鍵節點。

幾個月來,魔族兵鋒銳利,橫掃八方勢如破竹。當無數貴族,平民乃至軍隊都在魔族的進攻下倉惶奔逃的時候,運兵運糧的車隊卻如同長龍一般,絡繹不絕地駛入季風城,不斷加強這里的防御力量。

如今的季風城堪稱人強馬壯,固若金湯。

兩周之前,當魔族第一次抵達這里的時候,就在要塞堅固的城墻下,撞了個結實。停下了他們前進的步伐。

在前兩次‘交’鋒中,季風要塞的守軍其實并沒有占什么便宜。

雖然依托堅固的城墻和居高臨下的地勢,他們屢屢擊退夜殺族的進攻,可付出的代價也相當慘重。

和人類進攻要塞的方式不同,夜殺魔進攻時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攻城器械。他們會從很遠的地方開是奔跑,在接近到要塞兩百米的時候,展開他們的薄翼,如同蝗蟲一般撲上城墻。速度快如閃電。

而哪怕是最低級的士兵,他們的戰斗力也堪比一名武裝騎士。

他們的鐮刀鋒利無匹,一次揮舞,往往能將兩三個全服武裝的人類士兵開膛破肚甚至一刀兩斷。而他們那緊身鎧甲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異常堅固。普通人類士兵用鋒利的長矛全力刺上去,也很難破開。

低級魔族就如此可怕,那些高級魔族更讓人絕望。

夜殺族的小隊長是四翼,中隊長是六翼,大隊長則是八翼。每高一個職位,他們的實力就提升數倍。若是一位夜殺族統領撲上城頭,人類必須投入好幾倍的兵力并且不惜一切代價的死戰,才能將其擊退。

因此,兩次守城戰斗都是慘烈異常。當魔族退下去的時候,城墻上守軍的尸體橫七豎八層層疊疊,簡直是一幅地獄般的景象。

也幸虧,季風城有四位大光明騎士和數十位榮耀騎士坐鎮。而且,要塞的魔紋法陣威力強大并且有整整一個魔法師團超過一百位魔法師助陣,否則的話,恐怕季風城早在魔族第一次進攻時就淪陷了。

此刻,在要塞中央主塔上,一位帶著寬邊尖頂魔法帽的驕陽大魔導師,正和兩位大光明騎士全神貫注地注視著‘波’光瀲滟的遠視術景象里的魔族。

一張張宛若螳螂一般的面孔,在魔法水鏡中出現。

“我小時候一直在想,魔族究竟是什么樣子,他們有什么可怕的,竟然能把我們從神賜大陸趕到這里來,”一位矮壯的大光明騎士凝視著鏡像,說道,“可我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真的和這幫家伙‘交’手了。”

“夜殺族在魔族當中可是大名鼎鼎,”長著‘花’白胡須的老法師道,“他們是天生的戰士,最擅長攻城和叢林獵殺。最可怕的是,這個種族繁殖力不弱,成長速度也很快。一個夜殺魔每隔三年就能進化一次。而一旦成功進化,實力會比之前提升一倍。如果不是他們的壽命短,進化成功率也不高,只怕就連魔族的皇族,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說著,控制遠視術鏡像掃過‘逼’近的魔族隊伍,眉頭忽然微微一皺,說道:“不過我覺得奇怪的是,歷史書上記載,夜殺族通常都是配合其他種族,極少單獨神作書吧戰的。怎么這一次,他們卻單獨攻城?”

“這也不奇怪,”矮壯大光明騎士道,“再怎么說這里畢竟也是我們的地盤。魔族雖然攻陷了圣城,可圣城是什么地方?別說普通人,就算是實力差一點的騎士上去也受不了。他們從圣城翻越過來,兵力后勤是最大的問題。”

另一位個子較高,年齡也大一些的大光明騎士點頭道:“是啊。兵種配合,對各方面條件的要求都很高。就拿咱們來說,如果單純是奔襲的話,那基本都是騎士的活兒。后勤也好,其他部隊也好,根本跟不上。只有準備充分的會戰,或者咱們這樣守城,騎士,魔法團,弓箭手和步兵各兵種才能夠配合。”

說著,他扭頭注視著鏡像里的魔族道:“我估計,魔族應該也是一樣。短時間內,他們的兵力還跟不上。現在不過是趁著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抓緊機會擴張罷了。能打到哪兒就打到哪兒,先把立足之地擴寬了。不然的話,等我們三大帝國聯軍組建,重兵集結,說不準一下就把他們趕回去了。”

“三國聯軍??”老魔法師的注意力,從之前的疑‘惑’中分散開,嗤笑了一聲道,“我倒是覺得,咱們跟魔族直接講和更容易一些。不說斐烈那位野心勃勃,就說咱們……那位大人不也盯著索蘭的皇位?”

“嘿,”矮壯騎士一聲冷笑,“就怕他們沒那個命。兩百多年,他們的皇帝夢還做少了?可哪一次成功了?”

“這次倒是不同,”高個騎士公正地說了一句,“奧古斯都可是百年一遇的天才,聽說他已經和圣殿騎士團到了卡洛城了。如果他真像傳聞中那樣,我倒覺得,未來人類領袖非他莫屬。稱帝也沒什么大不了!”

正說著,他的眼神忽然一凝:“魔族進攻開始了。”

果然,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巨大而刺耳的嘯聲,就響了起來。那是魔族吹響了魔螺。和人類的號角戰鼓一樣,那是戰斗的指令。

魔螺聲后,巨大的滋滋聲,宛若巨大的海‘潮’。夜殺魔族開始高速奔跑,他們矯健的身軀宛若獵豹一般,在大地上跳躍,而他們后背的薄翼振動,也越來越疾。很快,他們的速度就已經提升到了極致。

在距離要塞還有數百米遠的地方,沖在最前面的夜殺魔,同時騰空而起,向城頭飛撲而來。

一時間,只見群魔如云,鋪天蓋地。前面的夜殺魔騰到高空,后面的夜殺魔相繼而起,遠遠看去,就像大‘浪’打來。

這一幕,眾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可每一次看見,依然心動神搖。

不過,已經熟悉了夜殺魔族的攻擊方式,要塞守軍遠比前兩次要從容許多,也更有經驗。幾乎是在對方騰空的第一時間,城墻上的軍官就一聲令下,早已經張弓搭箭的弓箭手,猛地松開了緊繃的弓弦。

嗖嗖嗖……密集的箭矢破空聲,頓時就蓋住了夜殺魔那攪人心煩的薄翼振動聲。尤其是守衛塔上架設的破甲弩,聲音更是驚天動地,宛若炸雷一般。

箭雨宛若一蓬驟然揚起的黑沙,眨眼間就和夜殺魔群就撞在了一起。

面對撲城的夜殺魔族,要塞守軍的箭矢,并未像以前漫‘射’一樣超過四十五度。而是保持在三十五度的角度。而低的這十度,使得箭矢最勁的時候,正好與魔族撞個正著。一時間,就只聽見噗噗噗的悶響,被‘射’中的夜殺魔族如同下餃子一般往下掉。

不過,夜殺魔的緊身鎧甲極其堅固,而且動神作書吧敏捷靈活,在飛撲而來的過程中,手中鐮刀化神作書吧一團黑光,遮蔽身軀。因此,被命中要害墜落的只是少數,更多的,在守軍第二輪箭矢剛剛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撲到了要塞面前。

而這個時候,要塞的魔紋法陣開始發威了。

藍‘色’的守護法陣光幕,就如同一道透明的墻,將魔族擋在了要塞之外。飛撲而來的夜殺魔撞在上面,‘蕩’起一圈圈漣漪,卻無法破陣而入。而與此同時,守護塔上的十二道紅‘色’光帶陡然暴漲,化神作書吧十二條長鞭,橫掃八方。

守軍們只聽見刺耳的呼嘯聲在要塞上空響起,只看見一道道紅光拉出的幻影在空中掠過,然后,殘肢斷臂和血雨就紛紛落下。

守護法陣的光鞭,每一根的直徑都足有兩米粗,在魔力充足的情況下最多可長達一千米,威勢驚人。一旦被‘抽’中,就算是‘精’鋼鐵人也要被粉碎。十二根光鞭彼此配合,你進我退,你上我下,攻擊幾乎沒有死角。

在沒有幫手的情況下,連圣域強者也不敢獨自闖陣。

不過,魔族雖然傷亡慘重,卻沒有半分退意。相反,更多的夜殺魔如同蝗蟲一般撲向要塞,前仆后繼,一‘波’接一‘波’。

他們揮舞著鐮刀,瘋狂攻擊守護法陣。而那些體形明顯更大的高階夜殺魔,則主動迎上了法陣的光鞭。尤其是其中一名膚‘色’發紅的夜殺魔大隊長,一人就扛住了兩條光鞭的攻擊。他的鐮刀每一次和光鞭碰撞在一起,都發出爆炸一般的巨響。

而其他的夜殺魔,則瘋狂地攻擊著守護光幕。

從下方的要塞看上去,就只見無數的鐮刀砍在光幕上,此起彼伏。在這持續而密集的攻擊下,光幕宛若暴雨中的池塘一般,擴散出密密麻麻的漣漪,一圈連著一圈。更有一些地方,已經出現了裂縫,一些魔族正艱難地試圖撕開裂縫,躋身進來。

而這個時候,就是守軍的殺戮時刻。只見無數火球,風刃和箭矢騰空而起,隕石從天而落,冰雪‘女’妖和野蠻生長的藤蔓,在空中飛舞盤旋,靈氣化神作書吧的火虎冰猿,從法陣光幕上冒出來,大開殺戒。

戰斗,幾乎在一瞬間就進入了白熱化。整座要塞,都已經被此起彼伏的喊殺聲,慘叫聲,怒吼聲和爆炸聲所籠罩,一片‘混’‘亂’。

“今天魔族的攻勢強了不少啊。”主塔上,高個騎士緊張地觀察著戰局,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轉身對傳令官下令道,“讓第三預備隊做好準備,去東面。另外,讓高斯領他的第二騎士小隊增援南城墻。”

“是!”傳令官飛奔而去。

“守護法陣還能撐多久?”高個騎士轉過頭來,問老法師。

老法師注視著主塔下的魔紋法陣和主持法陣的魔法師們,說道:“這已經是第二批人了,主持法陣對‘精’神力和魔力的消耗很大,一批人最多撐五分鐘就得換。另外,魔晶的消耗速度也比往常快不少……”

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對兩位大光明騎士道:“應該還能撐半個禱時。”

“半個禱時,”兩位大光明騎士對視一眼,都松了一口氣,“夠了。有這半個禱時,魔族至少得用上千條命來填,后面城頭上的戰斗,我們會輕松不少。”

“幸虧這次補給隊來得及時,補充了大量的魔晶,”老法師的神情也稍稍松懈下來,笑道,“不然的話,我們法師團可堅持不了這么長時間。”

“幸苦了,”矮壯騎士道,“等防御法陣崩潰,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好了。只要這次擊退了魔族,我們的援軍也就該抵達了。到時候,咱們說不定還能發動一次反擊,讓這些該死的魔族好好嘗嘗味道!”

“那就全依仗諸位將軍了,”老法師道,“你們四位大光明騎士,才是季風要塞的壓艙石啊……”

說著,他將目光投向了城墻。

城墻上,另外兩名大光明騎士此刻正在與魔族‘激’戰。他們的身影,在守護法陣的光幕上忽隱忽現,宛若神龍。無論他們出現在哪里,地面上的弓箭手和魔法師的攻擊方向,都會配合到哪里。給攻擊的魔族,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兩位大光明騎士所過之處,只見魔族一個接一個往下掉。其中包括三個魔族小隊長和一個中隊長,都被他們擊殺。

不過,就在老法師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他的眼神余光看到遠視術鏡像,猛地一愣。

在魔族發動攻擊之后,他們就一直沒有再看過遠視術鏡像。而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后的遠視術,已經開始瀕臨崩潰,鏡像也變得模糊起來。

可就在這時候,老法師卻看見,依然定位于魔族軍隊后方的遠視術鏡像中,一支魔族小隊正以極快的速度,向要塞‘逼’近。

快到什么程度?快到老法師看見的,就只是一團一閃而過的幻影。

不過,遠視術的定影能力,依然在石火電光之間捕捉了這些魔族的相貌——那是八名相貌如同‘精’靈一般英俊的魔族。他們身形矯健,四肢修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如同豹子一般‘精’悍而危險的氣息。

而最獨特的是,他們的武器,眼睛和頭發。

他們的武器看起來和人類的長矛很相似,不過,頂端部位卻多了一塊月牙般的利刃。他們的眼睛,細長,飛挑,銳利。瞳孔中跳動著銀白‘色’的火焰,宛若有閃電劃過。而他們的頭發都很長,發型也一‘摸’一樣,都是一條長長的辮子。

不過,與人類的辮子不同的是,他們的辮子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哪怕疾馳中狂風迎面,辮子也自由活動。忽而卷上脖子,忽而又以一種完全違背常理的方式左右搖擺,看起來,宛若一條靈蛇。

看到這里時,老法師的瞳孔已然收縮得如同針尖一般。難以言喻的震驚和恐懼在這一刻襲擊了他,讓他渾身僵硬,手腳發涼。

他知道,這些魔族手中的武器,名叫魔戟。他也知道,他們的辮子并非梳起來的,而是天生的。從他們生下那一天起,他們的頭發就會自然形成辮子,并且隨著實力的提升而越來越長。最長者,辮子甚至能拖到腳后跟的位置。

而魔戟,眼中的銀白‘色’火焰,還有辮子,正是魔族皇族的標志!

老法師沒想到魔族皇族,會出現在這里。要知道,從魔族入侵以來,大小戰斗已經超過百次。但無論哪一個方向,守軍都沒有跟魔皇族接觸的報告。而遠在三百年前,魔皇族出手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人數極少的他們,大部分時間都隱藏在他們的附庸種族身后。而一旦當他們出現在戰場上,帶來的,往往是勢若雷霆般的致命一擊。

不過,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老法師清清楚楚地看到,領頭的那個皇族騎士,辮子已經拖到了后腰,而其他七個魔族騎士,辮子也到了后背。

老法師的嘴里有些發苦。

如果自己看過的歷史書沒有記載錯誤到話,那么,這意味著自己看到的是一個魔帥和七個魔將。

歷史書可能出錯嗎?

老法師已經來不及思考這些問題了。巨大的恐懼中,他只是下意識地轉過頭,向魔族馳來方向的城頭大叫一聲。

“小心!”

老法師的聲音高亢而尖銳。因為極度的驚恐和焦急,已經有些變形了。可是,在充斥著各種聲音的‘激’烈戰場上,這聲音還是顯得有些微弱。

況且,他的提醒已經晚了。

幾乎就在他出聲的同時,那八名魔皇族騎士,已經到了要塞前。他們同時自坐下清一‘色’的黑‘色’巨獅身上騰空而起,如同流星一般躍上了半空。

“轟!”

一聲巨響。七名魔將同時出手,狠狠撼在要塞守護法陣上。

只見法陣光幕一陣劇烈地震動,旋即,一個黑‘色’的‘洞’口,自七個魔將攻擊的中心浮現。一開始,那只是一個拳頭大的小‘洞’,可就如同被強酸腐蝕的桌布一般,‘洞’口迅速擴大,頃刻間已經擴張到了七八米直徑大小。

眼見情勢危急,城頭的弓箭手和魔法師都將攻擊轉移向了這邊。同時,兩位正與魔族鏖戰的大光明騎士,也一左一右,夾擊而來。試圖將缺口堵住。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領頭的魔帥出手了。

守軍們看見,一個個黑‘色’的光團,從他身旁的空間浮現,宛若夜空中的星辰。旋即,這些小光團就運動起來,在魔帥四周盤旋飛舞。不時有兩顆撞在一起,便不再移動,而是化神作書吧一團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

越來越多的光團撞擊,越來越多的火焰浮現。這些火焰先是呈黑‘色’,然后變成黃‘色’,紅‘色’,白‘色’,最后又變成黑‘色’。

而在這顏‘色’的變化間,四周的空間,就仿佛被這火焰給燒掉了一般。

人們從不同角度看過去,原本位于魔帥身旁,頭頂或遠方的塵沙,流云,太陽,遠山,叢林,乃至于呼嘯而至的劍雨,如同‘潮’水一般的魔法——全都不見了。就像是一幅圖畫,被一種無形的‘藥’水洗去了背景。

剩下的,就只是魔帥和那不斷融合在一起的黑‘色’火焰。

到最后,人們已經看不清了。那黑‘色’火焰,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空間。而魔帥的身影,在這黑‘色’空間里,隱隱約約,讓人分不清他究竟在,還是不在。

魔域!

在守軍驚恐至極的叫聲中,魔帥往前邁了一步。

沒有人能夠用語言來形容這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步。大家只覺得,這一刻,自己宛見一道彩虹橫跨天際,宛見某一天下午的陽光,無聲無息地穿過窗戶細小的縫隙,投落在斑駁的地板上。

然后,所有的一切,就已經結束了。

老法師死了。

在要塞強者當中,他是最后死去的一個,圓睜的眼睛,還殘留著他死去之前,所看見的最后一幅影像。

他看見,那魔帥先是一指點中了左邊一位飛撲而至的大光明騎士的眉心,然后,合身撞上了右邊另一個大光明騎士,旋即,他飛身而下,穿過藍‘色’光幕的破‘洞’,如同一顆飛落的隕石般重重踏在正運轉的魔紋法陣中心。

再然后,他借力騰空而起,人在空中忽然分成了兩個。一個是他的本體,另一個,則是他那黑域變化的和他一‘摸’一樣的人。

兩個人,兩把刀,同時‘洞’穿了矮壯騎士和高個騎士的心臟。然后合二為一,輕描淡寫地一指點在老法師的眉心上。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剎那之間。

當老法師的神智凝滯,感覺身體中的魔力如同‘潮’水一般褪去的時候,第一個被殺死的大光明騎士的頭顱才爆開,第二個大光明騎士的身體才粉碎,魔紋法陣中數十名主持陣法的魔法師,才在那一踏的沖擊‘波’中騰空而起,而身旁兩位大光明騎士的背心,才剛剛被利刃透出,鮮血飛濺。

黑暗襲來。

老法師知道,那不是死亡的‘陰’影。那是無數手持鐮刀的夜殺魔。他們突破了崩潰的要塞防御法陣,鋪天蓋地。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而老法師死不瞑目的眼中,最后一點光亮,終于逝去。

他什么也聽不到了……。

裁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破

推薦小說: 仙藥供應商 | 雜魚 | 官運 | 天逆 | 都市至強者降臨 | 科技傳承 | 國色芳華 | 反叛的大魔王 | 曖昧高手 | 無上崛起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仙墓 | 殺神永生 | 修神外傳仙界篇 | 寒門傲骨 | 火爆醫少 | 仙藏 | 炮灰晉級計劃書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三國之席卷天下II 
上一章  |  裁決目錄  |  下一章
本站Android(安卓)客戶端下載: 點擊下載


支持書架,支持下載后閱讀,手機閱讀更方便.


純綠色,無病毒,無廣告,無短信收發權限,無讀取通訊錄權限,完全免費.

新書推薦:
 霜寒之翼 | 伊森的奇幻漂流 | 抗日之鐵血智將 | 海賊之天賦系統 | 雷武 | 三國之熙皇 | 小世界其樂無窮 | 極道騎士 | 七冠王 | 穿越七零好時光